泛符号化的时代乘着网络的风扶摇直上,最终又被网络时代的泛娱乐化渐渐消解,在这样无法阻挡的历史必然中,一个两个人也许充其量只能作为注脚 ...
建筑学的生命力并不在建筑学本身,正如同文学创作的生命力并不在于文学研究。一个好建筑师一定是一个视野开阔、思想自由有如孩童的人,而不是满口哲学教条、思想老态龙钟的理论家。 ...
书并不如其名,与其说是帮助学生党生存,还不如说是帮助建筑师重新审视自己的认识。以下为翻译与我自己加的评注。 ...
既然他们不把奖给我,我就用自己的平台谈谈我自己的设计和理想。 ...
我去了一趟学术旅行,见识了一些活跃在意大利北部的优秀建筑师的作品——优秀更多在于对细节的关注。回来之后精简照片然后打算随便写点感想——结果怎么简还是有十几个项目,一万多字。 ...
生产工具的革命必然对整个行业的工作方式产生颠覆式的影响。本篇不止得罪了手绘党们,广大AutoCAD和SU用户也纷纷中枪。谁掌握更强大的软件,谁就掌握未来。0.35针管笔和闲情逸致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
通过布鲁克公寓项目,谈谈被动式建筑设计的几个常见的手段。本篇不谈美学思想和情怀,只谈技术。我们不当建筑界的罗永浩。 ...
精密的设计和加工,几个人一天的时间,用六角起子完成了一个高度现代化而又低成本的古建筑保护方案。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或者有人会说这样一个嵌入体说不上对建筑有什么保护作用。 ...
建筑学是一门什么样的学科?我想这世界上没人能说清楚。所有的描述都是片面的。建筑学里既有极端的理性也有极端的感性。建筑学本来就是个奇奇怪怪的东西。 ...
来自路易斯安那科技大学建筑学系的教授Kevin Singh发表了一篇题为[21 Rules for a Successful Life in Architecture]的文章,简明扼要地提出了给建筑学 ...
建筑是凝固的诗,但有时候,我们也可以让它们不那么凝固。 ...
改造设计最大的乐趣在于化腐朽为神奇。如果换个说法,那就是把消极的空间变成积极的。这实际上是建筑设计工作的核心之一。 ...
在建筑设计中,我们总是忽略了很多东西,比如室内设计,环境设计,种种细节。至于灯光,似乎是最最不重要的东西,完全没必要考虑——反正施工的时候会有人想到把灯安上去。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请看这篇文章。 ...
我们自己的生命也是如此短暂,几代人的时间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是短短一瞬间,而我们所谓的历史长河和我们文明存在的证据,在无垠的时间和空间中也只不过是火光一闪。 ...
长期以来中国的建筑设计,就建筑艺术而言,只作重空间与形式的创作,却忽略了细部设计,加之施工建造中,工艺技术的粗糙,使得中国建筑“不能近看、不能细看,不耐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