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曾有个前辈对我说,好的建筑师在心里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住宅。这可能是在长期设计工作中酝酿发酵的一个“完美住宅”,一个理想中的范本,一个为毕生学识和设计经验作的注脚。我深以为然。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设计:Studio Guilherme Torres
地点:巴西圣保罗
落成时间:2012年
摄影: Denilson Machado

 

小型项目设计,尤其是小型住宅设计,对建筑师来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不只是表达方式不同,最主要的也许是没有大型项目中的铺张和疯狂ctrl+c ctrl+v的感觉,能够让设计本身得到充分的尊重,这样创作起来也更有激情,更加得心应手。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大师最传世的作品都是私人住宅的原因。

当然了,其实有时候想想,选择成为一个建筑师,最诱人的事情还是:你有机会给自己设计一座房子。当然前提是你是一个成功的建筑师,或者你在老家的山上可以拿到几百平的宅基地。

今天我们就看看一个巴西建筑师给自己设计的私宅。

BT住宅-建筑师之死BT住宅,一个简洁方正的造型,用简单的几何感突出材质纹理的建筑语言。一层两个砖墙砌体打通室内外空间,同时支撑起上层的混凝土盒子。红砖的材质同时与混凝土产生碰撞,并突出重点。

 至于为什么叫BT住宅,“T”可能取自建筑师托雷斯自己的姓,而“B”则可能来自他的老婆。嗯,妥妥的好男人的节奏。

另外我看了一下托雷斯之前的设计,发现他设计的所有住宅都是两个字母作为名字,XX house之类。这也算是个人风格之一。

说到个人风格,在托雷斯的设计上体现得非常明显,比如:

BT住宅-建筑师之死圣保罗“黑色旅馆(Black Hotel)”设计中的木头百叶窗;

 

BT住宅-建筑师之死LA住宅的盒子,上下材质对比;

BT住宅-建筑师之死BL住宅中简单的几何体堆砌。

这和我们之前提到的瑞典设计师 Gert Wingårdh 是两个极端。一个是强烈的固定的个人风格,一个是完全摆脱了个人风格。至于怎样更好,其实是一个辩证的问题。多尝试不同风格需要很大的勇气和耐心,而且能拓宽建筑师的设计思路和手法。但带来的问题是无法对一种建筑语言进行深入探索,设计手法往往流于表面;而固定自己的风格,同时也就限制死了自己的思路,但也许强烈的符号感会增加你作为一个建筑师的卖点?至少对于我来说,永远重复同一种建筑语言是一件很让人厌烦的事情。我需要不停尝试突破。

 

 BT住宅-建筑师之死底层平面。上方两个红砖块砌体一个围成了楼梯间,另一个则是后院的围墙。在这两个砌体之间的空间与上层的盒子一起组成了一个半开放式的车库。住宅的大门在图左下,是一扇大号的木质旋转门。在这一层中主要是起居室,厨房和餐厅。面向另一侧是一个大露台,并从这个方向完成室内采光。

在露台的另一头有一个小游泳池,以及厨房厕所等附属设施,用以支持一场家庭聚会。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在上层的盒子里主要是一系列卧室,分别属于建筑师和他太太,还有两个孩子。当然,还有可能来过夜的客人。

从这一层往外也有一个大露台,与底层的露台用台阶连通,形成错层。

 

BT住宅-建筑师之死一层露台的泳池,一眼看过去便能看到庭院与后面的红砖围墙。

等等我刚才发现原来照片里还有只大金毛。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在泳池一侧也有树荫,同时还有几只躺椅。木室外版的色调真是让人觉得非常惬意。

 

BT住宅-建筑师之死二层露台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从泳池尽头往整院子里看,透过树荫便是一层饭厅通透的落地窗。在左侧则是上到二层露台的楼梯。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餐厅里的所有家具都由两位巴西本土设计师主刀,在充满国际化的外表下,也意在与体现巴西传统文化的纹理。不过有一件事让我很费解:那个吊灯上……居然没有照相机的倒影,难道说这都是渲染图??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红砖墙打穿了室内外空间。这在近几年的住宅设计中是很流行的手法。

另外沙发看起来不便宜。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厨房的一侧有一块区域色调和质感都完全不同。白色的小石子让人感到亲切,头顶天窗的采光让这一区域的光影变得生动起来。

 

BT住宅-建筑师之死在圣保罗那种炎热的地方,水磨石地面自然是必不可少的。我倒是很怀念小时候夏天光脚踩在水磨石上的那种冰凉的感觉。


BT住宅-建筑师之死BT住宅-建筑师之死

男孩的房间,家具以浅蓝色调为主。居室颜色能左右居住者的心情和性格,所以用浅蓝色让男孩保持冷静是个挺好的主意,至少对父母来说能省点心。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BT住宅-建筑师之死而女孩的卧室就要铺满各种彩色了。木质墙板和地板的质感我很喜欢。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BT住宅-建筑师之死在整个上层,没有一扇窗子是完全通透的。从刚才的外立面也可以看到,建筑师在这个部分大面积采用了一种叫“muxarabie”的窗格。具他描述这是一种巴西传统的建筑纹理,而整座建筑也着力于体现一种传统与现代的融合。

这让我想起王澍的室内空间。

我们通常从直觉上的做法,是在预算允许的前提下窗子能开多大就开多大,因为这样会比较舒服。尤其是大面积落地窗,简直在每个设计上不厌其烦地重复。如果还嫌不够,还可以开个整面的幕墙。但,这样就一定好吗?

王澍在采访中曾经说过,中国传统建筑的室内空间就是一个暗的空间,所以室内外会有一个明显的对比,在他的设计中,也采用了这种手法用以丰富空间感。这个观点给我的启发很大。很多时候我也会犯同样的错误,即不分功能和空间,极端地扩大采光面。这样造成的单调就不谈了,有时候在卧室等不需要采光,但需要一定隐秘性的空间里,窗子未必越大越好,而且不光增加成本和损耗能源,对外立面的表达同样也会造成限制。

然而BT住宅这样完全用外立面遮住窗子的设计,也许能够体现传统,但是否真的舒适,其实也值得怀疑,毕竟从小格子里往外看,多少会感觉到一种压抑感,仿佛被关在笼子里。我觉得如果能把外立面改成活动式的也许会更好。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当然在阳光炽烈的热带地区,减小外立面透光率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且似乎从上图的浴室来看,对室内采光并没有什么损失,一眼看过去也充满质感。但我就是觉得不舒服,可能是个人问题。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BT住宅-建筑师之死 BT住宅-建筑师之死说到质感,BT住宅对质感的运用倒是让人眼前一亮。不光是棕色的木质立面呈现出的类似织物的纹理,以及红砖墙散发的古朴,更重要的是周围如芦苇等植物,以及建筑本身几种材料质感之间形成的对比和呼应,简洁而且有力。当然了,简洁有力只是设计手法和建筑语言的一种,且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曾有个前辈对我说,好的建筑师在心里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住宅。这可能是在长期设计工作中酝酿发酵的一个“完美住宅”,一个理想中的范本,一个为毕生学识和设计经验作的注脚。我深以为然。很多时候现实条件不允许每个人都来盖一座自己喜欢的房子,但是这句话的关键是:一个建筑师应该坚守理想,保持思考的习惯——这是比住宅本身重要得多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