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博斯克咖啡馆这个项目里,如果没有结构师,墙体根本不可能立得住。他们才是让一切从图纸变为现实的人。如果没有建筑师呢?也许会出现一个别的样子,更好计算结构,功能也齐备的咖啡馆——那要你建筑师有何用?!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今天我们来看一个小型项目

Cafe del Bosque

设计: Castro Arquitectos

地点:哥伦比亚麦德林市

建筑面积: 1034.69 平方米

占地: 2116.61 平方米

摄影: Ana Velez, Lorenzo Castro

如果仅仅是要做一个咖啡馆,那么弄成照片上这个样子也许没什么必要。但这座咖啡馆实际上还是麦德林植物园(Medellin Botanical Garden)的入口。在上面的照片中,左侧是咖啡馆,中间是植物园入口,右边则是一个小旅游纪念品店。

 另外有大神拿着我的上两篇文章问我:把建筑搞成这样有什么意义?不是浪费么?

 怎么说呢?

活该你画一辈子小区,活该你当一辈子画图工。连这种问题都问得出来,真不知道在大学里除了画图睡觉泡妞还干了什么。结构是土木的事,预算是造价的事,各分系统有各分系统的专业工程师,要是就造个盒子,要你建筑师有个屁用?

在这个博斯克咖啡馆项目中也是一样的。我们所能看到的完成效果,出力最多的绝对是结构工程师。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正反两面。可以看到在内部有一个巨大的院子。在某些所谓的“建筑师”看来,这么弄一定是完全“没必要”的。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为什么会有一个院子——因为这是植物园的入口建筑,当游客穿过这样一个混凝土围城的圆形空间,经历了昏暗-明亮-昏暗,或者狭窄-宽敞-狭窄的变化,然后才看到满眼的绿色时,那种色彩与形状的变化,还有空间感的变化,会让人觉得更有意思。想象一下,你面前是一座植物园,有人拉开铁栅栏门让你钻进去,你会怎么感觉?这就是建筑设计的意义:通过空间与功能的组织,让人产生内心感受。这种价值无法用理性衡量。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博斯克咖啡馆,这座小型建筑由两面弧形混凝土墙和悬挑屋顶组成。这些简单的混凝土构件直接划分出室内和室外空间,同时定义了两侧入口。两面弧形墙最显著的特点便是其几何复杂性——在平面上它们呈现出四组曲率不同的弧线,并且从墙根起便于垂直线倾斜了15度。在它们上方,悬挑出的曲线屋顶挑出距离从两米到十米不等。出色的结构分析保证了这个造型的安全和稳定——他们用了SAP 2000V11,似乎比之前的版本更强大——我不是结构师,不是很了解这个软件。

由于附近溪流的关系,这个地块的地下水位比较高。建筑的外形与地基土壤承载力较低的问题要求在地基下必须打入一组2米间距,共56根端承桩——长宽0.4米,深度达13米。这组桩在地面上的部分则是长宽0.6米的支撑梁。两面混凝土弧形墙便靠地基系统支撑。悬挑屋顶的横断面采用了后张预应力构件,完全抵消了屋顶自重产生的结构应力。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立面图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地基。可以看到露出地面的桩头。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以在地基上布置钢筋,准备浇筑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结构浇筑从一个小设备室开始。施工方借用这个小面积浇筑以确定混凝土的特性。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其后的混凝土墙的浇筑则分为两个步骤:首先浇筑两米高的斜墙,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然后是悬挑屋顶。当浇筑结束后,还要建造屋顶加强件,以确保结构安全稳定。注意图中两个弧墙之间实际上是通过一块小屋顶连接的。这样有助于结构平衡。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由于整个混凝土结构没有任何覆盖而完全暴露在外,因此建筑师采用了不同形态的混凝土纹路来增加空间丰富感——木纹或者条状木纹,以及不同的颜色。为了与环境取得部分一致,在混凝土原料中加入了本地特产的一种染料,这让混凝土出现淡淡的褐色。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从这样的入口走进中庭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中庭内部,干净的混凝土纹理中是一座小池塘。利用水的纹理,化解混凝土的生硬和冰冷——如果水能更干净点就好了。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咖啡馆内景。与外部空间唯一的分割就是几面木质隔断。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半开放式的咖啡厅至少在晴天能给游客提供一个舒适的小憩。至于下雨天——别逗了,谁下雨天来植物园。


 现在还回到文章一开始提出的问题:建筑师在一个建筑项目里,究竟负责干什么?有人说了,选材,控制成本,画防火分区。但是这些事随便找个相关专业的稍加培训就能干,凭什么你建筑师名利双收?

在博斯克咖啡馆这个项目里,如果没有结构师,墙体根本不可能立得住。如果没有建筑师呢?也许会出现一个别的样子,更好计算结构,功能也齐备的咖啡馆。建筑师根本就可又有可无。真的是这样吗?建筑师能做什么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呢?

博斯克咖啡馆——兼论建筑师的意义-建筑师之死

 

设计,其实没有太多理论性的东西可以拿出来说。很多人觉得自己画了五年的图,出大学就是个建筑师了。问题是大学里都教了啥?规范,材料,结构力学,怎么建模,怎么用针管笔?拜托,这些东西找个傻子学几年也能学会。

所以我会把建筑设计分为两部分:显学和隐学。显学就是我刚才提到的那些学校里教授的东西。但在显学背后,则是无穷无尽的隐学。这里面包括从文化,历史,民俗到材料学,空间组织,美学,符号学等等零零总总,还有一大堆连名字都说不出的学问。这些东西总和起来,便被叫做“经验”。很多时候这种经验无法从书本上得到,而取决于一个建筑师的悟性,阅历和底蕴。你的设计,有时候并不仅仅是简单的所谓“灵感”,那背后支撑灵感的,是终身学识。

所以我常说:建筑要搞得好,要修炼内功。而内功的修炼,是一辈子都不会到头的。如果不修内功,活该你给别人画一辈子图。

这就是建筑师无法取代的地方:我们组织空间与功能,平衡成本与美学,我们可以为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坚持自己的设计,而说不出为什么好,为什么坏。总而言之就是这样——并不是说你的作品一定要多怪异多抓人眼球,而是在一切细节中把握平衡,给使用者以最舒适的体验——既有实际生活的体验,也有视觉美学和空间美学的体验。

如果你不明白这些道理,请不要腆着脸管自己叫建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