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符号化的时代乘着网络的风扶摇直上,最终又被网络时代的泛娱乐化渐渐消解,在这样无法阻挡的历史必然中,一个两个人也许充其量只能作为注脚 ...
建筑学的生命力并不在建筑学本身,正如同文学创作的生命力并不在于文学研究。一个好建筑师一定是一个视野开阔、思想自由有如孩童的人,而不是满口哲学教条、思想老态龙钟的理论家。 ...
书并不如其名,与其说是帮助学生党生存,还不如说是帮助建筑师重新审视自己的认识。以下为翻译与我自己加的评注。 ...
生产工具的革命必然对整个行业的工作方式产生颠覆式的影响。本篇不止得罪了手绘党们,广大AutoCAD和SU用户也纷纷中枪。谁掌握更强大的软件,谁就掌握未来。0.35针管笔和闲情逸致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
建筑学是一门什么样的学科?我想这世界上没人能说清楚。所有的描述都是片面的。建筑学里既有极端的理性也有极端的感性。建筑学本来就是个奇奇怪怪的东西。 ...
来自路易斯安那科技大学建筑学系的教授Kevin Singh发表了一篇题为[21 Rules for a Successful Life in Architecture]的文章,简明扼要地提出了给建筑学 ...
长期以来中国的建筑设计,就建筑艺术而言,只作重空间与形式的创作,却忽略了细部设计,加之施工建造中,工艺技术的粗糙,使得中国建筑“不能近看、不能细看,不耐看”。 ...
在上一篇文章里我谈到了关于“可持续建筑”的大致概念以及木材作为建筑材料的一些优势。事实上我最近是在很认真地思考——并妄图把木结构用到手头的一个方案里去。 ...
最近星巴克又成了公众谈论的焦点。本篇与大家谈论的话题其实并没有太大关系,但标题里有星巴克的字样总觉得很贴近时事不是么?所以我姑且翻译整理了以下内容。 ...
谈王澍的方法论,以及中国未来建筑的发展图景。我在杭州与宁波的旅行中思考,然后回来写笔记,然后看王澍的一些演讲视频和相关文章,接着继续思考——如果可能,我想把这篇文章作为我的毕业论文。可惜我已经毕业了。 ...
现在的形势和现代主义建筑兴起的时代已经不同了,我们首先面对的是两个问题:环境恶化,能源短缺。这个变化带来的直接问题就是旧的建筑设计思路会慢慢变得不实际,而人们需要一种更好的解决思路。 ...
也许会有人批评说瓦山旅社只是一座穿着传统外衣的现代结构,但王澍已然从亲近和理解传统文化中发展出了他自己的一套老练的建筑语言。 ...
除了历史文物通通拆光——这却不知不觉让那些还在的历史建筑产生了一种身份缺失。在王澍的设计中,建筑成为了一种承载记忆和历史的容器,或者也是一个纪念那些在经济发展的利益面前被牺牲掉的传统的纪念碑。 ...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