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长期以来中国的建筑设计,就建筑艺术而言,只作重空间与形式的创作,却忽略了细部设计,加之施工建造中,工艺技术的粗糙,使得中国建筑“不能近看、不能细看,不耐看”。要说现阶段中国建筑与国外的差距,这个方面可能是最主要的。

很荣幸,能够混在学生堆里参加秦佑国教授的讲座,并获得向秦教授面对面提问的机会。秦佑国教授是久负盛名的老一辈建筑师,所以我原本以为这次讲座会比较“学院派”——实际上讲座的海报已经预告了这一点:白底黑字,配上一张秦教授模糊的讲课照片,比起很多当代年轻建筑师经过精心设计的漂亮的海报来说实在是显得非常不起眼。但现在想来,似乎老前辈身上的那股朴实劲反倒是我们年轻人所缺乏的。

 在讲座上秦佑国教授对于中国建筑粗制滥造的现状提出了鞭辟入里的批判,且老前辈眼界的高度和批判的准确度均远远超出我等晚辈。重点是:秦教授对于“应该怎么解决问题”也基于深厚的经验提出了解决办法,令我茅塞顿开,如沐春风。在此我将秦老师的话以及我自己的看法大致(或仅仅是我记得的部分的大意)记叙如下,与大家共同学习。

 “须弥之间见千里”,此题目为我自拟,自以为能表达秦老师的核心思想。如果此文有幸被秦老师看见,还望海涵。

 秦:

长期以来中国的建筑设计,就建筑艺术而言,只作重空间与形式的创作,却忽略了细部设计,加之施工建造中,工艺技术的粗糙,使得中国建筑“不能近看、不能细看,不耐看”。要说现阶段中国建筑与国外的差距,这个方面可能是最主要的。

    中国现阶段的建筑设计教学中也几乎没有细部设计。从大一到硕士阶段,建筑设计课交的的作业,都是平、立、剖面,加透视图和场地布置图(间或有个模型),没有细部设计,至多画个外檐剖面或个把节点图,也都是构造图,没有设计,只是抄来的。

日本建筑师稹文彦说过:“能够把握细部是建筑师成熟的标志”。而意大利建筑师伦佐·皮阿诺回顾他的建筑师生涯,谈到自己成熟了时,说了两点:一是能与他人共事,一是对建筑细部的掌控。曾经有一位工作了多年的建筑师对我说:“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也感觉是一个难题,就是墙面和地面如何交接,才有意思?”怎么交接呢?一般无非是拿个踢脚线一贴,丑陋无比。但这位建筑师想的是如何才能“有意思”。“意思”就是 Architecture Meaning,建筑的意味。这是一个成熟建筑师的思考,他悟到了建筑的真谛。 

(我认为,“有意思”,这个目的是建筑学的起源和一切的根本。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让一个人为构筑物具有各种meaning。认识到这一点并开始思考应该怎么做,这才是建筑学真正入门的标志。)

另有一个故事:一个中国的建筑学的访问学者在美国作建筑考察的旅行,期间有一个美国的建筑学的研究生和其同行。每参观一个建筑,他是站得远远地拍照,拍建筑的全景、建筑的外观;而这个美国学生却常常是在那儿仔细地观察建筑的细部。这不是说建筑的外观不重要,但是细部更能体现建筑设计和施工的水平。就像我们很多设计院也是这样,出个设计集子,里面还全是做方案的时候的效果图,远远的一张。其实真正建好的惨不忍睹,也不能近看。

 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密斯·凡·德·罗说过一句话:“建筑( Architecture)开始于两块砖被仔细地连接在一起。”砖就是我们的建筑材料,而连接就是建筑技术和施工方式。

Francesco Dal Co 对此话的评论是:对密斯的这句话,不要把注意力放在“两块砖”上,而是在于两块砖如何连接能产生建筑(architecture)上的意义,此时,“仔细地”(carefully)是关键的词——这就是细部设计。细部设计(detail design)是建筑(architecture)设计,是建筑师的工作范畴。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细部是什么?是:

 “一项作品的一部分,尤其指可以被分开来独立考虑的部分”;

 “整体中个别的、详细的或附属的部分”。

 细部是建筑整体中的一部份,它从属于整体,但是可以从中独立出来加以设计和表现的局部。

比如这座清真寺的宣礼塔。旁人远远一看就是一座塔。但我们走进一些,发现有意思。再近一些,原来上面的花纹是由砖这样砌出来的。对细节的察觉和观察,应该是建筑师的基本素养。

很多人弄不起细部设计和大样的区别,觉得是一回事,觉得细部设计都在大样图册上,写个索引号,什么华东多少杠多少,就成了。其实是吗?不是的。细部设计(Detail Design)与构造设计、施工图 (Construction Drawing)是有区别的:细部设计是面向使用者,是使用者看到的、触摸到的、使用到的建筑细部。是建筑师的设计工作,是建筑创作和建筑艺术表达的重要方面。构造设计和施工图是面向施工和建造,向施工和建造人员表达建筑物的构造组成和建造的技术要求与过程。 在许多国家,构造和施工图设计工作并不一定由建筑师完成,而是由施工单位来做的。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比如说如果画一个墙身剖面,标明厚度240,用50号混合砂浆砌筑100号红机砖,清水砖墙勾缝,则是“构造图”。而上图中清水砖墙的砌筑方式和图案是“细部设计”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比如说左边这个德国乡村小教堂,还有右边这个大家都很熟悉了,卒姆托的。这些细节,纹理,做法,材质,是索引一个大样能做出来的吗?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悉尼歌剧院。如果这些混凝土砌体拱顶的脚部就是简单戳在地上,有什么意思?再看看这些角落的设计,非常用心。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还有这个路易·康的萨尔克生物研究所。那个时候这种大型玻璃构件还没有人会做。路易康就把它设计出来了,做出来了。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除了大玻璃体之外,就连排水口也是仔细设计过的。为什么排水口要是这个形状,为什么中间要凹下去,为什么上面的混凝土板要开槽,你们想想。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这个大家都认识了,Corbusier的朗香教堂。它的屋顶排水口也很有意思,有形状有花纹。不过这张图上可能看不清楚。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这个是我在山西张壁村拍到的。这个排水口为什么长成这样?我们想想就知道,如果两家的排水口互相对着,水都喷到对方的墙上,肯定要打架,而且时间长了对建筑结构也不利。所以他们就很默契地转了90度,对准无关紧要的方向。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这个也是在张壁村。这个排水口又是一个样子,上面雕出了一个花纹,显得精致一些。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这就要说说哥特式教堂了。它们的排水口就更加精致了,往往雕成妖魔怪兽。它们在设计中已经实实在在把这种细部看做了设计的一部分。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这个是在福建,尤溪卢家大院,两块旧时候给家里的妇女在屋前坐的石头。妯娌之间做做针线,说说话,就在这里。但是你要做成两个方形的,来来往往的人难免就要踢上去撞坏腿。那就做成圆的,两边往里收。这就是对细节的留心。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还有台阶板。如果就是三片方条石一拼,特别没意思。这里就给他做出一道折线,马上就生动了起来。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这是当年台湾建筑师姚仁喜做的台中养慧学苑。这个外观我们不评论它,就看看内部。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楼梯中央围绕着的是几层楼高的天井。楼梯旁边的栏杆要高一些,免得走路的人一不小心掉下去。当然全是玻璃栏杆也是比较吓人的,所以做了一支木制扶手,安在稍微低一点的地方。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然后到了平台这里,处理方法又变了。在靠着栏杆的地方放了一张长椅,这后面的玻璃栏杆就不需要做那么高了。但是木扶手还是一直伸下来,把空间联系起来。这样比一个铝合金护栏直上直下要好得多,这就是建筑师在细节中的考虑。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再看看伦佐·皮亚诺在大阪关西机场设计中的细节。机场的穹顶是用弧形的桁架撑起来的。桁架和下面的结构之间有一些钢柱做支撑。看钢柱的曲线,角度,还有连接部的开槽和处理,这都是施工单位想不到,必须由建筑师来做得细部处理。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还有这一套通风系统。蓝色的风口把风吹到白色柔软的悬挂件上方,然后让风均匀平缓地充满整个大厅。这是只有建筑师自己才能做出来的奇思妙想。

在这里必须再次强调:细部设计和施工构造图是有区别的:因为房子总是通过施工盖起来的,所有建筑设计(architecture design)都需要画成施工图,平、立、剖面设计需要,细部设计也需要。细部设计的施工图与构造图很相近,描绘的对象也相同:节点构造和工程做法等。所以,许多人把细部设计与构造设计混淆。两者的区别仍然是面向的对象和目的的不同;还有,是建筑师有意识地主动地进行的细部设计,还是构造和施工图设计带来的“既成事实”。

而事实是,建筑师们往往忽视了细节,造成各种败笔和遗憾。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这是我们清华大学的文科图书馆,是马里奥·博塔设计的。博塔也算是一代大师了,不知道是找国内什么设计院合作的这个项目,你看看草坪上都是些什么东西——都是井盖。真是滑稽。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正面看上去还是像回事的,转到图书馆背面一看,立马傻眼了。一地的井盖,啼笑皆非。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再看重庆大学新校区的图书馆。重大也算是我们建筑老八校了,但这个图书馆在细部设计上实在失水准。水池怎么处理,估计在做方案的时候也没考虑。工人师傅就自然而然的给贴满了马赛克,一直贴到柱脚上,不伦不类。然后水那么脏,发黄发臭,再看柱子上居然还有个小门,里面是消防栓——那这么大的柱子根本都是假的嘛,就是外面穿了一层皮。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之前的建筑师有多在意细节呢?比如清华图书馆新馆,这是当年关肇邺先生设计的。除了建筑之外,关先生还亲手画了室外广场的铺地方格图所有井盖都在方格正中,纹路方向都一致。入口庭院平台上一共有42个井盖,位置都仔细考虑。并且当时是真的天天在现场盯着工人做的。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所有井盖的位置都很正,讲究。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就连水池边石分缝也考虑到与铺地砖对位。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还有个例子,就是台湾日月潭的涵碧楼。这个建筑也做得非常讲究:撑住屋顶的工字钢,不好看,就在里面嵌进金丝楠木板,立刻就有感觉了。在看它和水池交接的柱脚,木板离水面有很小的距离,免得木头被泡朽。水池地下铺满黑色的花岗岩,包括柱脚。墨黑色的水波荡漾,非常雅致。比起刚才看的重庆大学图书馆的水池是天壤之别。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又是重庆大学,这是新校区的综合楼。其实大体上说这个设计是不错的,但我们还是能找到很多细节问题。比方说排水管,缺少设计,工人就拿了几个PVC管往墙上一插,还没插齐。还有天窗顶盖,也是欠考虑的,工人就索性拿石头往上一贴。还有管道,在屋顶挂着,遇到玻璃门了,怎么办?干脆就在玻璃上打了个洞,把管子伸进去。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在我们中国,对窗子的认识就是在墙上掏个洞。比如上面这个北方住宅楼,我在北京住的就是这样的房子。时间一长,一下雨,就把窗台上的灰冲下来。大雨还好点,最怕小雨,外墙上全是一道一道的泥印子,擦不干净。但是你们看,德国的住宅就没有这种情况。有人会说人家德国空气干净,没那么多灰尘。这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德国的住宅对窗口有复杂的设计标准,比如窗台板,中国的住宅窗口就很少看见。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不光是在德国,在很多国家的住宅窗户都有窗台板,比如在斯洛伐克。其实就是个很简单的东西,一块铅板稍微倾斜一点伸出去,就能避免墙上一道一道泥水印子。但是中国就没有。这就是我们在细节上很欠考虑。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日本的建筑设计对窗台也有讲究。这在建筑设计中都是必须的。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这是我们清华的建筑院馆。也有很多问题。我们凑近点看。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建筑馆建设期间,我看到大门两侧的磨光花岗石墙上被切割出一个洞,是要装电灯的开关。设计人要求进出大楼的人去开关门廊上的灯,这太可笑了,门口里面就是传达室,门廊灯开关放在传达室内,由值班人员开关。但已没有办法纠正,石墙面已经破相,只能装上开关面板来遮挡切口。位置还偏了。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水落管的安装,遭到65届校友吴婷莉的批评,她对我说,怎么可以这样装?!多难看!设计考虑不周。

再谈谈门的细节: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就建筑中的“门”而言,其功能是从一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的可以打开和关闭的通路,尤其是从室外进入室内主入口的大门,在建筑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古今中外,门的“样子”太多太多!首先是尺度,有罗马万神庙和圣彼得大教堂巨大的门,也有小住宅的门,其次是比例,还有材料(门框和门扇),线脚和纹饰,颜色和质地,还有配件和饰件等等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对比一下两种民居的大门,就说门头上的梁。两种民居对梁有两种不同的处理办法。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开平民居的门梁有几条脚线。其实仔细看看,它只用刨掉很少部分石材。但徽州民居的门梁仅仅是为了一个小圆角,就必须刨掉大部分的料。现在我们可以说,徽州民居的门梁的艺术水准更高一些,这其实就是明式家具和清式家具的区别。明代社会水准更高一些,做家具的时候上好的黄花梨、金丝楠木,说刨掉就刨掉,完全不计较那些小处得失,所以做出的家具线条简洁干练而且大气。到了清代不一样了,开始可惜材料了,就开始把该刨掉的地方雕花。虽然繁复了,艺术价值也低了。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这也是一种很巧妙的门,好像是广东民居的。夏天天气热,要通风,但是又不能总是开着门,就在门外面加了一道可以活动的格栅。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山东栖霞,民居的门也有意思。门往里开,被墙角抵住了,怎么办呢,就把墙往里收了一点,让门可以大开。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岳阳张谷英村,这是个以前有身份人家的大宅。旧时候大宅正中肯定要有仪门,是不轻易打开的,只有最重要的客人来了才会打开,门槛也非常高。两侧外边还有两座边门,这也是给稍微重要一些的客人走的,门槛稍微低一些。在仪门和边门之间才是日常人们进出的门,门槛最低。同一个空间,三座不同的门,每扇门都有它的意义。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青海塔尔寺的门也很独特。有的是汉式做法,有的是藏式做法。能看出明显的不同。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还比如我在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参观的时候他们很自豪的说:后现代算什么,我们一九零几年就有了。然后他们就带我去看他们的建筑院馆,这是当年麦金托什设计的,大门上也是各种凸起和解构,很后现代的感觉。格拉斯哥语艺术学院在当时出了很多厉害的人,后来还有了“格拉斯哥派”这一说。比如右边的住宅,也算是为现代主义建筑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密斯的伊利诺伊工学院建筑与设计系馆,门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入口”的概念。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清华老礼堂有三扇铜门。右边是我们那个年代常用的效果图手法,渲染,不像今天的电脑制图,那时候渲染很麻烦。所有光影必须一气呵成,不然就渲不出渐变感。但是铜门的质感必须反复渲染,可能要好几天。那时的建筑师就是惯于做这样的精细活,才能把设计也做得细致。

综上所述这些例子,我们总结细部设计的要点:细部设计要在建筑总体风格统一的基础上,根据被设计的细部在建筑中的部位和功能要求,在设计者设计意向和审美取向的控制下,选择所用的材料(或成型的部件),考虑其色彩、图案、质感、触感、规格和划分尺度以及物理力学性能等,把这些材料和通过加工后的部件进行搭配、排布、连接、组装,形成建筑细部,并用图纸和设计说明(必要时配以模型)来加以表达。 

细部设计重要的是对建筑材料的使用,所以了解和把握材料的性能是细部设计的基础。

而材料的性能有很多,诸如:

物理力学性能:重量、强度、变形、加工性能、传热、透明、透光、 反射、隔声、吸声、透水、吸湿等;

 稳定性和耐久性:风化、老化、剥落、锈蚀、防腐、耐火、耐湿、干缩、变形、退色等;

 外观特性:光滑度、色彩、纹理、质感、尺度、形状规整性和尺寸的精确性等;

 污染性:气体挥发、粉尘、防射性、微生物滋生等。

不同的建筑材料与不同时代、地域和建筑师的不同的应用方式带来了极为丰富的建筑细部表现。这里就砌筑性材料为例。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砌筑性的建筑材料有:石、砖、砌块;

形状:规则、不规则,块材、板材;

表面:粗糙、平整、光滑;

尺寸:巨大(人力难以搬运)、大(多人搬运) 、一般(个人砌筑);           

砌筑:砂浆、方式、图案等。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在远古时代人类建造能力比较低下,所以更倾向于用粗糙加工过的巨石堆砌为建筑。这在很多文明早期的遗迹中都可以看到。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牟氏庄园里有这么一面虎皮墙,其实就是在很少有人注意到的冷清角落,但是这面虎皮墙就和其它地方一样精美。用石块稍作打磨,这样堆砌出的墙虽然古朴,但也滴水不漏。这就是古时候工匠的技艺。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现在这种用铁丝网箱装鹅卵石作为砌块的建造方法在中国也慢慢变得流行起来。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赖特的流水别墅里,也大量采用了石材的堆砌。粗糙的质感和精细的混凝土面产生了强烈的对比。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林樱是林徽因的侄女。当时他还是学生,但是设计的越战纪念碑方案杀出重围拔得头筹。黑色的大理石磨得光亮如镜,人们在瞻仰阵亡名单时能看见自己的倒影映在期间,产生很强的心灵震撼。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迈耶的盖蒂艺术中心,坐落在一座小山的顶上,存放着盖蒂一生收藏的众多艺术品。艺术中心的外墙贴满了粗石料的饰面板,其实里面还是钢筋混凝土的结构。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而在法兰克福大学有一座教学楼则用了一种多孔的磨光石材。如果我们把这种石材和盖蒂艺术中心的换一下,可以吗?似乎是可以的,但仔细一想好像又不行。这就是材质与主题的关联性。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耶鲁大学图书馆珍品部,这座建筑外观看上去其貌不扬。这里面收藏了大量的珍贵藏书,所以不能让阳光直射进来。建筑师就用磨得极薄的石材做立面。这些石材薄到阳光可以隐隐约约穿过它的纹理透进来,非常漂亮,也与建筑的主题非常呼应。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这是博塔的成名作。博塔的风格就是喜欢用砖石堆砌。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博塔喜欢用红砖,并且指定这种红砖必须是他家乡的某个小砖厂烧出来的。所以博塔的成名也直接救活了几个瑞士乡村小砖厂。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张雷的新四军纪念馆。他堆砌石材的方法比较类似刚才讲的虎皮墙。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当时做清华附小的时候,有一个六边形的教师。这里的外墙该怎么做,建筑师想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办法:他让砖很自然地交错,做出了一个有意思的交错的棱线。后来我去张谷英村,居然发现了一个类似的做法。我把照片给当时那位同事看了,说你看,你的做法是有出处的(人家说不定还挺郁闷的,以为是前无古人呢)。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阿尔托在麻省理工盖的这座楼用了大量过火砖。但是过火砖有个问题,就是温差变化之后容易变形,成为一个奇怪的形状。阿尔托就把这些变形的次品砖利用起来,做出了一个更多变的立面外形。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莫奈欧做罗马艺术博物馆立面有一些很漂亮的拱,用很薄的砖堆起来的。后来我去参观罗马时代的废墟,也找到了这种做法的历史出处。这种呼应历史的手法相当不错。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卒姆托也做过类似的堆砌式建筑。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这里也必须提到王澍。王澍的宁波博物馆,外墙全部采用了老的青砖。这些砖都是从拆迁的老城里收过来的,所以他能做出一个非常有意义和内涵的外表。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国内还有很多年轻建筑师都做过类似的东西。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建筑师之死

 现在还出现了新的建筑手法,比如数字砌筑,能利用砌筑材料做出更多变的形状纹理。所以砌筑的生命力还将继续持续下去。

 

总之,了解建筑材料,把握各种材料的特性和外观表现,这是建筑师的基本功,也是一种修养。

密斯·温德罗对钢与玻璃的钟情和运用的精到,反映了他作为德国人的精准和严谨,具有高度的技术理性;勒·柯布西埃对混凝土的喜爱和“粗野主义”的表现,反映了他作为法国人的创意和浪漫,具有艺术家的天赋。

我希望中国建筑学学生和建筑师,有意识地关注建筑材料的表现,并在实践中探索和运用,提高这方面的修养。   

这一讲讲了建筑细部的基本概念,并以“门”为细部举例,以石头和砖为材料举例,做了案例分析。建筑细部设计是建筑设计(Architecture Design)的重要内容,是建筑创作的重要方面。建筑细部是建筑艺术、建筑美和建筑文化、建筑精神的表现和表达的重要载体。建筑细部设计能力和审美水平的培养和提高,是建筑学学生的基本功。涉及到对“形”的敏感:比例、尺度、韵律、均衡和对比等,能敏锐地分辨“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涉及到对“质”的敏感,对材料的特质和内涵的感觉和把握,对材料加工(建筑的建造)的工艺技术的了解和感知。这些需要学习,需要“被知道”,更需要主动地去“看”,训练自己的眼力,提高敏感度,要动手去“做”,加深自己的体验。

我:非常感谢秦老师的讲演,为我解答了不少心中疑惑。但我始终有一个问题:在德国学习的时候,我们惯常于把方案做得很细,正如您所提倡的,包括1:50的带细部剖面,还有很多别的细节。但是我的一些朋友在回到国内之后会面对这样的问题:中国的一套流程不需要也不允许我们把方案细化。这里面有成本的原因,有观念的原因,有很多其他的原因。现在您已经指出:这样的现象是不正确的,所以我想请问:在这样的现实之前,我们应该怎样守住建筑师的理想呢?

秦:这个问题将是我下节课着重要讲的。下次我们来着重讨论这个问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