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建筑是凝固的诗,但有时候,我们也可以让它们不那么凝固。

人们都是通过立面和形状来辨认建筑的——虽然我曾下过一个有些哗众取宠的结论:“对于建筑师来说,平面才是建筑的脸,而立面则更像建筑的屁股”。但无可否认,绝大多数人对于一个建筑的辨识程度,也仅仅止于立面形状色彩这类表面的因素。这样一来,如果我们把人们对建筑的审美过程安排一个顺序的话,那大概应该是“外形→空间→细节(材质灯光及建筑细部及其它)→思想”这样的渐进式。大众对建筑的理解必然是仅仅停留在最浅显层面,即使空间和细节等等处理确实能给人以美的享受,但却很难让他们进入“有意识的审美”。所以建筑的外形和立面是最容易让人记住并进行传播的部分,就像商标。

正因为如此,在这个扁平化——或者说表面化的时代里,全世界的建筑师们都在自己设计的立面和外形上竭尽哗众取宠之能事。只有外表能让人记住了,人们才有兴趣来进一步探索和谈论你设计的内在。简单说,再好的产品也是需要包装的。

那么接下来,很自然而然的,建筑师就要开始搅动花花肠子了。就像上帝说“要有光”,某一天,一个建筑师坐在马桶上想:“为什么不能让立面动起来呢?”于是——立面就动起来了。后来我们便也学会了一个新的英语词组,叫:Dynamic facade.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在这年头的建筑评论中,Dynamic facade是一个被滥用的名词。例如上面三个例子。它们在视觉上有着意想不到的变化、流线和动感,所以它们也被形容为“dynamic”。如果翻译成中文,应该称它们为“富有动感的立面”。很LOW的词,我知道。但这样的立面最显著的问题是不论怎样变幻角度,它们始终是一个样子,是静止的。所以——这种仅仅在节奏上进行跳跃的静态立面,并不是我本篇要谈的“dynamic”。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我揣测——仅仅是我揣测,通过机械装置让外立面活动起来,肯定是德奥民族建筑师率先琢磨出来的东西。德意志人冷漠,骄傲,缺乏审美,自觉趣,但却有一大亮点是天生对机械装置有狂热的爱。而且根据我对德奥地区的建筑思想的了解,让外立面活动起来的第一目的肯定是为了在全时段自动适应阳光方向,控制室内照度,从而让房屋节能性有所提升。这在德国是个很伟光正的理由。而好看,有意思,只是建筑师的那点花花肠子罢了。

接下来的节目是:《立面之舞》。表演者:Kiefer Technic Showroom,设计:Ernst Giselbrecht + Partner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不用担心这种复杂机械的耐用性和维护问题。首先这是奥地利Kiefer公司的技术展馆,相当于公司的面子工程,会有专门的经费和人员来支撑它。其次,德国和奥地利制造的机械,其用料和质量真心不是国内那些便宜的薄板材和钣金件能比的。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我也曾经在自己的设计上琢磨过类似的复杂机械装置——这是一个水边的酒店设计。我设想了一个水波状的外立面,然后打算让它像风吹水面一样动起来。于是我又接着设想了一套围绕整个建筑转动的机械装置,轨道,滑动的支架,还有崩在上面的帆布一类的东西。如果让立面从上到下有十几套甚至几十套这样的装置排列开来,通过电脑控制让他们有不同的速度不同的“浪高”,想必也是很壮观的。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个设计太不靠谱了。它比KIEFER公司的那个会跳舞的立面还要复杂和昂贵百倍。所以在画了草图和建了个简单的草模之后,我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via:Café-restaurant Open

而偶然看到哥本哈根的一家临水咖啡馆则用更简单经济的办法达到了更好的效果。这架咖啡馆叫Café-restaurant Open,设计者暂时不可考。它的外立面是一组铰链连接的玻璃窗,通过电脑控制,能开启成很富有动感的效果——也许也像KIEFER技术展馆那样可以跳舞。另外如果注意玻璃上方的铰链,就会发现其实并不是所有窗子都是可开启的。这在节省成本上是个很实际的主意。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bartosz kolonko

另一个例子是位于上海的多利有机会所(tony’s organic club)。设计方是Playze,一家柏林/上海的国际事务所。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bartosz kolonko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多利有机会所”的外立面就比Kiefer展馆简单且实际得多了。它用了两种颜色的缆绳,一头固定在窗上沿,一头固定在下面的可转动机构上。当阳光强烈时,密集的缆绳可以以一种均匀的方式遮挡大约一半的入射量;而当日落西山时,转动机构稍稍一动,就把一组缆绳扭成了麻花状,在人的视线高度让出了足够的空隙,让人在室内能饱览浦江夜色。机械结构的简化带来成本和可维护性的提升,而且黄+白似乎也是个很耐脏的颜色。十分高明的设计。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 bartosz kolonko

顺便一提,多利有机会所是一家VIP制的有机食品餐厅——有钱且追求品质的人才会去的餐厅。所以室内很自然地也采用了简洁自然的方式回应了主题——没有多余的花样纹饰和立体构成,而是用最简洁的直角线条勾画了一家餐厅所需要的一切。我觉得设计师肯定是个Minecraft玩家。

 

但以上这些Dynamic Facade们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他们都需要动用复杂的机械。而复杂的机械必然存在两个问题:1,故障率;2,额外的能耗。这两个问题在建筑上属于没有必要的问题,所以也限制了机械控制可动式外立面的发展。

那么,有没有别的办法呢?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Serge Hoeltschi

一家叫Urbana的美国事务所想了这么一个办法:他们找了很多小金属板——大约7000张,然后在两面漆上不同的颜色。接着他们把金属板裁成18种不同的大小——从0.3x0.6m到0.3x1m不等,然后弯曲成不同的弧度,用螺丝固定在钢制杆件上。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Serge Hoeltschi

接着他们把杆件沿着建筑的外立面铺开。顺便一提,这座建筑是一座立体停车场,在上图中能隐约看到里面的结构。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Serge Hoeltschi

当然这个时代,不用上点数字技术都会显得很落伍。所以所有的金属板的位置、曲度都经过了数字设计,使之能呈现最佳的效果。

那么这是一种怎样惊人的效果呢?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Serge Hoeltschi

还是用图片来说明吧。当你走到街角时,赫然看见的是一面金黄色、仿佛砖墙一样的建筑立面,似乎上面还浮现出某种抽象的图案,像是山或云。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Serge Hoeltschi

接着往前走,图案居然开始变化,若明若暗,若有若无。这奇妙的景象促使你加快脚步向前,想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Serge Hoeltschi

金黄色仿佛晚霞一样消退着,露出了另一面的深蓝色。两种强烈对比的色彩交织着,仿佛夜空下飞舞的火焰。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Serge Hoeltschi

最终金黄色黯淡了下去,只剩下深蓝,仿佛块状的乌云在涌动,在凝集。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Serge Hoeltschi

是的,这样的立面给“Dynamic”这个形容词赋予了全新的定义。它不再是“可动的”和“充满动感的”这样的词可以形容的,而更像是“变幻”,仿佛世事无常,随着你的每一步都会呈现新的变化。比起利用机械控制的可动式外立面,这种利用视觉游戏的立面不仅不会出故障,不耗费能源,而且呈现出的诗意也远非前者可比。

无独有偶,rojkind今年年初设计的墨西哥城利物浦百货商场也用了类似的思路: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 rojkind arquitectos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 rojkind arquitectos

作为一个更商业的设计,利物浦百货大楼采用了一种更商业化的模板——六边形。这种蜂窝状的图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未来、科幻等种种。于是rojkind的建筑师们用大小不等的六边形布置了由内而外的三层立面。当人们每往前走一步,这组立面都会制造出意想不到的变化。再加上一些闪烁的霓虹灯,制造出的梦幻效果一定能有效刺激人们的购物欲。

 

Dynamic facade: 静中之动-建筑师之死© rojkind arquitectos

那么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Dynamic Facade"这种东西,翻译成中文应该叫什么好呢?

它多变,生动,灵巧,它美轮美奂或充满诗意,用动感或者动力学这样的词语显然不足以描述了。“动态立面”似乎是个不错的词。

嗯,动态立面。建筑是凝固的诗,但有时候,我们也可以让它们不那么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