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是的,在这世界上的确有这种设计避难所的比赛,而且还属于建筑设计的范畴——准确的说,是建筑类的装置设计。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设计:Nic Gonsalves and Nic Martoo

摄影:© Scott Burrows

 

是的,在这世界上的确有这种设计避难所的比赛,而且还属于建筑设计的范畴——准确的说,是建筑类的装置设计

这个国际性的设计比赛参赛作品都在澳大利亚展出。去年它们在布里斯班,然后上个月运到墨尔本。在墨尔本,它们选出了优胜作品,也就是上面照片中的这个盒子。

我知道现在你一定觉得这太荒谬了。这个破玩意会比帐篷好用么?

其实我第一眼看过去也是这个感觉。我常年玩户外运动,徒步旅行什么的。对于我来说帐篷睡袋防潮垫就足够美美睡一觉了。那么现在把帐篷换成一个木头盒子,意义何在?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

首先我要说,这种性质的设计比赛很多时候不仅仅考虑实用意义——设计本身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其中就包括外形的美观性。另外,这个木头盒子并没有它第一眼看上去那么不靠谱。

首先这个盒子有六个立面,互相通过木杆像铰链一样简易连接。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

这个木头盒子的基本构造就是开槽的三合板。整体框架像搭卡片屋一样,把这些三合板插在一起然后竖起来。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

然后将整体结构放在六根桩脚上。一面开了入口,让人可以爬进去。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

 

然后里面就是一个完美的居住空间——只缺厨房和厕所了。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在外立面的格子都是一个一个可以打开的小窗。分有三种材质:不透明的三合板,半透明和全透明的亚克力。根据使用者的要求可以选择开闭,甚至各种材质的位置和数量。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而木框结构在内部则成为置物架,方便放置各种生活用品。顶部采用同样的三合板结构撑起一块张紧的塑料布,这样在避难所内部便有了良好的自然采光。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这些小窗板都是直接挂在主结构上的,不需要任何额外安装。从这张照片上看,这个避难所的外观灵活而且富有动感,单从设计上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作品。

就是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东西。首先比起老派生存狂的装甲地堡来说,这个玩意太小而且不结实;而比起我们户外玩家的帐篷来说,这个避难所又无法随身携带。但如果从灾民的角度考虑,这个东西其实还挺不错,因为:

1,它比救灾帐篷结实,更适合长期居住以应付旷日持久的救灾工作(像日本那种海啸之后两年还在找失踪人员的救灾效率,尤其需要这样的避难所)

2,它有桩脚,可以让灾民离开灾后满是污泥残骸的地面,居住环境更清洁;

3,它内部自带置物架,比帐篷更适合居住;

4,采光较帐篷更好;

5,搭建不需要任何额外工具,材料备件随处可得,便于加工。

如果硬要说它有什么不实用的地方,那么首先是塑料布屋顶碰到暴雨有可能会塌掉,以及窗户盖板也许经不住大风——或者在这两个问题上建筑师另有考虑?至少我从照片上是看不出来。

好吧,现在你看到,这个设计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不切实际,至少作为家庭常备应急避难所,也许比帐篷更合适。它唯一的问题就是看起来太好看了,而人们往往觉得好看的东西都不中用。另外两位建筑师Nic Gonsalves 与 Nic Martoo都是刚入行的年轻人。这个作品也是他们拿下的第一个国际性建筑奖项——虽然东西小了点,但匠心独运,倒也五脏俱全。

 我们再来看看其他参赛作品: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

这个就是题图里作为背景的那个小避难所。板条搭建,很有美感,但实用性略差。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

至于塑料布筒子就更不用说了,感觉像闹着玩。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

这个设计立足于可折叠,占用最小的面积和重量。但空间也比较小,比起帐篷没什么优势。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

这个避难所同样也架高了,但是功能上略显简陋。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

用竹子当墙,物流底板当地板,波纹铁皮当屋顶。这个设计我很喜欢,也是兼顾外观与实用性的,甚至可能比冠军作品更结实。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

 老实说这个才是我觉得最实用的一个设计——要啥有啥,天棚,踏步,可以开闭的墙,貌似非常宜居的样子。唯一的问题就是外观差了点设计感,而很不幸,这是个设计比赛。

当然了,这也仅仅是个设计比赛而已。如果要谈现实的救灾,没有什么比民政部的蓝帐篷更好使的了,至少在运输和价格上比较实际一些。当然,如果某些大城市吓死人的房价也是个灾难的话,那这样的小面积避难所就更有现实意义了——给买不起房的年轻人提供一块场地专门放蜗居,搞不好居住条件比起某些地下室来说还要好得多。

题外话,前两个月雅安芦山地震,又有些人带着一车廉价旅游帐篷去假模假式的救灾。是谁就不说了。反正在微博上直播的时候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结果一帮人开着几辆车带着几顶劣质凯乐石旅游帐篷往灾民手上一塞,转眼就去聚餐吃饭去了。在大家看来,帐篷似乎都是同一种东西。至于这帮志愿者送到灾民手上的帐篷究竟好不好用,能不能挡风扛雨,人在里面能不能直起腰,老人能不能爬的进去,就根本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了。反正都是帐篷嘛,对不对。然后这帮人还大言不惭地自称一个人就顶过十万解放军,实在不知道那个长着大眼睛的脑袋里面除了脸皮还有什么物质。如果说这篇文章介绍的是文艺救灾法的话,那我还是用一张普文二图来表达我的观点好了。

紧急避难所设计竞赛——文艺范的救灾-建筑师之死 对不起,又黑了一把。如果你恰好是这帮道德家的铁杆粉丝,那我在这里说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