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建筑师来说,平面图是建筑的脸 。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立面,则是建筑的屁股。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设计: Gert Wingårdh

 地点:瑞典马尔默

 占地面积: 27000 平方米

 落成时间: 2012年

 摄影: Tord-Rikard Söderström

 

Emporia,这个单词如果直译的话应该作商业中心讲。但那样一翻译就太无趣了,所以在本篇里我还是称这个项目为Emporia——也就是上图中外立面上那个花体字

在读这个项目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直有两个值得困惑的根本性问题在盘旋:

1,这他妈是啥?

2,这他妈又是啥?

 我的意思不是说这个设计不对头,或者有什么连我这个菜鸟都看得出来的错误——而是说这个项目太大太复杂,对我来说难以理解。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被烧红的铁棒捅出来的外形?为什么?

-你问过扎哈为什么吗?你问过高迪为什么吗?

我已然一团乱麻。总之,我们还是先来看看平面图。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这是底层平面图。题图中那个如同被烧红铁棒捅过的黄油一样的造型,是商场的入口,位于图左下的一小块。可以看到在它后面还藏着一个真正的完全体,一个更庞大更畸形的空间。

是的,Emporia不是一个简单的商场。这是一整个区域的规划项目,一个巨大的综合体建筑。它的面积和功能已经复杂到可以划入城建专业的范畴,但它却是一个建筑单体。

从平面图上分析应该是这样:从左下角的入口进入商场,沿着仿佛蚁穴一样的通道进入建筑内部,两坨近似圆形的区域全部都是店铺。沿着8字型的道路,配着媳妇儿来来回回的逛了个遍逛到脚软的时候,就可以沿着路继续从另一头出去了。另一头的出口有一个与入口一致的主题,就是被烧红铁棒捅过的黄油的样子。

注意在这个商场空间的通道上散布着一些圆形条形或者其他形状的不明图案。不要忽略他们,因为他们都是楼梯或者电梯。后面的图片基本上都是关于他们的。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二层平面。除了购物中心之外,在建筑的左侧是六幢住宅楼。而右侧则疑似是高层停车场。除了8字型道路上的那些造型各异的楼梯系统之外,很多店铺内部还有自己的楼梯系统。很多情况下太多楼梯会直接损害建筑的经济效益,但近几年的商场却非常流行这样的设计——因为对于很多大品牌来说,一层店面往往是不够的。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三层平面。到这里我就越来越看不懂了。比如住宅楼前面那块空间是什么?中间那一组曲线又是什么?那些被封闭在内部的小房间又是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本文开头的两个问题开始困扰我,而且挥之不去。

我明白了,这个不是三层,是地下室。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这个则是顶层天台。左下的入口部分则依旧是卖场,而天台——根据资料介绍看应该是屋顶花园。我唯一能确定的是黑色部分全部都是玻璃天窗。至于那些POLYGON一样的东西是什么,没有照片,所以我也不知道。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从剖面上看,那些polygon似乎都是假山一样的东西。如果离远点看这个外立面,恐怕很难看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像是某种抽象图案,或者某种昆虫的巢穴。剖面右下角,用平面的抽象造型设计成为Emporia的LOGO。这让我想起刚在德国上大学的时候教授布置的作业——把平面图变成一个让人一眼就能记住的LOGO。对于建筑师来说,平面图是建筑的脸 。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立面,则是建筑的屁股。

好吧,至少我是这么看的。上面那句话版权所有,引用请注明出处。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这就是商场的入口。黄铜色的玻璃带着一种像糖的质感,极其夸张的造型使得每块玻璃都带有一定的曲线。加工和组装的费用一定不低。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菱形的玻璃框。这个图案在Gert Wingårdh之前的几个设计中也出现过。姑娘们,看见这样像糖一样的商场,是不是很有走进去的冲动呢?如果有,那建筑师就成功了。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其实这一层玻璃只是第二立面而已。所谓第二立面,值得就是纯装饰作用的部件,如果没有它们,建筑本身的功能不受任何影响。但在设计中,如果预算允许,这种纯粹为了美观而大量烧钱的行为是必不可少的。须知:对于商用建筑来说,浮夸华丽的造型就是第一生产力。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每块玻璃的弧面应该都有对应的详细参数。这种利用参数化设计烧钱的行为在扎哈的作品中也很常见,因为他们从制作到组装都是普通建筑部件的几倍甚至几十倍价格。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但怎么说呢,这种流体造型也确实有它自己的美学价值。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相对的,在另一面出口也采用了完全相同的主题。但,玻璃的颜色从香槟黄变成了湖蓝——他俩互为补色。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有人说Wingårdhs在这个设计上用色很大胆。我不这么看——这只是普通的补色而已。在我看来,能把超过五种颜色混合搭配好,才叫大胆。 

另外我很好奇地面上那些水是从哪来的。是外立面漏水?还是本身就不密封?不知道,这次没有找到任何屋顶部分的实拍图。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这是在平面图上8字型道路中下方的圆形楼梯。在这套楼梯里采用了绿色与植物的主题。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而在8字型中上部的那组扶梯则采用湖蓝与香槟色的配色。或者俗称爱情海配色。另外这一组扶梯布置非常复杂,但也非常吸引人。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在8字型右侧的扶梯则采用了更深一些的蓝色。这种蓝色一般概称宝石蓝,通常会让人联想到未来,高科技等等意象。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而在8字左侧的一组楼梯则采用了酒红色。现在红绿蓝,三原色齐了。另外金属格网做吊顶在扎哈的设计中也很常见。

秋千很萌,不过不要坐上去摇,因为有四根绳儿。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厕所的外墙则是草绿色亚克力。

根据Wingårdhs自己的说法,这个项目中的一切细节,从楼梯到标志再到门把手,都经过他的设计。如何,你可以想象他半夜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样子吧?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从顶层平面我们能看到一些大型天窗。是的,自然采光,这在近几年是非常流行的理念。如果你也正好在做公共建筑项目,不妨尝试一下。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在停车场侧面彩色的外墙。在整个项目中Wingårdhs都大量采用了色彩。他自己描述说配色很大胆,但实际上他的配色手段却非常简单——要么是对色呼应,要么是纯色,要么就是这样把各种色彩都整一块。实际上这面墙根本没有任何配色可言,只是普通的彩色而已,不会让人感到任何特别的感觉。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而停车场的玻璃则更没技术含量了——直接就是彩虹色。如果让我说,就是基佬色。

所以Wingårdhs在这个项目里的配色完全说不上大胆或者有新意,只不过使用面积非常大而已。

Emporia:建筑是为不懂建筑的人服务的-建筑师之死

 在这个Emporia的设计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扎哈和高迪的影子——扎哈的参数化流体造型,以及高迪的色彩泛滥。但这二位都是属于那种外行拼命吹捧,内行不屑一顾的争议性人物。我曾经在巴塞罗那学术旅行的时候仔细参观过高迪的一些作品——其实怪异的外表仅仅只是外表,而在内部空间设计和材质表现上,高迪有很多匠心独运的地方。况且它那种彩色碎瓷片装饰的外表也并不完全是个人风格,而是实实在在的继承加泰罗尼亚传统建筑技法。但扎哈不同。参观扎哈的作品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她的设计将非理性主义发挥到了极致,四处流露着无意义的浮夸和浪费。要知道普利策奖并不总是对的——最近另一件事情是有几百个建筑师联名要求追授给罗伯特·文丘里的夫人——丹尼斯-斯考特·布朗以普利策奖,但普利策奖拒绝了。其实文丘里夫人在与文丘里合作的设计中至少出了一大半的力。她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女性建筑师,而当年仅仅把普利策奖颁给文丘里而不给他的夫人,很可能是出于评委的性别歧视。后来2012年王澍的夫人陆文宇也拒绝领取普利策奖,可能也是出于对文丘里夫人遭遇不公正待遇的抗议——这只是我的猜测。如果你们有谁认识王澍或者陆文宇女士,请帮我问问。

 

 再说说Gert Wingårdhs.这个瑞典名字应该读作格尔特·文戈德。这位建筑师在近几年有一些很出色的作品,也赢得了不少的奖项。而且最有意思的是——他似乎没有什么固定的个人风格。他既有简洁的设计,也有极其复杂的设计(如本文介绍的);既有彩色的设计,也有完全单色的设计。

这对建筑师来说很难得。很多人在刚开始自己的第一件设计时就开始有意无意地给自己构造一个个人风格,或者说,是把自己禁锢在对自己的模仿中。这样是很傻的——是的,我就是这样,在对自己的模仿中无法自拔。这也是我做这个网站的原因:我要多接触一些别人的好设计,帮我换换脑子。对于建筑师来说,最难的是一直尝试新鲜事物, stay hunger and stay foolish。多尝试一些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有时候比较难,会耗费更多时间。但是思路开拓得越宽,对设计也越有增益。所以我决定在40岁之前绝不给自己设定一个个人风格。在设计手法完全成熟之前,我还是当一个虚心的学生比较好。

 另外还有一句话是送给广大学生党的:不要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学着做随意性比较强的设计。我曾经也干过类似的事情,把平面刻意复杂化和随意化。结果教授就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我没有答上来。后来我明白,在没有对平面功能的组织和尺寸达到熟练程度之前,不要做那些三脚猫式的模仿,而应该多尝试一些让设计更实用化的手法。当基础打牢之后再去发挥也不迟。毕竟要随意容易,要随意而且不出错,那是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