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现在的形势和现代主义建筑兴起的时代已经不同了,我们首先面对的是两个问题:环境恶化,能源短缺。这个变化带来的直接问题就是旧的建筑设计思路会慢慢变得不实际,而人们需要一种更好的解决思路。这在中国是一个尤其迫切的需求,需要大家去思考对策。

为什么绿色建筑往往名不副实?-建筑师之死由SOM设计的世贸中心七号大厦

 

本文章为纯译稿,不代表我及本网站同意文中观点。

本文作者为两位建筑评论家Michael Mehaffy 与Nikos Salingaros。原文可参见:http://www.archdaily.com/396263/why-green-architecture-hardly-ever-deserves-the-name/

所谓的“可持续建筑”如今变成了一个时尚的词。作为新时代绿色建筑的设计方式,或者说一种新的时尚,“可持续建筑”真的有他们所宣称的那么节能吗?经过深入了解我们发现情况并不那么乐观,甚至有时候那些新建成的可持续建筑还没有老房子节能。2009年纽约时报有一篇题为“有些建筑配不上绿色标签”的报导,已经指出了一些作为可持续性代表的建筑其实名不副实的问题——他们认为昂贵的大面积玻璃幕墙和大进深平面设计导致的室内照明和通风量增加,是这些建筑能耗居高不下的罪魁祸首。

 在纽约时报提倡的“以实际能耗检验建筑节能性”的标准下,很多以绿色著称的建筑开始原形毕露。在他们的另一篇文章里提到:他们以此标准检验了获得能源与环境设计先锋奖(LEED)金质认证的纽约世贸7号大楼,结果它只拿到了能源之星标准的74分——离“高节能建筑”要求的75分还有距离。

 结果在2010年,发起LEED的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USGBC)就让人给告了。原告索赔十亿美元,理由是绿色建筑委员会在推广LEED评定的过程中存在大量虚假标准和欺骗性广告,而实际上LEED并不能反映建筑真实的能耗标准。这个诉讼案最终被撤诉了,不过它似乎启发了很多人,一些网站和个人甚至宣布他们正在准备证据材料,预备向绿色建筑委员会发起新一轮的诉讼。

为什么绿色建筑往往名不副实?-建筑师之死

 

LEED的图标

 

 那么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为什么人们对可持续建筑的渴望,反而导致了相反的结果呢?

 一个最主要问题是:很多可持续建筑的方案实现他们“可持续”标准所采用的手法,是安装各种节能设备,例如能耗更低的机械设备和隔热率更高的保温层。这些设备可能在建筑的某些局部能产生很好的节能效果,但因为建筑平面和结构本身的落后,导致整体能耗居高不下。而建筑师和施工方根本没考虑到这些。这是观念出了问题。

 关于观念,还有另一方面的问题:人们通常认为只要降低整个建筑系统的能耗,就能降低其能源成本。可是实际上,建筑本身看起来越是节能,它的使用者就越肆无忌惮地浪费能源——这在经济学上叫做“杰文斯悖论”。结果就是一些原本应该低能耗的建筑在使用过程中能耗变得更高了。因为公众目前看待节能这个事情眼光还很狭隘,人们总是孤立地看待建筑本身带来的节能效果,而忽略了其它因素。

 类似这种计划外的能耗还有很多其他例子。比如说伦敦的小黄瓜大厦(Gherkin,2003年由福斯特事务所设计),它一开始就被设计成一个利用开放式平面自然通风的建筑(open-floor ventilation system),但因为安全原因和成本考虑,不得不将那些原本可以打开的窗户全部改成封闭式的。结果连开放式平面的设计也变得没什么意义了,整个建筑的通风反而变得更糟糕,为人工通风系统消耗的能源也更多了。

 为什么绿色建筑往往名不副实?-建筑师之死

小黄瓜大厦,伦敦的新地标。他们宣称这座建筑有优秀的能耗标准,但实际上似乎并不完全如此。

 

建筑不是个孤岛

 还有一些很少有人考虑到的问题,例如人们总是将建筑与城市环境分开看待。一个很著名的例子是:美国切萨皮克湾基金会(一个环保组织)的新总部大楼——这座大楼是全世界第一座拿下LEED白金认证的建筑项目。建筑本身没有什么问题,问题是旧的总部在市中心,而这座新总部则在郊外,于是员工们每天都得开车上班了,结果造成的污染和能耗居然远远大于建筑本身的节能效果。

一个建筑本身的内循环是一个系统,建筑师们可以将这个系统设计得很好,但却无法避免这个系统和其他系统互相影响和干扰,而且这些干扰还往往是不可预知甚至非线性的。也许在将来,会有更加合理的建筑设计方式或者更加多样的问题解决手段出现——我们只能期望这一点。

 

旧建筑反而更节能——仅限于某些时候

 (译注:本节仅限于探讨纽约市的实际情况)

 很多上了年纪的建筑在当时的设计上就采用了类似今天被动房的措施,原因很简单:他们必须这样做,因为当年的能源价格昂贵,运输也比较困难。这迫使这些老房子聚集在城市中心,重视采光,在正确的位置开一些面积合适的窗户以及采用高比热材料的墙壁作为建筑的外表。这对于建筑本身来说就是健康合理的形态标准,所以它们中间的很多在后来进行改造之后都能满足现代化的要求。如之前所说,纽约时报调查了世贸中心七号大厦项目,发现它在能源之星评定上的得分还达不到城市要求最低标准的75分。但一些利用类似现代技术手段翻新的旧建筑得分却高得多,例如帝国大厦得分80,而克莱斯勒大厦则是84分。

 不过另一方面,老并不一定就好。也有一些反面的例子,比如1963年由格罗皮乌斯与贝卢斯基设计的大都会保险大厦(MetLife building),得分:39. 另一座同样年过半百的建筑——SOM设计的利华大厦,得分:20. 最最糟糕的居然是密斯·凡·德罗的西格拉姆大厦,得分:3分。这些建筑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这几个低分建筑的共同点——大面积玻璃化的幕墙,大比例大进深平面,等等,如同之前所说,同样是如今很多建筑高能耗的罪魁祸首。而这是建筑外形语言的问题,是根本性的,先天性的,如同今天一样,是即使再多“绿色”的细节设计都拯救不了的整体性问题。

 为什么绿色建筑往往名不副实?-建筑师之死密斯·凡·德罗的西格拉姆大厦,这在当年是一座惊为天人的大楼,是纽约地平线的开创者之一。

 

 

石油时代的建筑

 建筑评论家皮特·布坎南曾经撰文指出,现代建筑在节能问题上的失败应该怪罪于现代主义建筑设计的方法——现代主义建筑诞生于一个石油廉价的年代,当时的条件允许建筑肆意消耗能源,比如给大空间持续供暖,采用大面积玻璃幕墙和轻薄的外墙系统,而现代主义建筑本身就是不可持续的高能耗产品。失去了廉价能源这个基础,现代主义建筑便会变得脱离实际。布坎南把自己的理论称为“大反思”。

 布坎南不是唯一提出“大反思”的人。实际上反思和攻击现代主义建筑,如今在建筑界正悄然称为潮流。所以有了后现代主义,甚至所谓解构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建筑设计思路。不过如布坎南所说,这种解构主义也好不到哪去,因为他们始终都在沿用石油时代的设计方法论,而回过头想想,从大规模开采石油到如今濒临枯竭,其实也不过一百年时间。在人类历史上,这根本只是一段小插曲,“石油插曲”,嗯。而正是由于始终在石油时代的方法论上进行思考,所以我们如今的建筑很难达到真正的节能环保或者与环境亲和。问题出在根本思路上。

 如果继续批判下去,甚至可以说,如今我们的建筑即使外表再独特,再精细,再标新立异惊为天人,实际上内里还是换汤不换药。然而爱因斯坦这样说过:新的思考模式是人类得以生存并向更高台阶进步的秘诀。这里的新思考模式不是说在建筑上安装光伏板,或者在设计上运用什么炫目的表面性的生态环保技术,而是彻底跳出石油工业时代的思路。这并不容易,而且现在还是一个略显空洞的理论。但“大反思”也许会成为未来新建筑发展模式的一个基础。

 为什么绿色建筑往往名不副实?-建筑师之死

阿娜拉大厦本来应该成为迪拜最高的摩天大楼,而且人们把这座新建筑视为可持续建筑的典范——尽管他通体玻璃,完全不考虑阳光带来的室内升温问题,而且还有一个貌似风力发电机,但实际上毫无功能的部分。但这座建筑给公众制造了一个看起来好像似乎也许代表着某种环保意识的“想象”。(公众永远满足于假象,而根本不去思考真实情况,译注)好在,这个项目已经OVER了。

 

译注:本文后面还有一些探讨现代主义建筑形式的内容,但我没有继续翻译下去。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原文。

我隐隐感觉这篇文章对于中国的国情来说有些超前了,因为在当下中国,如果一个建筑师能在设计中考虑节能问题,便已经属于难得。甚至连开发商们都懒得拿节能环保当噱头。虽然强制推广建筑能耗评定已经势在必行,但似乎也没什么人真把这个评定当回事。本来么,搞环评的递个条子什么都解决了,真强制评能耗标准了又能如何?关键是一般公众对于节能的问题根本不重视。

不过这么说也不尽然。因为建筑越节能,就越是能看出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省钱。而面对这个好处是人人都会心动的。油价电费越来越高,而且中国的能源本来就比较匮乏。所以理论上说,节能型建筑设计在中国应该有更大的市场才对。

实际上我和一些本专业的朋友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一致认为那些所谓的绿色建筑就是个笑话。很多中国的或者在中国从业的外国建筑师,对开发商要求的“绿色建筑”一般只有两个做法:屋顶花园,或者铺点光伏板。屋顶花园对结构是个不小的负担,而且非常浪费空间,其产生的成本增加远远大于它能产生的节能效果,而且还要加上养护费用,以及过个一两年植物就全死光了,又要找园林重新采购一批植物。再而且通常施工质量不达标,产生的漏水和结构腐蚀问题可以毁了整个建筑;而光伏板,同样是一个笑话。制造和处理光伏板需要消耗的能源远远大于全寿命发电量,而且目前还没有有效的回收手段。但是没关系,重点是有了这些玩意儿的点缀,房子终于“绿色”了。不止是在中国,全世界范围内的所谓“绿色建筑”其实都是在赶一股潮流,你不绿色你就OUT。至于你建筑是不是真的能带来环境效益,那根本无所谓。只要你有屋顶花园,有光伏板,再拿个环保奖项,得了一大笔奖金,就足够了。节能不节能就留给业主自己去琢磨吧。

 当然潮流还是要赶,奖金还是要努力去抢,毕竟这是实打实的利益。但如果你以为绿色建筑真的绿,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但本文给了我另一个启发:

建筑形式不是孤立的技术和美学,而是建立在社会现状上的。实际上如果把人类历史和建筑史比照在一起看,能看出工业和文化发展对建筑样式和设计思路都有着明确清晰的影响。那么我们往前看,未来建筑的形式变化,必然也与人类社会的发展趋势息息相关。所以如果你要把握建筑的发展方向,不妨从揣摩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入手。而现在的形势和现代主义建筑兴起的时代已经不同了,我们首先面对的是两个问题:环境恶化,能源短缺。这个变化带来的直接问题就是旧的建筑设计思路会慢慢变得不实际,而人们需要一种更好的解决思路。这在中国是一个尤其迫切的需求,需要大家去思考对策。

或者我们可以看得更远一些,把希望寄托于新能源的普及化上?这样我们可以继续不考虑能耗,继续铺张浪费下去了。但我从电力行业的朋友处得到的消息是:火力发电依然是当今电力的主体部分,高达80%以上。而且这个现状还要持续50年至少。

如此看来,更加节能的建筑,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是一个“刚性需求”。但我们作为建筑师,应该思考如何从设计上避免能源浪费,而不是盲目去赶那个绿色建筑的潮流。绿色建筑的谎言终究会破灭,但公众也会从真正的节能建筑中看到好处——电费省了,谁不高兴?而相比美学文化等虚无缥缈的东西,节能才是给中国建筑界未来最大最实际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