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其实我们从宏观来看,这个公租房项目非常简单。但是简单并不意味着单调和敷衍了事。预算是一个很大的限制,如同事先给建筑师带上一副沉重的脚镣。但想想办法,你总能用一块钱干出十块钱的效果。

尼克森公寓:野心与良心-建筑师之死

 设计: DesignInc

地点:澳大利亚 科堡市
落成时间: 2011年
摄影: Tony Miller, Dianna Snape

占地面积: 5400 平方米

建筑面积:1900 平方米 (商业零售), 10821 平方米 (住宅)

结构造价: 80000000澳元

 

 我请教过一些国内的同行朋友,普遍的反应是公租房廉租房项目在行业内属于扔货,大家都不愿意弄。理由就一条:不赚钱。

我们不谈政策,因为谈了也没啥意义。不妨来稍微谈谈身为一个建筑师的野心。

从我们最开始选择这一行的时候,我们的职业生涯就是面对各种限制。从最基本的设计尺寸的限制,到容积率面积率的限制,到消防法规人防法规的限制,到城市纹理语境,文化传统习俗,公众审美的限制,还有最大最没商量的问题:预算的限制。

所以这一行根本和外人想象的那个靠想象力和创意为生的职业完完全全是两码事。尤其是对于从事基础工作的年轻设计师来说,仿佛身处一个长满尖刺的铁箱子里,只要稍微动一点心思,往往就会面对一条死胡同和巨大的挫败感。后来也许会慢慢变得有经验,并且老实本分,不再做任何非分之想,并且油滑地游曳于各种法规之间。到这个时候,差不多就可以去准备考一注了。

那么建筑师的个人意识呢?

去他妈的个人意识。别动那些歪心思,老老实实画图。

在我接触的人里,大多数的建筑师大概就是这么一条发展路线。在有了经验之后,他们能迅速地完成一个几乎完全不出错的设计。他们熟悉各种法规各种规范,赚着足够一家人过上好日子的钱。这样便已经很值得羡慕了。

但另有一些人,骨子里充满着某种可笑的理想主义。他们一厢情愿地爱着建筑学,爱着文化,语言,表达,爱着建筑设计中种种违背理性的美学,而且他们在种种现实条件限制造成的挫败下为了理想努力寻找着某种突破。他们就像一群戴着脚镣的舞者,面对着惨淡的现实,却坚定地忠于理想。他们是一群傻子。

为什么说他们是傻子,是因为理想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最终都会变成笑谈。而且理想是什么?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也许有的建筑师坚信建筑设计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好,谁知道呢?反正大多数理想主义者都会被逼得越来越现实,因为坚持理想,实在是一件比浑浑噩噩过日子困难太多的事情。

但有些人就是有野心的。

 

尼克森公寓:野心与良心-建筑师之死

 尼克森公寓,位于澳洲科堡。相对于澳元比人民币八倍左右的购买力平价指数来说,结构成本每平米大约8000人民币,其实可以说造价非常低廉。在国内的情况而言,公租房每平米1000人民币的净成本也完全说不上高。

 

尼克森公寓:野心与良心-建筑师之死

 由于身处的城市纹理中基本上周边所有建筑物都是小型体量,所以在这个公寓的设计上也保持了较小的纹理。当然借助这样的限制,建筑师组织了一个模块化的平面。一共199套住房,其中110套是小产权住宅,89套是公租房。另外为了保证投资收益的问题,在一层临街的位置增加了几个店铺。

 

尼克森公寓:野心与良心-建筑师之死紧凑简洁的户型设计。不过在中国的话最好把厨房单独隔出来——这是饮食习惯的区别。较小的卧室换来更大的公共使用空间,我认为这在小型住宅的设计上是个更好的思路。不过曾经有个朋友在一个廉租房项目上不惜把厕所蹲坑移到门口,抠出0.6平方的面积,只为了能有个30平的超大客厅,这就属于魔怔了。

 

尼克森公寓:野心与良心-建筑师之死

每一个住宅单元实际上是由两个不同的装配体组合而来。

 

 

尼克森公寓:野心与良心-建筑师之死底层平面,可以看到除去左上一部分用作停车场之外,几乎所有面积都被规划为沿着尼克森街大大小小的商业店铺。这样多少可以弥补公租房项目利润的不足。

 

 

尼克森公寓:野心与良心-建筑师之死住宅单元的数量随层数递减,形成了一个山样的外形。这样做是为了保证住宅数量在中高密度的前提下,给每一层以最好的采光。

尼克森公寓:野心与良心-建筑师之死

尼克森公寓:野心与良心-建筑师之死

尼克森公寓:野心与良心-建筑师之死

在外表上,小尺寸模块化的设计也被表现出来,用以与周围城市纹理相符合。

 

尼克森公寓:野心与良心-建筑师之死 尼克森公寓:野心与良心-建筑师之死

这块中庭的绿地实际上是在二层,底下就是店铺和停车场。建筑师意图不浪费任何地面空间而创造一块能改善生活质量的小型绿地——虽然是公租房,但也不能就给人设计一堆盒子了事,对不对?建筑师其实有能力给别人创造更好的生活。



尼克森公寓:野心与良心-建筑师之死 尼克森公寓:野心与良心-建筑师之死

由于造价较低,所以内部材质也十分简单。但自然采光和并不单调的空间层次感让这个居住空间显得一点都不廉价。

其实我们从宏观来看,这个公租房项目非常简单。但是简单并不意味着单调和敷衍了事。预算是一个很大的限制,如同事先给建筑师带上一副沉重的脚镣。但想想办法,你总能用一块钱干出十块钱的效果——这就需要依靠那一点坚信设计能改善人们生活的可笑理想了。投资者怎么想,我们姑且不去管他。但这些住在廉价公租房里的学生,小职员和那些怀揣着创业梦的年轻人们,一定会感谢建筑师付出的心血。这大概便是除了票子之外最好的回报了吧——努力让使用者更舒适,就是建筑师的良心。

 

PS,之前几周因为集中交活所以忙得昏天暗地,停止更新了一段时间。好不容易从极度疲劳和压力中恢复元气,今天再想谈点什么,总觉得不在状态。我会努力调整一下,还请诸位看官多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