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果让我选择是寻死觅活攒首付买一套商品房,还是把钱用来买下一个不值钱的旧门面自己改造,毫无疑问我会选择后者。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设计: Carles Enrich
地点:西班牙巴塞罗那市格拉齐亚区
占地面积:145平
落成时间:2013年
摄影: Enric Fabre,Carles Enrich

 

 在我个人来说,有两种建筑形式非常吸引我。一种是旧建筑改造,正如我之前所说,那种化腐朽为神奇,上帝般的满足感。当然也不仅仅于此,我同样喜欢斑驳的砖石木质纹理与干净的石灰混凝土玻璃之间产生的冲突感,仿佛是两个时代间的对话,可以更容易地塑造一个有足够思想性的空间。另一种则是流动空间的小型住宅。也许会有考据癖来告诉我说流动空间是密斯·凡德罗专有的,那好吧,我换一个说法:一个没有隔墙的完整空间蜷缩起来,构成一系列紧密空间的住宅。这种小型住宅设计给建筑师最大的好处就是完全不用考虑电梯和楼梯间,可以肆意妄为地安排空间。“蜷缩”这个词总让我想到量子力学中的宇宙11维度蜷缩——其实从形象上说是一样的,但过程却是相反的。宇宙维度的蜷缩是更高维度蜷缩在更低维度中,而建筑学流动空间的蜷缩则是利用大空间的三维折叠形成一系列小空间,而且这小空间之间并没有隔墙一类分明的界限。于是这样的室内空间就会变成一种纯粹的空间游戏,从比例,尺度,标高,方向的变化带给使用者一系列变化的空间感受,一种所谓的流动感——这是现代主义建筑中最吸引人的部分之一。

其实还有另一种更吸引我的建筑方式,就是在一个极其有限的空间里竭尽所能地寻找一个微型住宅的解决方案。这对我来说更像是用建筑学的方式对现实进行抵抗。从各个角落偷面积,偷采光,偷层高,一旦成功,还能生出一种侠盗罗宾汉的感觉。用建筑学为人民服务,嗯。

而Patio House就具备了以上三种特点。这也就是我喜欢这个设计的原因。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 Patio", 这算是建筑史内容中我少数没忘的几个单词之一。这个词来自希腊语,指的是古典希腊时代民居的中庭,或者叫中院、天井。文艺复兴之后这个词被各拉丁语系语言沿用,如今在大多数西方语言中都有这个单词。而Patio House,顾名思义,就是天井住宅。

 天井住宅作为一个改建项目,原本是街道边住宅楼一楼的一个普通的小门面——比小卖部大点有限。层高大约4米,如果要做阁楼,那么对于空间高度必须小心处理。

这个门面最大的好处就是背后附带一个天井。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这座天井曾经被店铺加盖用作仓库。但如果已有的空间可以满足居住需要,不妨将这部分的屋顶完全拆掉,还原成天井,然后变成整个设计的核心元素。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这张剖面图可以清楚表现出建筑师的思考。首先,还原天井。然后,在室内需要搭建阁楼的地方向下掘进三个步高,以解决层高不够的问题——同时丰富空间感。最后,还有保留旧建筑本身的石墙和木梁结构。

在天井的另一头,原本是一个小窝棚,现在则改建为一个独立的小工作室,同时屋顶还附带一个露台。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这张平面图表达得不是很清楚,所以我解释一下:下面的是底层平面图,上面的则是阁楼平面图。可以看到阁楼实际上只占据了很小的面积,用来放一张双人床当做主卧室。而右侧的起居室/饭厅则是近两层高度,形成了一个高大的公共空间,让人可以长久呆在里面而不至于感到压抑。天井本身的处理相对简单一些,没有太多植物或者花哨的图案,而工作室楼上的露台,则提供了一个幽静的私人角落。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纵向剖面里就能一目了然地看到建筑师对于层高不够的处理方式了。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阁楼的构造是采用钢梁支撑起一个箱式结构,同时用矮书架作为空间内外分界。而阁楼下方则是给小孩的房间。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三个步高的台阶到达空间的最低处,楼梯旁边安排了放衣服和杂物的抽屉。这种对空间使用近乎吝啬的紧凑感是微型住宅最吸引人的地方。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不仅仅是高差——材质和灯光也将没有墙的空间区分得非常明确。这是构造流动空间常用的手法。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现在我们走下楼梯,来看一看这个温暖的小房间。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如同整个项目的内墙处理一样,这个房间里也是用混凝土墙局部遮盖了之前的石材墙体。除了我刚才说的质感的冲突之外,也让生活空间变得更干净。小房间并不大,另一头没有台阶,而上面就是入口旁的小客厅——从之前的平面图看似乎这里可以放下一两张沙发,用于临时会客或者阅读之类。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当然貌似这个地方仅仅放几个垫子给女人们开茶话会也不错。当然练瑜伽也不错,还可以跳绳什么的,反正楼下也没住人(特么的我就因为跳绳被楼下邻居吼过)。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房间虽小,但非常亲切。往另一头看,天井中的绿色一目了然。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阁楼上方则是主卧室。简单而富有情调——主要还是因为屋顶与家具材质的冲突感,还有随手可得的书——很多人喜欢拿书当成装饰物,那么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不过也许主人并不这么想。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厨房是唯一与整体空间用墙分隔的区域(参见平面图)。这张照片中,材质的冲突感跃然纸上。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接近两层层高的客厅——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高, 但也足够让人在这里呆一整天而不会感觉难受了。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更何况还有一整面墙完全是玻璃呢,采光显然不是问题了。

天井的对面就是那个独立的小工作室。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天井一半铺上水泥,用以给人活动,上方则盖上苇席,除了遮阳之外也隔住周围邻居那火辣辣的目光。而天井的另一半则完全留给植物,给室内外提供足够的绿色。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从天井看室内空间。那种带着西班牙式文艺复兴味道的拱门被修葺一新,成了住宅的一部分。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到了晚上,墙根下的灯光亮起来,将工作室与居住空间联系一体,组成一个亲切温暖的住宅。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天井住宅:闹中取静-建筑师之死

 

工作室上方的小露台则是个晒太阳的好去处——景色不怎么样,但是闹中取静,不外如是。

所以,如果让我选择是寻死觅活攒首付买一套商品房,还是把钱用来买下一个不值钱的旧门面自己改造,毫无疑问我会选择后者——也许到头来也就花掉一个首付的钱,但是却可以获得高得多的生活品质。身为建筑师,当然应该学以致用。如果家人骂你是神经病,以此证明给他们看:你就是个神经病,而且是个牛逼的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