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去了一趟学术旅行,见识了一些活跃在意大利北部的优秀建筑师的作品——优秀更多在于对细节的关注。回来之后精简照片然后打算随便写点感想——结果怎么简还是有十几个项目,一万多字。本篇尽量不谈文化只谈干货一篇顶过去十篇,请自备书签。

关于摄影

在这个自制小网站里写作的任务总让我能接触到大量的建筑摄影——因为每当我要写点什么,需要的资料和图片无非都是网上扒下来的,或者杂志上扫上来的。虽然我也坚持认为通过摄影作品绝对不可能真正认识一个建筑设计,而只有身临其境参观探访才是唯一的办法,因为建筑摄影通常都是一些片面的信息。但绝大多数情况下作为一个业余写评论的人,要每个礼拜都到世界各地去实地探访自然也不太可能。所以对着图片脑补就成了没有办法的办法。

而建筑摄影作品之所以是片面的,原因无非是:首先,建筑摄影只是利用建筑来完成一张抓人眼球的构图。经过摄影师的再创作之后,建筑的本来面目就失真了,片面被放大缩小,并且把三维的空间感受二维化,仿佛中了一发二相箔。这样的建筑摄影只能反映一些摄影师想让你看到的东西,所以在摄影作品上很难看见细节、做法甚至瑕疵和错误——而这些东西才是建筑师真正感兴趣的部分。这也是我在学术旅行中拍照的唯一原则:我只把镜头对准那些摄影师们一般不会去拍的角落,拍一些很难见到的小细节。

回过头看看,这样的执着导致我拍回来的照片里没什么秀丽的风光和景致,或者历史人文与古建筑,反倒都是一些奇怪的边边角角。再加上本人对摄影技术掌握有限,所以照片居然大多数不是歪了就是暗了,为此修图也花了不少功夫。但最终选出了两百多张图片,整理这样一篇文章倒是绰绰有余。而且为了更好的讲解,我还不得不又从网上弄了一些照片掺进来。怎么分辨别人的摄影作品和我拍的照片呢?那些一看就比较业余的就是我拍的。

所以这篇文章大致可以定义为:通过一个建筑学学习者的眼光去看细节。对于很多人,尤其是对于没有操作过实际项目的学生来说,要深刻认识细节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但细节却是建筑作为一个产品最重要的部分。关注细节,是脱离“纸上谈兵”至关重要的一步。

 

萨福伊餐饮学校(Savoy Berufschule)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这次旅行的第一站就是意大利的美兰。而这座独特的混凝土建筑就站在离我们的青旅不远的街角。对于这座秀美的小城来说,放进一块与周围建筑外表完全无关的巨大的混凝土肯定要冒不小的风险,但在方案的博弈中,负责设计的Stifter+Bachmann事务所最终还是抓住了业主和民众渴望现代化语汇的心理。另外在立面上抠出大量互相不对位的窗洞,也很好地消解了混凝土立面的沉重感。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在方案设计中建筑师引用了所谓“第五立面”的概念,简单说就是把四个立面采用的窗洞语汇延伸一下,做了一个布满天窗的混凝土屋顶。这样再加上一些室内平面布置的技巧就能改善内部空间的采光问题,但确实有些多此一举——我保证周围绝对没有一座能看到这片屋顶的高楼,就算要看到也需要跑到城外很远的山上去,或者坐飞机。即使用最普通的女儿墙铺隔热层和碎石子式屋顶,对整个建筑的外观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自然,这座混凝土建筑作为一个异物,多少还是要努力和城市发生一些联系。新楼的一侧便是萨福伊餐饮学校建于19世纪的老楼,同时也是美兰著名的老字号酒店。而新楼腰上那道明显的折线,其实就是在和老楼的基座线对齐。方法很简单,也让人一目了然地明白两座建筑存在某种联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而连接两座楼的通道则采用了完全不同的第三种材质——玻璃。这里似乎存在着某种逻辑上的必然性。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虽然萨福伊学校的新楼看起来就是现浇起来的一整块混凝土——但其实不然。现代建筑的诸如节能、排水之类的性能指标注定了建筑外墙结构的复杂性,而且是你越是想让它看起来简单,就越是要花心思。萨福伊学校的外墙结构大致为最内部的钢筋混凝土承重墙,隔潮层,隔热层,然后最外侧又是一层独立支撑的现浇混凝土。至少在现场我没有在外墙上看见任何接缝和墙钉之类的痕迹。或者是最后用混凝土抹平了也说不定。总之,看起来浑然天成的整块外墙,其实内里另有乾坤。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为了维持外观的简洁,建筑师居然拒绝给窗户装窗台板。结果干净的混凝土墙面就和中国的那些没有窗台板的房子一样,被雨水和灰尘冲刷出了一道一道的痕迹。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整个南蒂洛区作为历史悠久的旅游区,自然也有相当引以为傲的餐饮服务体系。其实餐饮学校,说白了就是新东方厨师学校一类。但在这里,餐饮和服务更多的是被看做一种事业而不是工作。刚走进大堂,就能一眼看见咨询台背后的玻璃窗里,一个班的学生正在跟着主厨忙活。专业,整洁,认真,建筑师用最普通的日常工作场景来完成给参观者的第一印象。所以这扇落地窗更像是出于展示业主的自豪和对事业的尊重。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学校的大门说不上气派,但作为主要通道维系着建筑内外一贯的简洁。站在两层高的大堂里,从另一个角度看外墙上那些不对位排列的窗子,倒是十分有趣。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跑到二楼的咖啡教室再往下看大堂。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类似这种两层高的空间作为另一种语汇穿插在建筑内部,使层与层之间更加通透,空间感也非常强。另外上面两张分别拍摄于萨福伊餐饮学校的侍者教室。学习侍应招待的都是一些十六七的孩子,年龄比厨师班的明显要小一些。

上面图中窗子的开启方式也有点意思——1.8~2米的双层中空节能窗非常沉重,靠人力不可能打得开,所以必须靠电驱动。我试了一下,速度非常慢。而且要完全打开似乎也不可能,只能开一条缝。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拍了一张消防平面图,能清楚看到几个比较小的楼板镂空。很奇怪,虽说是外墙承重,但建筑内部一根柱子都没有,而走廊两侧的墙体也不对位。可能整个楼板都是厚板结构,不需要梁。

另外这张平面图应该是四层或者五层,以普通教室为主。而操作间都被放在较低的楼层,大概也是为了方便运货。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另一处备餐间。我想起来一位教授在指导设计的时候对我说的:厨房也是一种工作空间,而且工作时段比一般办公室可能还要长,所以采光通风就更加重要。三扇两米的大玻璃窗一点也不过分。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至于“第五立面”的那些天窗,则与楼板镂空互相配合,有效化解了一些走廊的黑空间。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走廊的尽头也有一景。

赖夫艾森银行拉娜分行改造项目(Rffeisenkasse Lana)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我是后来才在网上看到这张照片的——这是赖夫艾森拉娜分行在2012年前的样子,一座普通的老房子,也经历过好几次改造。业主希望能继续保留老房子的主体,但却提出了一个非常夸张的改造要求。以至于我实在没法把自己后来实际看到的和这张照片里的挂上钩。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我看到的是这个样子。整个体积都大了一圈,不论外墙、结构还是材质都找不出一丝老建筑的痕迹,基本上就是推倒了重来。要说旧建筑改造,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极端的例子。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外墙表面的主要部分是粗糙的水泥砂浆,而基座部分则是光洁的白色大理石。而玻璃则浮在窗框外面,与墙面几乎处在同一个平面上——很微妙地,材质的冲突感立马变得非常强烈而且生动。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从内部拍窗子的剖面(一不小心跑焦了),玻璃是三层中空节能玻璃,但为了保证外墙材质的纯粹,最外面的玻璃是被胶条贴在窗框上的。不知道这样时间久了会不会出现漏气问题。

当然说到“找平”,这绝对是这座建筑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不光是外墙几种不同材质的找平,更重要的是室内各种材料的交接处理: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比如一面不锈钢制的疏散图,也和周围的木饰板完全找平,精工细作,一丝不苟。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每间办公室的门牌则有透明和毛玻璃两种材质——他们与周围的材质也完全找平。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玻璃与抹灰墙面的找平也是一丝不苟。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至于窗台板、窗框、天井围栏的墙体与铁扶手,就更不用说。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我所见到的最极端的地方是:就算走廊里的电视屏幕都和墙面饰板是找平的。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这样的精工细作让整个室内环境都显得非常平整统一,处处透着精致的简洁。后来我见到了主持项目的建筑师Thomas Höller.我向他请教道:“室内外这些不同材质表面的找平在施工上必然是有难度的——您是不是当时每天住在工地上盯着工人干活?”他笑:“所有材质的厚度在施工图阶段就全部计算好了,只要采购正确的部件就行。当然要让工人把活干好也不容易。当时我每两天都要去一次现场——或者你说得对,几乎每天都在现场盯着。”

这就是一个负责任的好建筑师。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建筑的正中央是一个三层高的天井。整个天井的所有细节看起来就和建筑的其他部分一样没有一根多余的线条。要做到这一点,出色的设计水平、高超的施工水平和杰出的项目管理水平缺一不可。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建筑的一角有一座旋转楼梯是被用作疏散通道的——在我的印象里似乎在中国是不允许用旋转楼梯做疏散用,因为步距不等宽容易失足踩空。但我们的教授和随行的建筑师都说在欧洲这不是问题。“如果踩空了那就自认倒霉了。”教授耸肩。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最后也来一个景:走廊尽头的一个角落被用作一个开放式的小会议室,正对着小城拉娜的街景以及后面连绵的青山。

 

维吉利山顶疗养院(Vigilius Mountain Resort)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看了上面两张照片,你一定也有和我一样的想法:这个东西与王澍做的一些东西太像了。青砖地面,黄泥墙体,一道一道的遮阳格栅,和中国美院象山校区的某些角落非常神似,我当时甚至以为这是王澍的模仿者。后来发现维吉利山顶疗养院的建设开始于2003年,比王澍做象山校区还要早一点点。设计者是Matteo Thun, 一个当地有名的建筑师和设计师。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王澍的建筑意象来自于中国古代的园林和山水,而Matteo Thun的建筑意象则来自南蒂洛的群山和森林。不同的起点,却殊途同归。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在客房内部,一堵传统工艺的夯土墙把卧室和浴室隔开。打夯的工艺在墙面上留下了一层一层的纹理,又有些像木头的年轮。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而入口处的粗墙则和王澍瓦山旅舍的夯土墙像到了极点——其实这一面墙只是普通的混凝土刷上粗砂浆。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干净简洁的客房走廊。这一点倒是和王澍建筑粗放式的工艺有明显的区别。当然必须说明的一点是:我并不是说谁在模仿谁。王澍有一整套思想和哲学,有清晰的文化背景和历史源流。这也是他被称为大师的原因。而这座疗养院也有自己的一套设计模式,甚至能读出建筑师对南蒂洛地区一些传统文化符号的偏爱。它们只是在某些细节上有不谋而合的地方,仅此而已。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一些舒服的角落。

 

关于学术旅行

我们学校的建筑系有个优良传统:每个学期都会组织到全世界各地搞学术旅行,从本科第三学期到研二的学生都可以自由报名。每次旅行都有三五个不同的目的地可选,有时是意大利或者西班牙,有时是美国或者巴西,还有约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等等等,当然有时也会去中国。这样的旅行非常长见识——除了实地探访异国的文化、社会和自然风光之外,最主要的部分是由教授带着大量参观实际项目,既有热门的新锐设计也有有价值的历史建筑,而且每到一地都能约到一位建筑师或者负责人带领讲解建筑。在与教授和建筑师不断的互动和讨论中,学生们便会对“房子是怎么盖起来的”这一宏大的问题有更多直观的了解。这从某种程度上解决了学生在学校里做设计难免流于纸上谈兵的尴尬,从而更贴近建筑从设计到施工的实际流程。当然这样的学术旅行比起一些商业组织的学术旅行来说价格简直低得可以忽略不计,这大概也是呆在学校里的一大福利。只是需要忍受一下廉价青旅的住宿和食物而已。

当然作为“学术旅行”,轻松也是不可能的。迄今为止我参加过的行程绝大部分都是:早上七点集合上车,然后一直不停地参观,一天至少要看将近十个不同的项目,等能回到青旅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是晚上,所有人都累得只剩爬上床的力气。而每天在那些房子里和去房子的路上绕来绕去,步行的距离加起来至少有二十公里。如此五六天的行程下来,绝大部分人都一心只想回家了。至于游山玩水,基本上是做梦。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每次旅行之前,所有参与者都要分摊工作,做这样一本导览手册——从厚度就能看出一趟旅行究竟准备要看多少东西。大部分的参观对象都是很有意思的。比如我们参观了登山家梅斯纳的一座私人城堡改造项目,居然看到了他在城堡的一座房间里塞满了各种西藏农奴时期的恐怖收藏,人皮之类(梅斯纳本身就是个藏独同情者)。但因为是私宅,不允许拍摄,所以没留下任何图片记录。而在这篇文章里,我也只能整理参观中发现的一小部分可供讨论的细节。即使这样仍然涉及20个项目,两百多张图片。对我的写作来说是个不小的工作量,相信各位读者也会滚鼠标滚到手指发麻了。

 

特伦多MuSe科学馆(MuSe Trento)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作为伦佐皮亚诺的知名设计,MuSe在网上便能找到不少资料。比如来自灵感日报的:http://www.ideamsg.com/2014/05/muse-science-museum/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在我逛科技馆的年纪,科技馆留给我的印象大致都是一些简陋的机械和落满灰尘的走样的恐怖标本,让人毫无呆下去的欲望。所以很多年后再走进这座科技馆时,大量精美的标本、模型和实物着实让我大开眼界,甚至心生了几分羡慕。但没过多久我就看了一组上海科技馆内部陈列的照片,展品比MuSe要多上几倍,而且更加精美,不禁感叹中国进步之神速,更对十年之后的愿景多了几分信心。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在主展厅入口的地方专门有一个区域是陈列伦佐·皮亚诺关于这座科技馆的各种设计图纸的,有草图、总剖等等,大部分都可以在网上找到。但这张1:50大样图倒是难得一见。至少从这张图上看,MuSe的楼板和横向结构都是钢材,而纵向受力结构却是木头的。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于是我找到了图上那个节点的实物,看个究竟。这些木头立柱细得不可思议。其实透过玻璃窗能隐约看到很近的地方还有一根混凝土圆柱,那么这些木头立柱的功能性就很值得怀疑了。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在木头立柱外面,还有一根较细的木条把各层楼板绷住,保持张力。透过下面的窗子能看到室内还有不少混凝土柱子。那么这些木头柱子到底仅仅只是装饰呢,还是真的有什么功能?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但类似的木梁作为屋顶的主要受力结构则是确实的——MuSe有几个夸张的尖顶,其实都是由木梁架起的光伏板单元。仅从功能上说,这是没什么必要的,而且这些光伏单元都朝向东北,显然效率也不会太高。但对于营造一个“科技”的外形来说,却又有那么几分道理。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这些木梁真的是实木,而不是胶合材或者层积材。价格必然是不便宜的了,力学性能也很值得怀疑。而且就建筑的整体外观来看,似乎也没什么裨益。也许皮亚诺当时有更好的理由。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建筑一角的温室。这里的屋顶倒是老老实实的全钢架。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另外其实科技馆连同旁边的一片住宅区都是交给皮亚诺的总体规划,项目名为“Le Albere”.但这些住宅一间也没有租出去,店铺也非常寥寥。原因有二:太贵了,而且离老城区又有点远。
Winecenter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这是酒庄自产的小商店和品酒室。它真的就叫Winecenter,没别的名字。在这里可以看到更多图片:http://www.winecenter.it/?id=winecenter&lan=de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每次参观酒庄,都会有一位招待给大家介绍他们家的酒,然后很大气的打开好几瓶不同风味的让大家随意品尝。很快所有人都喝晕乎了。至于建筑本身,他们多半一字不提,也许也说不出什么特别的。

一些有趣的角落: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品酒中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一个细节:为什么在立面窗框和立柱之间会有一条5CM的窄缝呢?也许是设计疏忽或者其他,总之这个地方比起其他部分的精细会显得很不讲究。柱子左边是整块的玻璃,用以把会议室和楼梯间隔开,于是这个窄缝就显得很尴尬了。最终这里也被塞进了一条细长的玻璃,虽然有点荒诞,但总比随便塞进点发泡剂什么的强得多。

关于葡萄酒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南蒂洛区的意大利名字叫特伦蒂诺,是北部葡萄酒产区之一。这里有各种海拔的栽种条件,所以产酒的口味也非常多样。酒庄自然也不会少,而有建筑设计价值、让我们愿意花时间参观的酒庄也比比皆是(大部分不过尔尔,所以不收入本文)。每参观一处酒庄,他们都会拿出至少三种不同口味的酒给大家品尝。我对酒原本分不出什么好坏,但这样一比较,倒也能分辨出一些不同了。有的酒清甜带果香,有的酒醇厚温润如玉。好的酒比较内敛,回味悠长,次一点的则张扬甜腻。酒性如人性,诚不我欺。

博扎诺欧罗巴学院(EURAC Bolzano)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这个双层玻璃立面的细构做得非常讲究。另外博扎诺的欧罗巴学院最大的谈资似乎是他们曾经接待过达赖和一干流亡藏人领袖。这些人还曾经认真考虑过把博扎诺作为定居点。

博扎诺职业学校(Berufsschule Bozen)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之前我们看过了“南蒂洛区的新东方”,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南蒂洛区的蓝翔。如我之前所说,萨福伊餐饮学校的设计体现出了业主对于旅游和服务业的尊重和自豪,那么博扎诺职业学校的设计则体现出社会和政府对技工行业的重视。与蓝翔大致相似,博扎诺职业学校也教授美容美发、汽修、机械加工和木工等等手艺活,且校园和工作环境整洁且专业,比起其他类型的学校来说也一点都不差。其实从建筑上能读出很多东西,比如一个团体组织的精神面貌、社会地位等种种。而在欧洲发达国家,手工技术行业一直受到相当的重视,年轻人可以理直气壮地选择学木匠,而不会像国内一直以来的那样受到某种歧视,仿佛是走投无路的人才会去选择学手艺。所以在欧洲,职业学校也有和普通高中几乎一样的社会地位,于是也有了可以配得上一所普通高中的建筑设计,而不是那种粗制滥造如蓝翔的教学楼。在国内,政府和全社会也开始认识到高级技工人才的缺乏会带来的种种问题。未来会出现一些真正像“学校”一样的职业学校吗?我们有理由相信。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走进教学楼,首先是作为学生主要活动场地的四层高天井。地面上的玻璃砖很引人注目。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事实上是因为场地面积有限,所以建筑师干脆把体育馆这种巨大体量的空间直接放在了天井下面。这样一下子为整个校园节省出了不小的面积。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而且对于体育馆来说,这样的进光量其实也足够了。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关于天井的玻璃顶棚,我发现有两点不合理的地方:正直中午,玻璃顶居然没有任何遮阳措施,而且周围一圈玻璃都是封死的,也没有看到任何出风口。这显然会在夏天造成过热,为了保持室温舒适则要消耗大量能源。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正说着,遮阳棚就打开了。但因为没有出风口,所以过热问题确实是存在的。根据学校校长的介绍,每年夏天电费都会变得很高。这应该属于设计失误。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另外此前也有朋友在另一篇文章里问过我关于“为什么德国的楼梯和墙体之间都有一道缝”的问题。这里也指出:其实并不是德国特有的。应该说,任何正确设计的独立结构楼梯与墙体之间都应该有一条伸缩缝,否则会因为正常形变导致墙体或者楼梯出现裂纹。

 

BLAAS公司总部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这座小房子大面积的玻璃立面让人很难相信这居然是一家五金店。在Archdaily上有一些拍得更好看的照片:http://www.archdaily.com/35717/blaas-general-partnership-monovolume/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另外这家五金店也刷新了我对钢化玻璃承载力的认识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整个立面的支承体系是最简单的玻璃肋式。不过工艺和施工还是值得称赞的。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但大面积缺少遮阳措施的玻璃,外加上没有隔热层的楼板,导致整个室内的温度都比较高,让人感觉不太舒服。对于这么一个奢侈的玻璃房子来说,似乎是一处败笔。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由于整个楼板都是厚板结构,所以可以很方便地掏出一个异形的洞。只是这么一弄,显得这座建筑越发不像五金店了。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另外关于这个异形的洞,其实也不是一次现浇成型的。毕竟楼板看起来仿佛只是混凝土,其实一样有必要的地板结构。更何况也不可能真的用混凝土浇出一个半米厚的实心楼板,所以内里必有乾坤。而要保证这个洞的整体性,就必须在所有结构完工之后,再用单独的混凝土部件装上去然后找平。所以凑近了看,能很明显地看见楼板与附加构件(也就是洞边缘的一圈)之间的接缝。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洞的边缘也并不是垂直的。这里可以看见附加构件之间的接缝。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在屋顶楼板上也有一个类似的洞。可以看见大约半米的板厚——从常理上说,大概是200mm厚的现浇楼板,300mm厚的保温层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玻璃天窗与木条板组成了一个有趣的屋顶庭院。

Salewa总部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作为一个户外品牌,SALEWA的东西说不上特别好,性价比也不是很高。但他们的总部却有一个远看非常独特、辨识度超高的造型。既像山或者岩壁,又像公司LOGO上的鸟翼。仅从造型上,可圈可点。

Archdaily的照片参见:http://www.archdaily.com/179959/salewa-headquarters-cino-zucchi-architetti-with-park-associati/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建筑的表皮有两种大材质,玻璃与金属板。同时金属板上开了大小不等的圆孔,再加上色彩的细微差异,远看能体现出某种纹理,质感十足。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但是近看就原形毕露了——造型的金属板里面是最普通的直上直下的粗糙抹灰墙壁和最普通的玻璃窗。也就是说,这个优美的造型和建筑本身的空间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个放在建筑主体上的巨大的造型。或者用一个同学的话说,是个Make-up。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从屋顶往这个巨大钢造型里面看,可以看到除了钢架什么都没有。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至于建筑一角的“燕尾”,则是一个纯粹的空壳子,还透着光。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另外这个燕尾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居然用四条支梁撑在建筑墙面上。其实这样一个完全没功能的钢结构完全可以用桁架挑出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但如果不凑近了看,仅从造型上说,SALEWA总部可以得到一个相当高的评价。但建筑的造型如果不与功能和结构发生任何联系,只能让人觉得索然无味。这不得不说是个遗憾。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这种内外脱节的矛盾可以体现在这扇窗子上——明明是一扇普通的窗子,却被金属板挡上了,只能透过小孔透进来一些微光。在SALEWA总部里的很多办公室都有这样的问题,因为建筑表皮被金属板档住的面积还不小。比如带领我们参观的一位女士,她的办公室就在被金属板挡住的一侧。“实际上还好。”她解释道,然后顿了一会。“不过让我选的话,我还是宁愿选择没被挡上的那一边。”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在配楼的屋顶上有一块非常大的无功能钢架空间。 这就叫为了造型而造型。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撇开这些不谈,如果把这座建筑仅仅当做一个雕塑的话,它倒是与对面的青山形成了饶有趣味的对话。暗色的变化,恰到好处的折线,在演绎“山”这个主题上堪称范本。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屋顶斜面上防止雪崩的凸起。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这座建筑比较让人称道的一点是它有一片巨大的屋顶光伏电站。据说全年发电可以满足整座建筑包括工厂运转的绝大部分电力消耗。但也许是其他方面的节能措施不足,所以依旧没有被评为节能建筑。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比较遗憾的是这几张关于自动物流系统的照片并不能表现出那些机器忙碌运作的结构感。庞大流水线的每一个部件都在按照自己的节奏和速度精密运作,让整个系统看起来就像一块上满了发条的机械表。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在建筑的另一端则是一座相当专业的攀岩馆。据说SALEWA总部的员工里有不少是攀岩高手,每年都会举行一些内部比赛。

最后是几张景: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关于南蒂洛

这是一块被造化眷顾的土地,我认为。阿尔卑斯山南麓的余脉,既有雪山也有平原,物产丰富,气候宜人这里的人既有德国人的严谨认真,又有意大利人的闲适随和。所以在南蒂洛既能找到发达的工业,也能找到各种完备的旅游服务设施。一切都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

而整个南蒂洛区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高度的城市化——沿着山沟一路都是连绵不断的小城,或者工业园区。在这里根本找不到类似城市和郊区这种明显的贫富分界线,所有地方都有一样完整的基础建设,公路,人行道,垃圾桶,红绿灯。而在城镇后面的山坡上,则是茂密完整的植被。似乎在这里,城市与乡村、城市与自然、工业与人居之间都找到了某种平衡。这几乎可以作为中国未来城镇化的一个范本。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近处是工厂,稍远则是一片居住区的公寓楼。再往山上则是森林。在全世界的大多数地方要把三者放在同一张照片里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在南蒂洛,发达的经济和基础建设让规划者可以把城市的一切功能沿着山沟分散布置,这是非常有前瞻性的,与很多发展中国家“城市与农村和自然抢地盘”的发展思路有天壤之别。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沿着山谷望过去,一片一片散落的都是小城。其实南蒂洛的地理环境并不是特别好,比较像是广西贵州的山区,很难找到平整的地方。但以历史上葡萄酒等农产品为基础奠定发展,其后又发展出了完整的工业和物流体系,最后进行彻底的城镇化,把一条一条的山沟都变成了运转良好的城市,从而进入发展的良性循环,同时又照顾了自然环境。在整个南蒂洛区都找不到一座人口集中的大型城市,而散布的小城和乡村似乎在保证了居住舒适的同时又回避了很多大型城市的痼疾。我认为,未来的中国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老宅,摄于美兰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山谷,摄于卡塔琳娜山公墓的灵堂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摄于赖夫艾森银行顶楼会议室

 

汉娜-阿伦特地下学校(Hanna-Arendt underground school)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不知道各位是否记得我曾经写过这么一篇文章:去外形化:汉娜-阿伦特-地下学校

如今我真的跑到这来了。这种参观自己曾经写过几笔的建筑的感觉实在是奇妙,还有点小激动。上图是校长在给我们介绍学校的背景。这位先生对于我在网上搜集图片然后写评论的工作流程有些必以为然。参观结束后他拍我肩膀说:“这下你算是来过了。”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其实地下学校只是汉娜-阿伦特学校的一小部分。整座学校都是由一座旧修道院改成的。上面的图片就是在旧修道院建筑里的图书馆和会议室。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这里本是修道院的中庭,地下也修建了一些学校设施。图左边的楼依旧属于修道院所有,而且里面还住着几个老修士,已经七八十岁了。但因为他们还在,所以学校有很多事务都由他们说了算(毕竟是地主)。“我有时候都惊讶他们怎么还活着。”校长说到这里的时候耸耸肩。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而我之前文章中有一个臆断的地方是:地下学校之所以建在地下,并不是建筑师或者业主的主意,而是因为整座修道院都是文保单位,不能破坏外表,而学校又迫切需要增加教室,于是不得已只好在上图的庭院中挖了一个大坑当做教学楼。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到此一游。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跟着校长往地下走去,在楼梯上就能看到那尊著名的雕塑作品。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射灯+弧面镜阵列,给整个地下学校提供了(并不)均匀的泛光。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一墙的各种设备倒也十分有趣。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有了人物的参照,感觉整个地下学校比想象中要小许多——而建筑摄影里往往是没有人物的。这也是我之前所谓建筑摄影的“失真”的又一个例子。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这天下午学生们都已经放学,教室空无一人,只有一具护理模型在病床上张大了嘴躺着,看着十分瘆人。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之前的文章中没有提到的是这一组深蓝色的LED光带。存在的意义不明,效果也有点阴森。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我曾经在文章中提到这个自习角落应该还比较舒适。实际体验了一下,感觉对于地下建筑来说采光和湿度都不错,绿色热带植物也给学校环境添了彩。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在最下层楼梯的扶手后面,我找到了CLAA事务所藏着的名牌 。

最后是两张修道院/学校周围的小景: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艺术家科斯特纳的工作室/住宅(Atelierhaus Herr Kostner)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有些建筑就是像黑夜中的萤火虫。即使它外表并不招摇,即使只是匆匆走过,即使我一贯对于私宅设计不以为然,但还是无法不喜欢这座房子。它褪色发灰的松木纹理,恰到好处的屋顶折线以及交错支撑整个建筑的斜柱看起来都和背后嶙峋的山峰相得益彰,浑然天成,好像天生就属于这个地方。

设计房子的事务所名叫MODUS,这也是一家风格相当强烈的本地小事务所,但在Archdaily上能找到他们做过的不少项目,还有一些在中国。而屋主科斯特纳则是个有名的地区艺术家。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在科斯特纳的工作室里能见到一些他正在创作的作品——其中有一部分是木雕,而且主题往往来自于阿尔卑斯山的风景。这样的作品和这样的房子以及这样的山似乎又存在这某种不可分割的隐约的联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爬上山去,在另一侧便找到了房子的入口。这一面看起来稍微有生活味一点。露台上闲放着沙滩椅和阳伞,还晒着小孩子的衣服。另外这座住房还很奢侈的有一个小地库,能停三辆车。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外立面上这些给形象注入性格的交叉实木斜柱正是屋子的主要结构 。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而这样重要的交接部位也不能忘了放个雨水槽。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围绕着屋子基座的是一个说是阳台却又不是阳台的暧昧空间——太窄,而且没有栏杆。但人却又确实可以走上去,绕着整个屋子走一圈。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立面的气孔和保温层导致天花板的厚度差别。一个简单的木头立面同样也有必要的外墙结构。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当然,为了保障舒适的居住环境,现代化的房屋设计和电器都是不可或缺的。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屋主的办公室,景致相当不错。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关于室内照明,建筑师安排的大多是一些这样提供均匀泛光的球型灯具。虽然光线柔和,但我倒是认为在晚上可能会显得比较昏暗,而且整个空间缺少焦点。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屋主人看来想法和我差不多,在厨房等需要焦点光的地方,他索性直接扣了一个罐头盒子上去,看得人一愣。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当然建筑师似乎坚持认为住宅一定只需要柔和昏暗的光,所以他们还做了这么一个简单的小东西——用木板把直接光源挡上,整个房间都靠木头表面反射光线照明。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厨房里缺少抽油烟机,也是个让屋主很为难的事情。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在屋子的两个尖顶下面便是这样的客卧。厕所和卧室基本上是在同一个房间里,倒是很符合简洁居住的理念(比如柯布西耶的Le Cabanon也是如此)。但作为居住空间来说这样未免还是有些不舒服,且不说在床上翻个身就看见马桶,心情会如何——早上起来上个厕所,整个屋子都是那股味,想必也不是什么舒服的体验。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但屋顶的天窗正好可以看见对面的雪山。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通往楼顶客房的窄楼梯。能清楚看到楼板外露的结构。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这座房子的横向结构是木质无梁厚板,为了发挥木材的力学效能,楼板采用了类似层积材的横-纵交叉叠放手段,以避免木材垂直于纤维方向受力薄弱的问题。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连接屋子另三个主要楼层的还是这座旋转楼梯。混凝土本色与木材交接,显得真实不做作。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屋子最下层则是高大的工作空间,便于艺术家搞各种尺寸的创作。这一层与上层不同,是完全的混凝土结构,包括了两间大工作室和一个小地库。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屋主科斯特纳先生在展示当初MODUS用来讨论设计的草模。这个屋子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上层部分的材料完全是未经任何处理的生木料,但却没有任何防火措施,连灭火器都没见到一个。对于这一点科斯特纳指出,在意大利,个人住宅对于消防规范没有任何要求,而他自己对这个问题也有些担忧——但仅仅是担忧而已,至于措施,也是完全没有的。

达米安尼 木材公司(Damiani Holz & KO)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这个木头盒子同样也是由MODUS设计。它充满流动曲线、富有结构感的外表给它吸引来了相当大的关注度。业主达米安尼公司希望通过这个盒子来验证木材料的潜力——虽然并没有什么巧夺天工的力学设计,但至少这个盒子能化解一些人关于木材的刻板印象。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凑近了看,其实 立面的节点非常简单。简单的办法能办出效果,这也是水平。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与科斯特纳的私宅不同,作为木结构办公建筑,自动化喷淋等消防设施是必须安装的。而且从木材的色泽看,似乎也刷了保护层,所以呈现出的质感与科斯特纳住宅很不一样。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受力墙体同样采用了纵横交叠的木材。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室内的部分天花板延续了外立面的做法,完全扭转了直角空间生硬的个性。整个房子里都充满了松木的清香。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至于空调送风之类的设备口,则在波纹之间暗藏玄机。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当然,我个人还是认为窗口被竖栅栏挡上很容易让人有些不好的观感。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透过栅栏可以看见公司的木材场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对于一些更重要的房间,外立面的木头栅板还是很不情愿地中断了一小段。有时候造型和功能就是有这种难以调和的矛盾。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顶层屋顶采用了一种非常密集的支梁布置手法——也许也是造型手段之一。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而楼板的支梁则用了一种很奇特的蜂窝状方式,造型的目的就更明显了。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最后是建筑师用来点缀门廊天花板的一个小设计。 

MODUS事务所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MODUS事务所位于Brixen街角一座很普通的住宅楼上,一眼看过去就和建筑其他部分不同的部分里。整个事务所只有八个人,三个房间和一个阳台,里面满是各种书籍资料和模型,看起来就和一个大学建筑系的工作室没什么两样。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他们也会把过往一些模型挂在楼梯间的墙上。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合伙人之一的Matteo Scagnol 正在谈关于科斯特纳住宅的设计。他似乎是整个建筑事务所唯一会说德语的人。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顺带一提,另一个合伙人Sandy Attia则是个典型的意大利式美女。这里是他们的网站:http://www.modusarchitects.com/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一个精巧的1:50剖面模型。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另一个关于达米安尼木材公司的剖面模型。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而他们事务所的标志除了那个比较独特的建筑形态之外,就只剩邮箱上的这张小纸条了。除此之外一个像样子的招牌都没有。这到底是谦虚,还是不善于经营品牌形象呢?至少对于一个八个人的小事务所来说,MODUS的知名度和成绩也算是斐然了。



好了,感谢你能有耐心一直看到这里,也请替我慰问一下你滚鼠标轮滚到抽筋的手指。我没想到光写照片说明就能写这么长,为了精简我还删掉了很多有趣的照片,但依旧控制不住篇幅。如果硬要说立意的话,其实本篇主要的目光是着力于建筑的细构部分。虽然说在中国,建筑师并不一定有能力深入到材料和细构的设计,但作为一个投身与建筑的学习者,应该认识到建筑设计并不是平立剖了事的东西。作为一个建筑师,关注细节应当是一种职业本能。在《于须弥之间见千里——秦佑国教授谈建筑细部与工艺(一)》这篇文章里,秦佑国教授表示对中国建筑粗制滥造的现状很忧心。作为个人,一下子要改变现状是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但,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

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如果在墙角放一只铁皮箱子就能容纳灭火器,为什么一个优秀的建筑师就要在混凝土墙上专门做一个方形的洞口呢?建筑设计到底是什么样的坚持?南蒂洛散记-建筑师之死
自在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