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们应该怎么对人诠释“森林”这个概念,怎样表达它的美丽与独特呢?最好的办法还是将他们带进森林,或至少是带进一个如同森林一般的建筑空间,让他们自己来体会。2013年度汉堡德国建筑展(Internationale Bauausstellung)上,“森林之屋(das Wälderhaus)”便表达了这样一个概念。这个项目的建筑主体很大一部分采用了完全的木构造,并使用松木板覆盖了全部外立面。木料,这种传统材料,在如今大城市的纹理中仍有它的一席之地。

森林之屋:把森林搬进城-建筑师之死

我们应该怎么对人诠释“森林”这个概念,怎样表达它的美丽与独特呢?最好的办法还是将他们带进森林,或至少是带进一个如同森林一般的建筑空间,让他们自己来体会。2013年度汉堡德国建筑展(Internationale Bauausstellung)上,“森林之屋(das Wälderhaus)”便表达了这样一个概念。这个项目的建筑主体很大一部分采用了完全的木构造,并使用松木板覆盖了全部外立面。木料,这种传统材料,在如今大城市的纹理中仍有它的一席之地。

森林之屋:把森林搬进城-建筑师之死

威廉堡是本次汉堡德国建筑展的中心区域。所有参展项目都将在这里实际建立,并形成一个新的威廉堡中心区。当然作为德国最著名的建筑展会之一,参展的项目作品都不会仅仅满足于开创新的建筑形式,或者展示他们所认为的未来建筑方法和居住环境。各种高科技建筑材料,精细的外立面,卓越的保温与节能设计,还有新近兴起的光伏薄膜,这些先进技术都是建造一座“21世纪样板房”的必要条件。当然也有人使用了一种世界上最古老的材料:木头。比如“木方(woodcube)”项目,“汉堡样板房(CASE STUDY HAMBURG)”项目,等等,都对木料表现出了一种极端的偏爱。

 

在展区的东部,靠近威廉堡高速公路的地方,另一座被叫做“森林之屋”的独特木构建筑也落成封顶了。不过这座建筑来参加德国建筑展完全是出于意外:项目的起因是一个环保组织——德国森林保护协会,需要在汉堡西北部的一座森林里砍掉几棵树,建造一座教育及综合信息中心。但因为党派间的政治原因以及当地民众的抗议,这个项目刚完成设计便被叫停了。但德国建筑展的主办方对这个项目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便与森林保护协会达成协议,将这个项目移动到威廉堡的市区。这样威廉堡的民众们便不用开车去市郊,而是在城市里便能认识森林。这在威廉堡这样被工业包围的城市里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想法,毕竟很多孩子连森林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译注:其实这跟德国人骨子里的森林情结也有关)。

森林之屋:把森林搬进城-建筑师之死

木方(woodcube),本次参展的居住项目之一

森林之屋:把森林搬进城-建筑师之死汉堡样板房(CSH),是本次参展的一个办公建筑项目。

 

 

用建筑外表构造小型生态环境

把原本的设计从森林里弄到城市中,这意味着设计思路必须有所转变。建筑师安德烈亚斯·黑勒原本只规划了一个两层的平面建筑,并且用了完全通透的外墙,让使用者能毫无遮挡地看见建筑周围的森林。但现在他必须将设计思路从一幢坐落在森林中的小型建筑改成一座坐落于城市中,结实并且带有地标效应的中型多层建筑。不仅如此,改进后的设计方案还应该将“森林”这个主题呈现在外表上,而不是之前放在周围的环境中。并且新的方案里还必须包括展厅,教室,餐厅和82个客房的旅馆。于是新的森林之屋被设计成了一个外表充满柔和曲线、逐层向内收缩的阶梯状造型。在这个被松木板覆盖的形体让人联想到了关于树木的某种意象,或者至少是唤起了城市居民对于自然环境的强烈联想。各层平台上见缝插针地点缀着大量的绿色植物,为一些昆虫和小动物提供了食物和栖息地。同样还有屋顶规划的大面积花园——当天气转暖时,超过一万株大小植物将会移栽到这个屋顶花园中,从而构成一个小气候,改善建筑及周边的空气质量,降低噪音等级。在设计时考虑构造一个小型生态环境,这也许会在未来成为一个新的通则。

 

用最少的材料构造一个不同的空间

超过五层楼的建筑整体采用木质外立面,这本来在德国建筑消防条例中是不允许的。不过万幸的是2012年中起生效的欧洲规范(EUROCODE)对欧盟国家的建筑消防规定做了一些修正,因此才有我们现在看到的森林之屋的样子。但消防规定总归是个不小的阻碍,导致建筑师那企图用全木质结构的打算落空了。落成后的森林之屋一层和二层是普通的钢筋混凝土结构,外面覆盖木板。在这两层中包括旅馆前台,展厅接待处,餐厅,咖啡馆以及森林之屋科学中心。在内部空间里,建筑师没有将冰冷的混凝土结构掩饰起来,而是利用大量木质家具例如书架,条凳和桌椅使空间气氛软化,并延续木头的主题。不过出于建造成本的原因,这两层居然没有做吊顶。那些裸露在外的空气管道对于浪漫的自然体验来说或多或少有那么点扫兴。或者这是建筑师有意为之——毕竟建筑师黑勒之前的一些作品也致力于用最少的材料构造出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体验。而且当人们进入森林之屋科学中心时,就不会在意这点小瑕疵了。在科学中心中不仅陈列着大量植物和动物标本,还有一些利用声光电科技组成的科普小游戏,这让参观者仿佛回到了那个求知欲旺盛的时代。

森林之屋:把森林搬进城-建筑师之死

一层的大堂。因为消防要求,这一部分结构采用了钢筋混凝土。为了延续森林的主题,建筑师用近乎艺术的方式将木质元素点缀其中,形成的冲突感耐人寻味。

森林之屋:把森林搬进城-建筑师之死

悬挂的灯泡如同丰满的果实,冲淡了暴露在外的管道造成的冰冷感。
森林之屋:把森林搬进城-建筑师之死

餐厅一角。木质元素与精心布置的室内光源完全溶解了混凝土的生硬感

 

森林之屋:把森林搬进城-建筑师之死

 

科学中心的展厅空间布置得非常灵活生动,让人仿佛置身森林中

 

安全第一

在建筑上方的三层楼是拉法尔-森林之屋旅馆的客房。这三层楼从结构到地板,再到墙面,全部都是实木的。这样的构造同样也是在欧洲规范对建筑消防条例作了修正之后才可能出现的结果。但根据新的消防条例,所有客房单间都必须是互相阻隔的单体。所以在房间与房间之间的木制隔墙中还有一层石棉隔层。这样的墙体设计不仅满足防火要求,同样也能达到极佳的隔热与隔音特性。在窗口及外立面均覆盖有多层防火板,有效防止火灾在房间或木制外立面之间蔓延。另外房间及走廊内部还设置了大量烟雾探测器和消防喷头,甚至比普通公共建筑设置得还要多。但这些消防措施都被巧妙地藏在了房间的各个角落里,不会破坏用自然材料构建出的整体气氛。当客人走进房间时,感觉仿佛走进了一幢森林小屋,而根本不会察觉在装饰板背后藏着的种种科技手段。不仅如此,暴露在外的粗壮的木结构反而消除了回音,调节了湿度,甚至还发出森林特有的清香。这让每个入住的客人都会感到格外的舒适。另外每个客房都有一个独特的名字,例如“刺柏”,“塔松”或者“香梨木”。这些名字同样表现了这个房间室内所使用的木材种类,色调甚至香气。

森林之屋:把森林搬进城-建筑师之死

森林之屋:把森林搬进城-建筑师之死

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在“达到可持续的经济效益”和“建造低成本低科技的森林小屋”两个不同的方向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在建筑师看来,各种节能装置虽然昂贵,但它们带来的效益同样是无法估量的。在森林之屋的屋顶同样安装了光伏电池板阵列,另外在地基下还有多达94个地热泵。建筑的供暖系统也同样与城市供暖网络连接。墙体全面铺设保温层,所有玻璃全部是三层真空保温玻璃,通风系统连接一台高科技的热交换器,在整套节能装置的共同作用下,森林之屋已经达到了被动房的标准(译注:被动房的概念对建筑师来说不应该陌生。德国在这方面非常重视也非常领先。但我个人认为在中国的国情下,与其追求高标准被动房,不如加强房屋本身节能程度及采用集中化能源供应更实际一些)。

 

森林之屋带给我们的启发是:并不一定必须居住在离自然环境很近的地方,才能感受到自然。诚然,将一座原本应该在森林中的建筑生生搬到城市里来,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不过借此在这个项目里,我们才能体会建筑师对于森林这个主体的独特且用心的诠释。

本文原文与图片来自《德国建筑时报(Deutsche Bauzeit)》。转载请注明archidead.net

项目地点:汉堡,Am Inselpark 19号地块

业主:汉堡德国森林保护联合会

结构设计:ASSMANN Braten+Planen

占地面积:5906平方米(净面积4854平方米)

建筑面积:22489平方米

基本能耗:25kWh/m^3

造价:一千二百万欧元

建造时间:2010年12月到2012年11月

 

森林之屋:把森林搬进城-建筑师之死

平面与剖面。数字对应为:

1,大堂

2,餐厅

3,森林科学中心

4,活动室

5,讨论室

6,办公区

7,旅馆
森林之屋:把森林搬进城-建筑师之死

 

建筑细节。我不确定有多少人对这部分感兴趣。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翻译,请留言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