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威尼斯双年展上的四座展馆,东京大仓饭店即将被拆除,OMA事务所为老佛爷设计新展厅,中国银行接手大卫之塔已进入实施阶段。

本周,又有数个国家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为他们的展馆揭幕。“Fundamentals”是库哈斯定下的主题,似乎是希望本次威尼斯双年展不要变成建筑师炫技的舞台,而是把重点放在展示建筑在历史中对于城市的影响,寻找一种非国家、非民族的,更普遍性的建筑法则。[一周报20140728]-建筑师之死

本周揭幕的墨西哥馆的主题是“被现代化”。作为馆长的著名墨西哥文学家的奥克塔维奥·帕斯解释道:“现代化是我们过去一百年的生存方式,以至于到最后我们都疯狂地想‘变得’现代化,甚至看起来我们是被现代化的人。”

根据这个思想,两位墨西哥建筑师设计了一个传统与现代感激烈冲突的室内环境,既包括斑驳的砖墙面,也包括弧形的声光电投影幕。

[一周报20140728]-建筑师之死

依照以上主题,墨西哥馆的展出重点将放在1914-2014这100年间影响墨西哥的建筑设计。

 

[一周报20140728]-建筑师之死无独有偶,本周揭幕的阿根廷馆也采用了传统结构加上声光电互动设备营造他们的室内。虽然风格相近,但阿根廷馆的设计明显比墨西哥馆更细致也更丰富一些。而且阿根廷人瞄准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主题:理想与现实。

[一周报20140728]-建筑师之死

阿根廷人的“理想与现实”,着重探讨现代主义的理想与人类社会最终建成的建筑形态之间产生的差异。这似乎是个更深刻的主题。阿根廷人用电影代表“理想”的符号,用展板和照片代表“现实”,对这一主题进行了深入的解释。

[一周报20140728]-建筑师之死

意大利馆则将主题定义为“嫁接”。这个富有视觉冲击力的主入口也许能诠释这个主题的含义。

[一周报20140728]-建筑师之死

意大利馆中也展出了大量关于现代化城市设计的原型。

[一周报20140728]-建筑师之死

当然和之前的两个展馆一样,意大利馆也采用了大量声光电设备用以诠释他们的概念。

[一周报20140728]-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0728]-建筑师之死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德国馆——“日耳曼尼娅小屋”。德国馆中没有任何花哨的声光电,而是着力于用建筑语言和质感来诠释他们的主题。“建筑不仅仅是反映意识形态的一面镜子,更重要的是它们也是现实社会结构的组成部分”。

[一周报20140728]-建筑师之死

葡萄牙建筑大师阿尔瓦罗·西扎日前决定将他的一部分创作手稿捐给加拿大建筑学中心(CCA)。此事在葡萄牙掀起了不小的争论,人们无法容忍属于自己国家的宝贵财富流向外国。对此西扎也有颇多怨言。“之前人们不在乎我的手稿和设计,但他们现在却要来质问我。”西扎说。

 

[一周报20140728]-建筑师之死

研究日本现代建筑的人大概很难绕开这座建筑:大仓酒店,1962年建成,是日本建筑史上一座里程碑式的建筑。但是这座建筑的主体部分已经于本周决定将在两年后拆毁,并在原址新建一座更豪华的酒店。不得不说这是件值得惋惜的事情。

 

[一周报20140728]-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0728]-建筑师之死

与时尚界素来交往甚密的OMA事务所日前展示了他们为法国拉法叶(老佛爷)集团设计的一座三层展厅。这座展厅将在之前一座旧房的基础上改建而来,在天井中放置一座三层高的玻璃展示塔。这座展厅地处蓬皮杜艺术中心附近,未来将着重展示时装与一些现代艺术品。

 

[一周报20140728]-建筑师之死

另外上周提到过,中国银行将接手全世界最大的垂直贫民窟——加拉加斯的“大卫之塔”。本周,委内瑞拉政府已经着手开展搬迁工作。生活在这座烂尾楼中的居民将被搬迁至里加拉加斯53公里的新居住点。此事在委内瑞拉的网络和舆论上掀起了激烈的讨论。而为了大卫之塔辛勤工作多年的建筑事务所Urban Think-Tank日前也发表了一篇声明,呼吁政府一方面解决好搬迁安置的很多细节问题,另一方面也为大卫之塔和委内瑞拉的经济重新回到社会轨道上感到欣慰。应该说除了居民,Urban Think-Tank是受此搬迁事件影响最大的人群——在过去的几年间他们为大卫之塔出了书拍过电影,设计了很多改善居民生活的建筑方案,并持续在国际上发声,为大卫之塔获取关注度。就在他们的一些方案即将变成现实之时,突然一切都变成了泡影。但他们的声明却丝毫没有提及自己,而是始终将眼界放在委内瑞拉的底层社会,这种精神不由得让人钦佩。祝他们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