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BIG与超大型乐高积木,西扎与台中高尔夫俱乐部,被遗忘的俄罗斯无线电发射塔,以及被日本艺术家早川克美抽象的密集都市。

这真是无趣的一周。没有颁奖,没有展会,没有摩天大楼的新效果图——似乎在我们大多数人看来,这一周的建筑界似乎也没发生什么大事。这对写周报的专栏作者来说似乎很不妙,仿佛有种繁华落尽烟花易冷的落寞。当然仔细看看,“小事”姑且还是有那么几件的,比如:[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 Simone Cecchetti   扎哈永远是个例外式的存在。本周一片沉寂之中,扎哈却收到了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的荣誉学位,以表彰她“创新方法,带着非凡的热情挑战旧例,将建筑学和城市规划学的边缘向前大大推进”的成就。印象中这并不是扎哈第一次获得荣誉学位,甚至她究竟拿到了多少奖项也没人能说清了。在我们旁人看来遥不可及的金史密斯学院,在这样一个勇敢的女人面前也只不过是锦上添花。[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两个月前,乐高(是的,LEGO)发布了一组效果图,展示了在乐高积木的诞生地——丹麦小村Billund的一座乐高体验馆的设计方案。设计者是一个从小痴迷于乐高的丹麦建筑师Bjarke Ingels。如果你不熟悉这个名字,那你应该知道BIG事务所的全称是“Bjarke Ingels Group”.[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而这座乐高体验中心已经破土动工了,并于本周举行了奠基仪式。Bjarke Ingels(上图中穿黑衣者)也参加了仪式,并亲手为这座建筑的基础盖上了一块砖——准确地说,是一块超大号的乐高积木。  [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Via: trimetari.com[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 Richard Pare 2007 在研究俄罗斯/苏联现代主义建筑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例子是回避不开的。1922年建成的Shabolovka无线电发射塔就是其一。这座铁塔超越了单纯的钢结构技术,而是具有相当强的设计感,本应该与埃菲尔铁塔一样成为一个伟大的地标。但由于年久失修,俄罗斯方面最近决定拆掉它。于是莫斯科文化遗产部门紧急发起了一个保护倡议,并得到了诸如安藤忠雄、库哈斯和福斯特等建筑大师的支持。在他们的呼吁下,俄罗斯政府终于决定修复这座铁塔,但修复日程尚未决定——而根据此前的报告,如果5年内不进行修复,这座铁塔就会自己垮掉,危及周围居民的安全。所以Shabolovka无线电发射塔仍然前途未卜。  [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 Fernando Guerra | FG+SG   从2009年开始,西扎和另一位葡萄牙建筑师Carlos Castanheira一直在从事一个项目的设计——台中市的台风高尔夫俱乐部。这个设计之所以找来西扎,就是因为它不仅需要高尔夫俱乐部的功能,同时还需要一定的文化地位。这座俱乐部本周带着强烈的西扎风格正式投入营业。  [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 victortsu via Flickr 鉴于弗兰克·盖里基本没有什么设计直角的能力,路易斯-威登的CEO专程把他请出山,设计在巴黎的路易斯-威登基金会——一座私人画廊。LV方面的要求是“一座奢侈品式的建筑”。从本周工程进度来看,这座大型玻璃屋子已经露出了奢华的雏形。当然,一如盖里的所有设计,一个直角都找不到。   最后,送上的是日本艺术家早川克美(Katsumi Hayakawa)的纸艺雕塑。让我们看看一个密集城市用建筑抵抗重力的行为,在艺术家眼中表现出的是什么样子。[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一周报20140825]-建筑师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