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圣家族教堂将在2026年竣工;扎哈的学生得了扎哈的真传;BIG再度接到大项目;伦敦烂尾一座楼,又要再起三座新的。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 Expiatory Temple of the Sagrada Família

欧洲的中世纪是一段神权至上,高度政教合一的黑暗岁月,这在历史上已有定论。具体在建筑上的反应,就是将大量的社会资源与财富集中起来修建教堂,以至于中世纪的哥特式教堂相对同时代的建筑物来说异常高大雄伟,且建筑周期长得不可思议。例如科隆大教堂,竟从13世纪开始经历了六百年才完工,而小一些的巴黎圣母院也用了一百八十年才建好。以这种漫长的工期做参照,巴塞罗那的圣家族教堂从1882年开工,到现在便趋于完成,实在是非常迅速的了。上周,圣家族教堂的施工方宣布建设即将达到了关键节点,圣器收藏室已完成,一些主要的飞檐与彩画玻璃也安装好了。预计在2026年,圣家堂将彻底竣工。

其实当人们摆脱愚昧进入现代以来,花费如此大的财力物力和时间去修建一座教堂,其动机也变得很可疑。而且因为受到大量外行的追捧和神话,高迪在建筑界的评论也变得褒贬不一。但我相信,每一个去过巴塞罗那、参观过高迪主要作品的人都会有一个共同感受:他是一个伟大的建筑师,他塑造了巴塞罗那。而圣家堂也是一座伟大的建筑——即使有些不合时宜,但那里的人们需要它的伟大。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 Flickr CC User Andrew Zen

另外同样在上周,彭博慈善基金会将2014年度市长挑战奖(Mayors Challenge)颁给了巴塞罗那,以表彰他们针对城市人口老龄化问题做出的尝试。市长挑战奖的一贯宗旨是:促进全世界的城市为解决棘手的社会问题诸如公共卫生、失业率和交通问题研发富有创造力的可通行的方案。而巴塞罗那面对2040年前后四分之一居民年龄超过65岁的问题,研发了一套高低科技结合的社区医疗保障网。这座城市不仅充满历史,也有锐意的进取心。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Image © Bernard Tschumi Architects

伯纳德·屈米日前展示了他们为意大利ANIMA文化中心所做最终设计的几张效果图。这个设计被称为“完美正方”,具有一个厚重却镂空的外立面。屈米希望从这些镂空中表现出森林与山的形象。与他之前那些充满解构主义的设计比较,这次ANIMA文化中心倒显得有些保守了。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

Courtesy of Sergiu-Radu Pop

当然激进的也有。扎哈的一名学生,Sergiu-Radu Pop,发表了他设计的一座“概念建筑”——南极洲的一座综合旅游中心。所谓概念建筑,就是一种完全不负责任的空想。所以我们也不必质问这位扎哈的门生是否知道极地环境有多恶劣,建造这种花哨建筑有多不实际——比起她的另一位门生打算在北京上空搞个蜉蝣之岛,这个设计也算是离人间比较近的了。不过当这种概念建筑打算变成实际的时候,往往是个经济和施工上的灾难。广州歌剧院暂且不提,难道在多哈体育馆摔死工人事件中,扎哈真的就那么无辜吗?建筑师是否应该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设计承担后果呢?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Ian Schrager Company

赫尔佐格&德穆隆接到了新委托,在曼哈顿设计一座28层超豪华公寓楼。我不想说什么,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 3XN

前几周提到过澳洲的一系列新项目,这周又多了个新成员。一家叫3XN的事务所在悉尼200米大楼项目中夺标。他们的设计把整座大楼分成交叠的六个体块,空出的露台具有俯瞰悉尼港的无敌海景。风景即效益,在很多商业目的的设计中都是如此。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

© BIG

BIG公布了他们在丹麦奥胡斯港口的一个大型项目,包括剧院、住宅、亲水步道等。他们试图把公共与私人住宅空间混合起来,寻找一个更加“动态”的解决方案。项目很大,但新意很小,概念图依旧迷人。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 Tomas Riehle

西扎在上周获得了弗里茨·霍格最佳砖建筑奖,以表彰他在运用砖作为建筑材料上的创新。但是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不明白上图中的西扎凉亭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我也不明白。不过有一位前辈老师说过:西扎的设计,必须身临其境才能体会其用心。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

© Amelia Stein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

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RIBA)日前宣布将2015年皇家金质奖章颁发给来自都柏林的Sheila O’Donnell 和John Tuomey,以表彰他们的终生成就和名望。这二位建筑师曾获得五次斯特林奖提名。同时RIBA也宣布将向13位英国建筑师和11位国际建筑师颁发奖金。王澍和陆文宇也在其列。

【一周报2014第39周】-建筑师之死© Flickr CC User Darren Harmon

最后是一则跟踪新闻:继上周伦敦的The Pinncle大楼正式宣布烂尾之后,伦敦城市设计总监(City of London‘s Head of Design )宣布将有三座新的大楼在其附近进行初步规划,并且这次的三座大楼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鉴于我上周将伦敦烂尾楼和平壤柳京酒店做了对比,有读者表示强烈不满,指出“民主的烂尾不算烂尾”。那么民主国家的大手笔项目究竟经过了多少人的投票,又算不算盲目上马呢?不论如何,让我们祝福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