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艺术家的胶带空间,伦敦两个项目的世态炎凉,BIG的20年长度大项目,让·努维尔的2014年最佳高楼,最后是一组关于当代建筑师表皮设计的抽象画,看看你能认出多少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Numen/ForUse

爱好空间游戏的克罗地亚与奥地利艺术家们组成的艺术组织“Numen/For Use”用了十天时间,在巴黎东京宫画廊里做了一个悬浮于整个展厅之上的空间,而这整个悬浮空间只用了一种材料:透明胶带。巨大的透明胶带疯狂缠绕,形成一个介于有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的妙境。根据艺术家们的描述,这个源自于人体动脉形态的空间既有物理上的感受——即弹性,也有心理上的感受——一种人对于舒适的难以描述的需求。而当如此复杂的意义仅仅用胶带这种常见的材料表达出来时,不由得让我对“空间”这种东西有了新的看法。(至于胶带的味道,则是另一个话题)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如今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至少在八十年代之前,耶鲁大学建筑学院在国际上基本没有什么知名度。如今它显赫的名声全是拜一个人所赐:罗伯特·斯特恩,这位应该在建筑史上留名的大师,同时也作为院长,花了二十年时间,把耶鲁建筑院变成了一座圣地。上周,斯特恩正式宣布将于2016年退休。那些和他同时代的大师们都已经纷纷离去,但这位老将似乎依旧干劲十足。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Beethoven Festspielhaus

为了筹备2020年贝多芬诞辰250周年纪念活动,波恩市决定在莱茵河边建设一座音乐厅。上周,筹备方从来自全球50家事务所的设计中挑选出了三个进入最终评选。让人费解的是,最获得青睐的居然是奇普菲尔德设计的四个方盒子。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Beethoven Festspielhaus

德国本土事务所kadawittfeldarchitektur(不懂德语的人肯定不会拆这个词)的设计同样也是最终待选之一。而来自扎哈、GMP、Jahn、Snøhetta和UNStudio的设计则全部被刷掉了。从奇普菲尔德的设计来看,这个项目的资金显然相当不充裕。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Arup

大约一个月前,我们曾经提到过OMA在华盛顿有一个“桥上公园”的设计。当时我说那个设计是“世界上第一座桥上公园”。看样子很快就会有第二座了——上海世博会“种子神殿”的设计者海德维克与ARUP在伦敦的泰晤士河上也设计了一座“公园桥”。这个设计已经得到了区议会的批建,虽然接下来还要经过市政府的一系列签字,但已经出现了不少反对的声音——基本上都集中在这座矫情的公园桥会遮挡沿岸风景,还有它那接近两亿英镑的造价上。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Image © RPBW

世态炎凉,伦佐·皮亚诺在不远的地方也有一个项目:在碎片大厦旁边设计一座26层的住宅楼。在这个项目中皮亚诺将底层的巨大空间全部规划用于公共用途,也因为他“对公众的慷慨”,这个项目在上周几乎没遭受什么阻力就批建了。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Image © Murray Fredericks

你一定还记得由CTBUH评出的2013年世界最佳高楼是谁——上次提到过,是大裤衩。上周,CTBUH再次评出了2014年的最佳:让·努维尔与PTW联合设计的悉尼One Central Park。这座大楼乍一看上去有些怪异,但却在可持续性设计上有许多值得称道指出——当然,我还是觉得这个外形有点欠考虑。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BIG

在中标一年半之后,BIG终于公布了他们关于华盛顿史密森尼博物馆南区整修设计的总体规划。这个项目比它看起来要复杂得多,至少它的工期预计长达20年。BIG希望能通过扩展教育和展览方面的空间,并通过公园将所有零散的单个博物馆连城一个整体。考虑到项目中存在的历史文物建筑,设计必须慎之又慎。

另一条新闻是,如火如荼的伦敦巴特西电站改造设计,上周也正式邀请BIG参与,并分配给了他们一座广场。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Image © Holcim Foundation

常年关注建筑的霍尔西姆基金会上周把本年度亚太区域奖发给了来自纽约和泰国的13个设计团队。其中获得金奖的是来自泰国的建筑师们设计的鸟类庇护所“保护之翼”这个设计着重考虑一方面给越冬的候鸟提供栖息处的同时,让人们也能互不干扰地观察他们。把鸟屋与旅馆结合起来,很有趣的想法,就是不知道鸟们会不会领情。

 

最后是来自葡萄牙建筑师Andre Chiote的一组设计——他将一组当代注明建筑师和事务所的典型表皮风格抽象成了拼贴色彩和图案。非常传神,还带着一点点解构主义的倾向。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4第46周】-建筑师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