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各种有钱任性和没钱任不了性:纽约55号码头,墨尔本冲浪公园上马;伦敦桥上公园、赫尔佐格的三角大厦被否,SANAA的河流中心,坂茂的“意见领袖”头衔,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的巴米扬文化中心项目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54689d61e58eceb71f0002b5_rotterdam-named-europe-s-best-city-by-the-academy-of-urbanism_rotterdam

“年轻,开放,对创新的建筑、城市设计与新商业模式的热情包容。”这是都市学院(The Academy of Urbanism)对荷兰城市鹿特丹的评语。上周,都市学院将2015年欧洲最佳城市奖颁发给了这座城市。同时他们还指出:长远的规划,有力的行政团队,同时尽量少的对发展进行干预,也是保证鹿特丹健康发展的必备条件。在过去一年里,我们已经报道了很多出现在鹿特丹的新兴建筑。其实仅从建筑面积看,鹿特丹过去五年的建设量还顶不上中国一个二线城市一年的工程。但再看看创作环境,也许就连上海这样开放的城市都望尘莫及。这说到底是一个心态问题,所以都市学院的评语不仅仅送给鹿特丹的领导干部,还包括了广大的市民们。

546a2309e58eceecb50002be_heatherwick-to-construct-170-million-pier-55-park-off-manhattan-s-hudson-river-shoreline_04_view_of_pier_55_from_the_esplanade 546a22ebe58ece1269000328_heatherwick-to-construct-170-million-pier-55-park-off-manhattan-s-hudson-river-shoreline_03_aerial_view_of_pier_55 546a2314e58eceb71f0002d0_heatherwick-to-construct-170-million-pier-55-park-off-manhattan-s-hudson-river-shoreline_02_view_of_pier_55_in_the_context_of_Image © Pier55, Inc. and Heatherwick Studio

派拉蒙影业和福克斯集团的老板巴里·迪勒邀请托马斯·赫斯维克进行一个位于纽约哈德逊河边的项目。他们把一座年久失修的码头拆除,换成一座水面上的公园。一组蘑菇型的结构从水中升起,营造出一个类似自然地形的平面。这个设计定名为55号码头(Pier 55),总预算初步定为一亿七千万美元。这是个有些反自然,甚至带着点没必要的狂妄的设计。没别的,有钱,任性。

546a5c5fe58ece90fe000015_damian-rogers-proposes-surf-park-for-melbourne-s-docklands_2 546a5c58e58ece7d2500000a_damian-rogers-proposes-surf-park-for-melbourne-s-docklands_1© Damian Rogers Architecture, Arup and Squint/Opera

上周也出现了一个类似的项目:由达米安·罗杰斯设计的墨尔本冲浪公园。能造出一米七高巨浪的超大造浪池是这个设计的核心——当然这个设计也许有更充分的理由:增强维多利亚湾区的吸引力,给游客提供更多选择。整个项目初步预算八百万美元,比起上面那个项目仅仅只是个零头,但同样的,比较有钱,有点任性。

546e6665e58ece1d360000ba_garden-bridge-plans-face-fresh-attack-after-initial-planning-permission_54642a45e58eceecb500013d_heatherwick-s-garden-bridge-g© Arup

但有钱任性也有个前提就是别拿纳税人的钱开玩笑。上周提到过赫斯维克在伦敦的项目“公园桥”,本周遭遇了英国媒体评论和博客的集中轰炸。太贵,碍眼,没必要是英国人对这个项目的一致看法。如果不出意外,很快就会有有关部门出来表态“会重新考虑这个设计”了。


546a7037e58ece90fe000035_grimshaw-releases-new-images-of-world-s-largest-airport-terminal-in-istanbul_istanbul_new_airport_aerial_view 546a6fe3e58ecea75a00002a_grimshaw-releases-new-images-of-world-s-largest-airport-terminal-in-istanbul_istanbul_new_airport__airside_01Courtesy of Grimshaw

所以说钱要用在刀口上。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世界第一”往往是个很管用的烧钱理由。很多时候除了容纳未来的发展以外,争取世界的关注度和话语权也是打造“世界第一”的潜在目的。上周,格雷穆肖公开了伊斯坦布尔国际机场新航站楼的几张效果图。这座新航站楼预计在2018年建成时,将会使伊斯坦布尔机场九千万人次的年吞吐量提升到一亿五千万人次,而且从面积和体量上说,将会是全世界最大的单体航站楼。

546a574de58ece7d25000008_paris-city-council-rejects-herzog-de-meuron-s-180-meter-triangle-tower-_1© Herzog & de Meuron

但对于那些饱受经济问题困扰的老牌发达国家来说,大型建设项目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了。比如说法国。他们上周驳回了赫尔佐格-德穆隆的“三角大厦”设计。当然,这座野心勃勃的“垂直城市”式写字楼在图纸上有301米高度,比埃菲尔铁塔还高。这又给巴黎议会以“保护巴黎天际线”的理由发难的机会。虽然讨论还在继续,但看起来这个设计得永远躺在图纸上了。

546a64d3e58ece7d25000014_mad-and-3xn-among-six-competing-for-porsche-design-tower-in-frankfurt-_1

但对于经济坚挺的老牌发达国家来说,情况又是另一个样子。由保时捷品牌下属的保时捷设计(Porsche Design)上周宣布位于法兰克福的豪华高层公寓项目“保时捷设计大厦”的最终设计入围名单。最终入围的有六个方案,包括来自3XN和来自MAD的设计。

546e32ebe58ece29470000a4_hadid-gehry-and-others-fight-to-save-helmut-richter-s-modernist-masterpiece_546ccbe2e58ece9f010000e0_hadid-gehry-and-others-fi 546e3b37e58ece1d360000b1_hadid-gehry-and-others-fight-to-save-helmut-richter-s-modernist-masterpiece_546ccbd2e58ece78db0000b5_hadid-gehry-and-others-fiImage © Manfred Seidl

于今年七月去世的奥地利晚期现代主义大师赫尔穆特·里希特(Helmut Richter)以酷爱使用玻璃和钢结构闻名于世。但最近,他的代表作——维也纳Kinkplatz科学中学,被业主告知将部分拆除并挪作他用。上周,来自全世界的业界大咖们联名表示反对破坏这座有里程碑意义的建筑,这其中包括扎哈,盖里,屈米,霍尔等等。与以往那些被联名保护的历史建筑不同的是,这座玻璃房子落成于1994年。但它精巧,结实,漂亮,如果拆除,确实暴殄天物。

 

546f7845e58eced61f000004_sanaa-s-first-us-commission-the-river-underway-in-connecticut_press_image_1 546f7868e58ece205e00000b_sanaa-s-first-us-commission-the-river-underway-in-connecticut_press_image_4

Image Courtesy of Grace Farms and SANAA

自2010年获得普利兹克奖后,SANAA首次获得了来自美国的委托。他们的设计名为“The River”,将为新迦南小镇提供一个形态弯曲流动的社区活动中心。关于新迦南小镇与几位建筑大师的故事,请参见这里

546b387ae58ece7d2500011a_shigeru-ban-included-among-foreign-policy-s-100-leading-global-thinkers_532a2348c07a80c8660000e7_post-1-pp_111003_sbportrait_mCourtesy of Shigeru Ban Architects

另一位来自日本的普利兹克奖得主——坂茂,被美国杂志《外交政策》评为2014年一百位“全球思想领袖”之一。在《外交政策》的评语中,这一百位“领袖”都有一个共同点,翻译成中文显得有些耐人寻味:粉碎旧世界。

5469f8afe58ece1269000318_unesco-launches-design-competition-for-bamiyan-cultural-centre-in-afghanistan_bamiyan_cultural_centre_photo

巴米扬,我们记住这个地名通常有两个原因:这里曾有全世界最大的立佛像,以及在2001年,这尊大石佛被塔利班炸毁了。因此作为一个具有丰富人文遗产,却饱受战乱的典型地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阿富汗文化部决定要让世界对它更加关注。11月15号,UNESCO向全世界发起关于巴米扬文化中心的设计招标。此次招标将于明年1月截止,有兴趣者不妨关注一下。以下是关于这个项目的简短视频介绍,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也是一段不错的风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