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全世界第一条太阳能自行车道;古巴建筑师理查德·波洛去世;盖里的委内瑞拉音乐中心;波特兰大厦得救;张轲与标准营造在德国发声;凤凰中心遭到拷皮;最后是一组有意思的海报《建筑与鸡尾酒》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SolaRoad

绿色,环保,节能,这些概念在近年已然悄然形成潮流。而潮流总会推动产生一些不那么理性的事情。比如上周,来自荷兰的一个小组宣布他们在阿姆斯特丹整出了“全世界第一条太阳能自行车道”。这条车道有70米长,在水泥中铺了一层光伏电池。据称这条车道通过太阳能能供应三个家庭的用电。但是阿姆斯特丹真的找不到一块可以按光伏板的屋顶吗?还是把“太阳能”和“自行车”这两个标志性的物体牵强的联系在一起,只是为了造一个关于环保的图腾?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古巴著名流亡建筑师、古巴国家艺术学校设计者之一:理查德·波洛,上周因心脏衰竭死于法国巴黎,享年89岁。故事要回溯到古巴革命还没成功的时候——那时卡斯特罗和格瓦拉两位亲密战友曾经构想过一个国家艺术学校。当革命成功之后,他们找到了波洛和另两位意大利建筑师,委托他们进行设计。作为当时南美有影响力的现代主义者,波洛在设计中灌注了很多别出心裁的想法。卡斯特罗在1961年曾说:古巴要有世界上最美的艺术学院。但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爆发,政治风向骤变。在苏联的影响下古巴当局开始认为波洛的设计是奢侈、浪费、个人表现以及资产阶级化,将他送上法庭之后驱逐出境。从此之后波洛再也没能回到故土。后来古巴艺术学校也没能完成,逐渐被荒废,变成了废墟。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所以说建筑师不能没有政治敏感性。现在来说说盖里的事。2012年盖里收到委托,为委内瑞拉第四大城市巴基西梅托设计一座国家级音乐中心。上周,盖里向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蓝衣者)展示了这座音乐厅的模型。关注南美的朋友可能知道,马杜罗是个颇有决心的人,试图挽救查韦斯留下的一塌糊涂的经济。为此他试图引入中国资本来实现目标。不过不知道盖里在做出这个比路易斯威登博物馆还复杂的设计之前,有没有去看看加拉加斯的贫民窟和大卫之塔,或者对委内瑞拉的现实情况有所了解。看到这一堆东西,马杜罗总统的想法都写在脸上。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Steve Morgan via Wikimedia Commons

作为美国后现代主义建筑最有代表性的例子之一的波特兰大厦,在此前一直传出即将被拆除的消息,因为它出现了一些结构裂缝,可能导致抗震性能不达标。但现在,它的设计者格雷夫斯对媒体说,这座大楼得救了。波特兰市要求格雷夫斯重新设计一些补救措施,看样子它还会挺立很久。另外根据报导,波特兰市民普遍“非常非常讨厌”这座建筑。至于为什么,我猜是因为太大又太丑了。后现代主义的悲剧。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deltarchi | dragonas christopoulou architects

在雅典一个名为“最小化结构”的设计展上,希腊设计事务所dragonas christopoulou architects展出了一个城市小屋——通过四条两米高的细长腿立在雅典城纷乱的屋顶上,仿佛要从灰色的城市中挣脱出来。不过建筑师用的动词是“隔绝”,通过四条长腿将居住与繁忙嘈杂的城市相隔绝。另外显然这个设计还会有个不错的景观。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Chen Su

这个月,位于柏林的 Aedes建筑论坛将举办第35届的开幕式。作为一个近年持续将焦点放在亚洲及中国的西方论坛,本次开幕式邀请了张轲做发言,以及在其后的三个月中集中展出他和来自标准营造事务所的作品。在近十年里,Aedes论坛已经向西方建筑界介绍了诸如王澍、张永和等一大批中国建筑师。而作为一个年轻团队,标准营造也代表了中国建筑设计的异军突起。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Gary Leonard

随着脚手架被移除,洛杉矶市中心的The Broad美术馆外立面终于竣工了。这个由Diller Scofidio + Renfro事务所设计的蜂巢状表皮共用了2500块纤维混凝土预制板和650吨钢材,建筑总造价超过一亿美元。叹为观止。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 Sang-Uk & Heeyun

我很厌恶的一件事情是,每当我构思良久的设计和之前某人的设计撞了车,就会有人跳出来问我:你这个是不是抄谁谁谁的?这种问题根本没法回答。但是日前由Sang-Uk & Heeyun展出的哥本哈根现代图书馆设计方案,却没法不让人联想——它无论结构、外形还是室内空间,基本上都和北京院邵伟平老师设计的北京凤凰中心如出一辙,只是小了一些,扁了一些。引用一句鸡汤文的话:被抄证明成功。

 

最后,来自瑞士的Kosmos事务所制作了一组有意思的海报——他们把一些名家的代表作表现出的不同的性格比作不同鸡尾酒。建筑如酒,能品出百般的滋味,万种的风情。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1周】-建筑师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