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MH17纪念碑设计,阿尔托奖颁发,英国建筑学的危机,北京大兴机场,全球十大自拍圣地,以及丹下健三代代木体育馆的小短片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一周报2015年第6周】-建筑师之死第一名: William Smith, Hiroshi Kaneko (US, Team 749421). Image Courtesy of matterbetter

几个月前我们曾经提到过荷兰一个组织发起的MH17事件纪念碑的竞赛。转眼几个月过去了,终于在上周他们公布了这个竞赛的第一二三名。“天空中的追思”,这个设计没有任何可以看见的建筑。只是一片水域,一些芦苇,绿地,飞鸟虫鱼,以及放置在水面下的一面巨大的镜子,反射着白云苍狗和日升日落。这不仅是移情,同时也表达了某种在沉重的伤痛之后孕育新的生命、轮回似的意境,禅意悠远。死者没有痛苦,不知道人世间的政治与杀伐,怀念他们到此为止,便已足够。


【一周报2015年第6周】-建筑师之死说到竞赛,由building trust发起的一个小项目倒是挺有意思:cool school, 为蒙古极端寒冷地区的孩子们寻找一个学校的解决方案。详情请参见:http://www.buildingtrustinternational.org/competition.html

【一周报2015年第6周】-建筑师之死Image © Roland Halbe

三年一次的阿尔瓦·阿尔托奖在上周颁发给了西班牙建筑事务所Nieto Sobejano Arquitectos。评委会认为,这家事务所善于思考和结合地域性的历史和文化,在设计用用平实安静的语言表达他们深度的思考,代表了西班牙式建筑的新潮流。阿尔托奖在1967年由阿尔瓦·阿尔托设立,曾经的获奖人如詹姆斯·斯特林,安藤忠雄,西扎和霍尔,后来都成为了一代大师。

【一周报2015年第6周】-建筑师之死© Riba Appointments

根据RIBA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很多英国业内人士都反映一个问题:英国大学的建筑学教育有些过分脱离实际了。太多的理论教育,太少的基础实践,这给学生在毕业后进入工作带来了相当大的问题。我惊讶的是他们居然现在才察觉——从这些年一些英国的学生设计竞赛(包括RIBA自己的)都能看出来,英国的建筑学学生对于建筑的理解根本就是一些不负责任的狂想和不理会实际的肆意表达。他们已经不只是把建筑当纯艺术了,几乎是把建筑当游戏。

【一周报2015年第6周】-建筑师之死Image © Sonila Kadillari

一个不太典型的例子是Julia King和Sonila Kadillari设计的火星生态园。日前英国设计委员会为了庆祝成立70周年选出了70个代表“不列颠设计的未来”的设计。他们的评选标准大致为“出色的视觉表现,野心以及潜力”。请允许我做一个悲伤的表情。

【一周报2015年第6周】-建筑师之死© Flickr CC User Richard Anderson

近期发布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新一轮世界遗产名录中,赖特的十个建筑作品赫然在列。这其中不仅包括古根海姆博物馆、流水别墅、罗比之家这些耳熟能详的设计,也包括了统一教堂、马林活动中心以及普莱斯大厦这些稍微冷门一点的项目。这对于全世界的赖特门徒来说无疑是个可喜可贺的好消息。

【一周报2015年第6周】-建筑师之死© CC Flickr User Richard Tucker

在卒姆托的经典作品Therme Vals对面,一个新的豪华酒店项目”7132”日前选出了中标设计。参与设计的霍尔事务所、6a事务所都没有中标,而拔得头筹的是Morphosis——应该怎么样和卒姆托的语言对话,这需要足够的思想高度才行,大概没人愿意看到这个沉静的石材体块对面竖起一座亮光闪闪的玻璃酒店。

【一周报2015年第6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年第6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Zaha Hadid Architects

扎哈事务所日前发布了他们和巴黎机场工程公司(ADPI)合作的北京大兴机场总体设计效果图。而ADPI有丰富的机场设计经验,曾设计过包括重庆机场在内的许多大型项目,他们也许是负责吧扎哈们拉回现实的人。相关的评论这几天在国内建筑媒体间甚嚣尘上,在此不多做评述。

【一周报2015年第6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Renzo Piano and G124

伦佐·皮亚诺日前在做的一件事是和意大利一个名为G124的设计小组合作,改造意大利的城市郊区灰色部分,让这些被遗忘的地区变成环境优美的生态系统。而皮亚诺选择大量采用废旧集装箱做成一些艺术装置,一来成本低廉,二来还表达了某种关于后工业时代的反讽(此为个人观点)。

【一周报2015年第6周】-建筑师之死© Flickr CC user Christian van Elven

有媒体评出了全球十大自拍圣地,猜猜排第一的是哪个——嗯当然不是哈里发塔,而是埃菲尔铁塔,而哈里发塔名列第三,排第二的则是佛罗里达迪斯尼乐园。往后还有大本钟,帝国大厦,圣家族教堂。有人发表疑问,为什么长城之类的亚洲景点没有上榜?我想大概是亚洲人民太爱自拍了,根本不在乎地点。

 

法国电影人Vincent Hecht日前拍摄了一段关于丹下健三1964年设计的代代木国家体育馆的短片。这段小视频干净纯粹的展现了丹下健三关于空间与光的语汇,连背景音乐都像是冥想中的某种耳鸣。而且繁华散尽,建筑突然脱离了和嘈杂人群的联系,反倒更适合我们思考建筑中关于艺术的那一小部分。如果可能,请戴上耳机。

 

最后是一条勘误:上周提到BIG在美国国家博物馆的设计展,应该是在华盛顿,而不是在纽约。如果有谁跑错地方,请接收我诚挚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