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密斯奖最终入围名单;两个预制件建筑;伦敦74个狂野的步行桥设计;MVRDV的改造计划;GOOGLE的新总部;建筑师女儿的温情小动画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54ecc237e58ece5dcd000009_5-finalists-selected-for-the-2015-eu-prize-for-contemporary-architecture-mies-van-der-rohe-award_mies_euro_2015

还记得过年之前的密斯欧洲当代建筑奖吗?进入最终决赛的五个设计日前揭晓——与我所预测的有一些出入,除了Saw Swee Hock学生中心,安蒂诺里酒庄和丹麦海事博物馆之外,比较意外的两个项目是位于德国拉芬斯堡的艺术博物馆(上图左下)与位于波兰什切青,由波兰本土建筑师设计的交响音乐厅。除了BIG之外几乎所有明星建筑师的项目都被刷掉了,这说明密斯奖还是一如既往的务实。在这五者之中我还是最看好安蒂诺里酒庄,关于它的详细介绍可以参见:http://archidead.net/antinori-winery/

 

54ebb257e58ecec3f0000043_archiblox-designs-world-s-first-prefabricated-carbon-positive-house_tom_ross_photography 54ebb286e58ece56e300003f_archiblox-designs-world-s-first-prefabricated-carbon-positive-house_archblx_cpos_2235_web© Tom Ross

来自澳大利亚的事务所ArchiBlox在墨尔本广场上搭起了全世界第一座低碳排放预制件住房。拜出色的预制设计所赐,这座住房搭建的工期非常短。除了保温、集中采暖制冷、节能窗等必要的建筑构件节能手段之外,小体量带来的高体形系数也为它的节能效率锦上添花。根据目前的测算,这座小房子可比同级建筑每年减少101%的碳排放(怎么会是101%我也不太明白),相当于马路上少了267辆车,或者多了6095棵树苗,再或者相当于从大气中拿走三千万个充满二氧化碳的气球。

54ec066fe58ecec3f00000a2_new-york-to-complete-first-prefabricated-micro-apartments-this-summer_na_mmny_render-construction

54ece5c5e58ece5dcd00001d_new-york-to-complete-first-prefabricated-micro-apartments-this-summer_3Courtesy of nARCHITECTS

另一个关于预制建筑的新闻是——在寸土寸金的纽约,nARCHITECTS设计的紧凑型模块化预制件公寓即将开建。这座公寓的每个模块化单元采用了在大都市一直很流行的超紧凑型户型设计,面积不过40平方米。预计在今年内,它将迎来第一个租户。这对中国一些超大型城市解决住房问题倒是有不少借鉴意义。

54edd582e58ece55980000dc_london-s-battersea-bridge-competition-is-a-symbol-of-a-divided-city_356581_origImage Courtesy of Nine Elms Vauxhall Partnership

观察这些年伦敦的大型建筑项目,很多都表现出了某种带着病态的夸张造型。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泰晤士河公园桥大致算是尘埃落定,这次伦敦市又抛出了一个四千万英镑预算的步行/自行车桥计划。来自全世界的74家建筑事务所参与竞标,日前这全部74个设计在网上与世人见面,其中不乏上图这样的浓浓的扎哈风格。

54ecb4e9e58ece31f100000c_74-wild-designs-considered-for-new-thames-pedestrian-and-cycle-bridge-_screen_shot_2015-02-24_at_10-16-49_am也有这样的,

54ecb4c8e58ece263300000b_74-wild-designs-considered-for-new-thames-pedestrian-and-cycle-bridge-_screen_shot_2015-02-24_at_10-14-10_am还有这样的,

6c914f00-f995-4623-9025-b1fc4260ca37-620x414以及这种自带瀑布的,

54ecb4dee58ece31f100000b_74-wild-designs-considered-for-new-thames-pedestrian-and-cycle-bridge-_screen_shot_2015-02-24_at_10-15-35_am也不乏这样略有趣味的设计。《卫报》给这些设计概括了一个形容词:“Wild”.这些设计怎么看都不是四千万英镑能搞定的东西。毫不意外,英国的公众舆论再次炸锅了。

p63669_4

在70年代,法国建筑师Dufau在巴黎设计过一个非常前卫的综合体:Vandamme多功能街区。这个综合体包括了酒店、商业、办公等一系列我们今天看来理所当然的功能,但在当时却是行业标杆和巴黎地标。

54eb586ee58ece56e300001d_city-of-paris-approves-mvrdv-s-restructuring-of-montparnasse-superblock_new_programme

40年过去,原本的综合体已经不能适应现代化城市的需求了。但巴黎没打算把他们爆破掉,而是找人来在原有建筑的基础上增加新设计,给老建筑一个第二春。被找来的人就是MVRDV。

54eb58a0e58ece56e3000021_city-of-paris-approves-mvrdv-s-restructuring-of-montparnasse-superblock_pv_place_maine_59a1543_v3_parking_var_02modif3_1_300dp© l’autre image

新的建筑部分采用更为流行的建筑语言和技术,更充分的考虑人的尺度和需求,并且出于一种对现代商业文化的回应,MVRDV把每个不同功能的“盒子”弄上了不同的颜色,这与冷冰冰的70年代形成了一种有趣的对话。这个项目已经被正式批建。

54f0b092e58ecea9430001c6_see-big-heatherwick-s-design-for-google-s-california-headquarters_charleston-south_exterior_softgrid© Google / BIG / Heatherwick Studio

GOOGLE又要建新总部了。这次他们说,不要冰冷沉重的体块,要轻,要透明,要能看见山景,要有风。于是他们找来了两家超大牌事务所:BIG和海德维克。不知道两家业内翘楚是否会合作愉快,但他们已经激烈碰撞出了第一张效果图。根据现有报导,自行车道、坡道和丰富的空间将是整个项目的重点。上图中的室内坡道是否有点SANAA的感觉?

1304021567-4230574853-b433b93b62众所周知,荷兰建筑甲天下。而荷兰历史最悠久的建筑奖项:Sikkes奖,则把他们的2015奖座办法给了奇普菲尔德。评委会指出,大卫·奇普菲尔德最令人称道的是他“对色彩使用的革命性”。同时他们也指出,奇普菲尔德设计的柏林博物馆翻修项目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是等等,“色彩”?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54ee3664e58ece692c000003_architects-to-be-given-chance-to-design-new-bauhaus-museum-in-dessau_1

学术界一般认为“包豪斯”在1933年之后就是个历史名词了。但也有不少人知道,在战后乌尔姆造型学院继承了包豪斯的衣钵,而魏玛包豪斯大学和德绍包豪斯基金会则继承了包豪斯的名号。现在,德绍包豪斯基金会希望建设一座全新的包豪斯博物馆,而且向全世界发起招标。中国的包豪斯粉们都可以参见:http://bauhausmuseum-dessau.de/en/home.html

 

日前第87界奥斯卡奖的最佳动画短片提名中有这样一部名为Me and My Moulton的小动画,用轻松而带点无奈的语言讲述了建筑师夫妇家三个小女儿生活的烦恼,非常有趣,也给我们建筑师提出了一个小问题:你所设计的,真的是大家想要的吗?

最后,是由网络艺术组织NOWNESS拍摄的一段关于开采大理石的视频——与我们想象中采石场的混乱完全不同,没有语言,只有力量与秩序,还有天然纹理的美,其中还有一些微妙的感觉,似乎是人与自然在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