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纪念弗雷·奥托与迈克尔·格雷夫斯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一周报2015第10周】-建筑师之死

我想这是本周所有关心建筑学的人都无法回避的一条新闻:弗雷·奥托病逝,并且在去世之前几天,普利兹克奖方面已经将获奖消息告诉了他。因为病情危急,普利兹克奖破天荒地提前两周宣布了结果:第40届普利兹克奖得主,弗雷·奥托。

奥托的一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传奇——除了他儿时喜欢做飞机模型,青年时期参加了纳粹空军,并成为了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在战争中被俘后,奥托被关在法国的战俘营,并在那里利用他的知识技能从事建造营地建筑。这便是他走上建筑之路的起点。在此之后,他只是一个执着的人,执着地用最轻的薄膜和钢索营造世界的建筑师。

【一周报2015第10周】-建筑师之死而他的代表作则是1972年的慕尼黑奥运公园。这些迷人的薄膜出现在全世界建筑学生的课本上,吸引无数人来此参观膜拜,激励了几代建筑师在“轻”的道路上高歌猛进。

【一周报2015第10周】-建筑师之死

而中国人也许应该对奥托多一分谢意——无论在哪个城市,都不难找出许多这种钢索和薄膜牵引张开的建筑,或者是城市雕塑,商业区天棚,或者是欢乐谷的马戏场。而这种建筑都来自于奥托一生的一系列尝试和设计。

以下是一段奥托早年利用肥皂泡试验薄膜建筑可能性的视频:

应该说奥托的普利兹克奖是迟来的,也许迟了20年或者更多。如果不是近年伦佐·皮亚诺和坂茂的不停奔走呼吁,这位大师也许真的会在有生之年被人遗漏掉。但他的思想和功绩,却是永远无法抹杀的。也许你之前并不了解他,但此后每当你看到那些像鸟翼一样舒展的薄膜建筑,都应当感谢奥托为我们的世界创造了一系列伟大的可能性。有些人离去了,但他的思想会一直活下去。

 

【一周报2015第10周】-建筑师之死

是美国现代主义的里程碑式人物:迈克尔·格雷夫斯。他的一些作品同样也是建筑学学生大多耳熟能详的——但在今天的眼光看来,他尝试的设计方式更像是我们建筑史上走过的一些弯路。体量巨大,笨重,无谓的花哨,等等,是我们后人对格雷夫斯一些设计的批评。但而这周去世的另一位大师则如果没有这些勇敢地走出弯路的人,也许我们至今都不知道什么建筑才是我们想要的。

【一周报2015第10周】-建筑师之死

比如他的代表作,波特兰大厦。之前的周报里我也提到过,这座建筑因为结构出问题而面临被拆除的命运,而格雷夫斯表态说他将做出一个修复设计来挽救它,毕竟对他来说这座建筑就像他的孩子。但斯人已逝,这座像打着阿玛尼LOGO的婚礼蛋糕一样的大厦究竟何去何从,也许没人能预料了。

还是来说说那些活着的人在做什么吧:

【一周报2015第10周】-建筑师之死© Foster + Partners

福斯特事务所宣布他们正在设计一座“先锋式的垂直商业大厦”。这座大厦将是多伦多第二高楼,包括9层的商业、咖啡和餐馆,围绕着一个60米高的大天井,以及上方71层住宅。关于怎样实现“先锋”,福斯特事务所还没有透露具体信息。另外最近似乎很流行这种把设计藏在都市林立的高楼里让人找不到的效果图。福斯特说这座大厦将会是“金属暖色调,铜制外骨骼”,那么会是哪一座呢?

【一周报2015第10周】-建筑师之死Foster + Partners

另外福斯特事务所还被选中设计为2022年多哈世界杯准备的一座中心体育场。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已经提到过几座多哈的新体育场了?反正我已然数不清。现在只不过是“又一座”,仅此而已。

【一周报2015第10周】-建筑师之死

说到“美国建筑”,很多人最先想到的名字大概都是弗兰克·盖里(虽然他是加拿大人,不过贾斯丁·碧波儿也是加拿大人)。盖里就如同图中这条西好莱坞日落大道一样,都是美国流行文化的一个符号。本周传出的消息是,盖里将为日落大道设计一个庞大的复合商业区,包括公寓、商店和广场,被命名为“日落大道之门”。其实说白了,就是一条步行街,在中国满地皆是的那种。盖里会拿出什么独创性的设计吗?我们且翘首以待。

【一周报2015第10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Steven Holl Architects

斯蒂文·霍尔这周出现在了美国爱荷华大学,参加了他在2010年设计的视觉艺术大楼的封顶仪式。霍尔在中国的一些设计,例如成都来福士广场,虽然受到了广泛的褒奖,但那些怪异突兀的形体也遭受到了不少的批评。但在爱荷华大学视觉艺术大楼的设计上,霍尔真正显示出了他对于空间、材质和光的控制水平。在我看来,霍尔的设计精髓在内部,而不在形体。

【一周报2015第10周】-建筑师之死

© Flickr CC User garyjd

继上周我提到过关于开罗新金字塔大厦的方案之后,埃及政府这周公布了一个更野心勃勃的宏伟蓝图:为了拯救遭受重创的经济,他们将拿出450亿美元,打造一个集合商业、购物和旅游的“新开罗”。埃及投资部长萨尔曼说:“这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城市建造计划……超过500平方公里的面积,五到七年工期,……希望能吸引外国投资和游客,逐渐振兴埃及经济。”但是这听起来有点像一步登天。况且人们去埃及旅游,大多是为了参观古迹,或多或少还抱着一点对第三世界国家的怜悯。“购物中心”会是开罗的出路吗?这个问题值得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