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3D打印已经发展到了什么地步?加拿大大学为什么在夜间关闭建筑工作室?莫克斯瓦新城的困境,巴米扬文化中心的方案,纽约世贸中心地铁站到底是卡拉特拉瓦坑了纽约,还是纽约坑了卡拉特拉瓦?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一周报2015第11周】-建筑师之死© IMSTEPF Films

这年头,整个建筑界都在琢磨着用3D打印做点文章——即使大多数人还并不太清楚3D打印究竟会给我们的设计和建造带来什么样的改变,但有为数众多的建筑师们正在做各种各样的尝试。这同时也帮助推动了3D打印技术实用化的发展。Synthesis Design + Architecture事务所最近就设计了这样一只用之前的工艺根本不可能做出来的椅子:它有复杂的网面,渐变的色彩,而且打印出的成品不需要打磨也不会扎手。

【一周报2015第11周】-建筑师之死

他们使用的设备是Stratasys Objet 500 Connex3(绝非广告)。新的技术可以在一次打印中完成几种材料的配合使用,而其技术指标也让彩色3D打印进入了实用化领域。

【一周报2015第11周】-建筑师之死

当然这台机器的打印盘尺寸仍旧限制了它只能制造小尺寸的东西。所以Synthesis Design + Architecture们就采用了分模块打印的方法,同时也为更多变的色彩提供了可能。两年前我们还在玩PVC热熔的粗糙小玩具,而两年后会是什么样?不妨想象一下。

 

【一周报2015第11周】-建筑师之死Image © Kirill Vinokurov

莫斯科国际金融中心,也就是常说的莫斯科瓦新城,这是一个俄罗斯从1992年开始的造城计划。莫斯科瓦新城在规划中可以容纳三十万居民,四百万平方米商业空间、酒店和写字楼,秒杀伦敦金丝雀码头,比肩曼哈顿。但在最近莫斯科地产公司Blackwood却指出,如今的莫斯科瓦新城闲置率超过45%,并且租金远低于莫斯科城区。这里面原因很多,既因为俄罗斯经济连续遭受重创,也因为莫斯科的公共交通实在太烂,又或者是其他很复杂的原因。总之,现在莫斯科瓦新城只有一个吸引人的地方,那就是Imperia大厦43层,能俯瞰莫斯科夜景的豪华位置,居然有一个床位只25美元的青年旅舍。这对到经过莫斯科的背包客们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但对于一个金融中心来说,简直是个悲剧。

【一周报2015第11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UNESCO

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阿富汗信息文化部组织,在一组国际评委的共同决定下阿富汗巴米扬文化中心从超过一千个国际设计中选出了中标方案。这是一组阿根廷设计师的作品,室内考虑了光与材质协调组成强烈的方向性,指向远处悬崖上的一个大坑——那就是当年被塔利班炸毁的巴米扬大佛的遗迹。

同时组委会还在网站上展出了全部1070个参赛作品,其中不乏别出心裁或造型夸张的,居然还有把SU草模截个图当渲染参赛的,实在是刷三观。请参见:http://bamiyanculturalcentre.org/online-exhibition/

【一周报2015第11周】-建筑师之死

四十亿美元,十二年工期,这让纽约世贸中心地铁站成为全世界最贵、工期最长的地铁站。看起来似乎是卡拉特拉瓦把纽约市政府给坑了。越来越多的媒体和业内人士站出来指责卡拉特拉瓦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卡拉特拉瓦了,他如今变成了一个不负责任的浮夸的建筑师。但《纽约杂志》日前却刊文为卡拉特拉瓦辩护——他本来的设计也许只是四亿到六亿之间的事,但却被施工方和纽约政府搞成了现在的地步。比如,如果能临时把地铁停运,能省下至少五亿美元。但纽约方面就是不肯做这类努力。而且在开工时他们就对可能的超预算心知肚明。而卡拉特拉瓦其实是无辜的。

【一周报2015第11周】-建筑师之死© Jason Hawkes

根据新伦敦建筑(NLA)的统计,2014年伦敦新建了236座20层以上的高楼。而在2015年,这个数字将上升到263,其中目前在讨论中的有76座,117座已批建,而70座已开工。近年伦敦的大兴土木和持续的住房短缺有很大关系,但我们都知道密集的高楼对城市来说是很不健康的。NLA表示伦敦有优良的交通和设施管线,完全可以支撑起这样的建设。但联想到最近伦敦的严重雾霾,是不是也有关系呢?

【一周报2015第11周】-建筑师之死Image © Forrest Jessee

建筑学的学生熬夜似乎是个光荣传统,甚至已经形成了某种文化,仿佛我们经常干通宵可以获得其他系的学生钦佩的目光。但根据多伦多大学的研究报告,经常长时间工作会对建筑学学生的精神和身体造成严重损害,而且总的效率并没有什么提高。最近加拿大一些大学宣布将在夜间关闭工作室,以抵制这种不健康的熬夜文化。我个人同样觉得,如果你经常熬夜,那只能说明你时间管控上出了问题,没什么可自豪的。

【一周报2015第11周】-建筑师之死© Perkins+Will / MIR

这是Perkins+Will 的曼哈顿东37街住宅新的效果图。可以明显看出他们安排了几个镂空的高层花园。“我们打算在高楼设计中尝试加入一种新的社会关系的生态系统。”他们用一种难懂的语言解释道。总之,如果他们留了足够的土壤层和结构强度冗余,同时还安排好了结构渗水的解决方案,那的确是一件无量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