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奇普菲尔德15年项目最后关头与甲方闹翻;扎哈事务所主管发表长文被喷;盖里的“不盖里”设计;藤本的趋同化;以及一段制造花瓶的迷人手工艺视频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5524387ae58ecea9f8000107_david-chipperfield-disowns-milan-s-museum-of-culture-over-floor-war-_1 55243ed6e58ecea9f8000108_david-chipperfield-disowns-milan-s-museum-of-culture-over-floor-war-_08_mudec_agora2© Oskar Da Riz Fotografie via MUDEC

早在2000年——那个大卫·奇普菲尔德还不是很出名的时候,他就已经接手设计米兰文化博物馆的设计工作。这个项目历经风风雨雨十五年,在去年年尾时便传出即将竣工的消息。然而上周,奇普菲尔德却和米兰政府闹翻了,原因却是在最后铺地板的工序里,项目责任方擅自使用了质量低劣的石材。沟通无果之后,奇普菲尔德怒不可遏的宣布这个项目和他再无关系。不仅如此,他还宣布这座博物馆已经成了一座“恐怖博物馆”,“十五年工作的一个悲惨结局”。

米兰官方也很委屈。他们认为这个项目总共花了六千万欧元,其中三百六十万都付给了奇普菲尔德,所以那些付钱的“纳税人”在项目上有发言权。“地板的石材是纳税人们的选择。”一个议员这样说。“奇普菲尔德有点不可理喻。”

总之,也没人知道那位“纳税人”到底是谁。米兰文化博物馆五千平方米的地面上已经铺好了满是划痕、脏污、施工低劣的廉价地砖,并且将在这个月底开张。

 

5527cd81e58ececd8200025a_patrik-schumacher-the-denunciation-of-architectural-icons-and-stars-is-superficial-and-ignorant-_52852152e8e44e8e7200015f_heydImage © Hufton + Crow

面对媒体和公众对明星建筑师们的质疑,扎哈事务所的主管帕特里克·舒马赫最近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篇长文,题为《捍卫符号化建筑和明星建筑师》。大意有二:1,批评我们符号化的人都是无知肤浅的,他们不懂建筑,看不懂一个设计背后的意图和决心;2,我们没想搞符号化,我们只是比较创新,是公众的批评和模仿者把我们搞成了符号化,这并非我们本意。有网友找了一顶很到位的帽子:精英主义。也有人评论:你们如果不想搞符号化的建筑,完全可以不搞,其实就是虚伪。我评:建筑是做给谁的?是公众,甲方还是你们自己?

5523ed35e58ecea1190000ca_mark-zuckerberg-praises-frank-gehry-he-s-very-efficient-_1 11036456_10101999874192881_8686595160942918408_n

123Image via Mark Zuckerberg

自从两周前扎克伯格带着FACEBOOK团队迁入盖里设计的新总部以来,似乎他们一直都对这个盖里主动要求设计的建筑很满意。扎克伯格说,盖里很有效率——一开始他们还担心盖里的设计会太昂贵或者不符合他们的企业文化,但如今他们打消了顾虑。盖里在FACEBOOK新总部的设计上抓住了一个重点:放弃他的什么表现手法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做一个实用的、无特征的建筑,然后调用一点通俗的设计手段。美观实用而不夸张,这样便很好。

55218fc5e58ece845e000206_richard-rogers-donates-his-parents-home-to-harvard-gsd_5263df0ee8e44e88a00001a8_ad-classics-rogers-house-richard-su-rogers_his© 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 LLP

理查德·罗杰斯在1967年为父母设计过一座住房,转眼间也成了那个现代主义时代的名作之一。据说这座建筑的售价已经达到了近五百万美元,而罗杰斯的选择是:把它捐给哈佛大学设计学院,当做学生教室使用。

55240a21e58ecea1190000e2_sou-fujimoto-lead-team-selected-to-design-ecole-polytechnique-learning-centre-in-paris_1 55240c2de58ecea1190000ea_sou-fujimoto-lead-team-selected-to-design-ecole-polytechnique-learning-centre-in-paris_d 55240c62e58ecea9f80000c0_sou-fujimoto-lead-team-selected-to-design-ecole-polytechnique-learning-centre-in-paris_plan-r1Courtesy of Sou Fujimoto Architects

如果说藤本壮介的设计风格就是“不靠谱”的话,那面对一个必须靠谱的公共建筑,日本当代建筑师多少都会走向某种趋同的风格。比如上面这个是藤本为巴黎-萨克雷大学设计的学习中心。轻,通透,白,室内种树,一切都似曾相识。

55256d4be58ecea11900024f_urban-systems-office-s-bundle-tower-re-imagines-the-bank-of-china_01 55256db3e58ecea119000252_urban-systems-office-s-bundle-tower-re-imagines-the-bank-of-china_07 55256e0be58ecea119000254_urban-systems-office-s-bundle-tower-re-imagines-the-bank-of-china_11Image Courtesy of Urban Systems Office

长垣,一个河南省的县级市,似乎近年正在高速发展。中国银行决定在长垣县城盖一座180米高的综合写字楼,于是他们找来了伦敦的事务所 Urban Systems Office 。他们拿出的设计也非常有趣:一束圆形的筒状物,根据各层功能不同而变化形状,由此生成的外表倒也很有档次。

55253691e58ececd82000023_mexican-company-develops-wood-substitute-from-a-tequila-byproduct_agave_tequilana_1 55253684e58ecea119000208_mexican-company-develops-wood-substitute-from-a-tequila-byproduct_4689020232_9ae6257043_b 552536ace58ecea119000209_mexican-company-develops-wood-substitute-from-a-tequila-byproduct_mixingplantw© Wikimedia CC user Stan Shebs

墨西哥的一家公司日前开发出了一种木材代用品——用龙舌兰酿酒后的废料与回收塑料纤维混合,制成的板材具有比木材更好的力学特性。墨西哥有庞大的龙舌兰酿酒业,每年产生的类似废料不计其数。另外一个冷门知识是,龙舌兰其实就是中国西南部特产的剑麻。

 

最后是一段迷人的手工艺视频——他们在制造的东西,是扎哈设计的两只40厘米高的花瓶:Loa 和Vesu。令人惊讶的是扎哈的设计居然没有用3D打印之类的技术,而是完完全全依靠熟练工人手工制作,这里面的矛盾也耐人寻味。自然,看着师傅制作一个精细的物件,不知有多少人会和我一样感觉到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