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让·努维尔关于巴黎交响乐厅的诉讼案败诉;卡拉特拉瓦将在中国设计三座桥;OMA将开始威尼斯设计双年展中国馆设计;里伯斯金的新装置艺术;以及米兰设计周上由著名建筑师设计的家居小件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Michael Signorile and Edward Perez

犹太人三大宗教节日中有一个便是住棚节——为了纪念祖先离开埃及后在沙漠中流浪的四十年,每年住棚节犹太家庭都会搭一个用有机材料做成的精美临时建筑,也就是“苏克棚”,并在棚中宴会居住7天,然后把棚子拆掉。精美,临时建筑,有了这样的定义,这个有趣的传统毫不意外的会演变成一个装置设计节。比如上图中便是2014年多伦多住棚节上由新泽西理工学院毕业生设计的棚子。“野性的符号,同时也是生命的脆弱与无常”,他们这样描述道。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当然用犀牛和grasshopper先做一个优美的钢骨架出来,事情就会轻松很多。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而钢骨架上那些白色花瓣,则是利用谷物纤维制造的泡沫,只需要一场雨,就会溶解掉。这就是“脆弱”与“无常”吧。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结果一场雨之后,它的造型却变得更妖冶了。这不仅是一个被自然哲学包围着的冥想空间,而且根据设计者的描述,他们决定让上帝决定这座棚子能存在多久——也就是何时会下第一场雨,何时第二场。美丽的形状渐渐溶解在雨中,回归土地。这是个装置艺术,同样也有它的行为逻辑。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Joshua White

无独有偶,在美国科切拉音乐节上,Ball-Nogues工作室则用纸浆搭了一座凉亭。这个复杂的结构纯粹由纸浆构成,并且在之后可以被降解或者送去当堆肥。只不过Ball-Nogues并不打算在里面加入什么哲学思考,纯粹是为了证明纸浆这种材料的潜力。可持续性建筑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实验则是通往未来的捷径。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 Flickr CC user Marko Erman

让·努维尔败诉了。法庭最终认为努维尔关于巴黎交响音乐厅的施工方私自改动设计的指控“证据不足”。或者至少从法理层面上说,让·努维尔的愤怒没有根据——更多更像是道德或者情感上的问题。至少在传说中,努维尔也是个有脾气的人。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上周,美国钢结构学会(AISC)将卡拉特拉瓦设计的佛罗里达理工大学科技馆评为“最佳钢结构建筑”。在上面的室内图中可以清楚看到百叶窗式的钢拱阵列在一个大型平面构件上,并通过一组箱状结构支撑。在AISC的说明中,这座建筑通过纯粹钢结构达到的节能和空间优化都值得称道——这里具体应该怎么看,还要留给精通钢结构的同行们来评说。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Image © AECOM

另外卡拉特拉瓦作为一个钢结构狂,造桥的事自然也没少干。根据湖北联投的消息,卡拉特拉瓦将在武汉的花山新区设计三座公路桥。“这是我第一次在远东地区设计桥梁,这即让我兴奋,也是个很大的挑战。”卡拉特拉瓦已经摩拳擦掌。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根据OMA事务所的消息,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已正式委托库哈斯和OMA进行2015年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上中国馆的设计。这座场馆的主题被定为“另一个未来”,将容纳指挥家谭盾、建筑师刘家琨、电影人吴文光等人的艺术作品。中国的未来,已经或多或少有了库哈斯挥之不去的影子——虽然很多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充满了批判。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Christo

艺术家Christo打算用二十万张布做一座浮桥,将意大利易赛奥湖畔的两座小镇连起来,让人们可以“行走在水上”。其实之前Christo已经试着在日本和阿根廷完成这个艺术项目,但都惨遭拒绝。而这次他已经筹集到了一千万欧元来推进这个项目——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最终要花掉多少钱。成不成良说,油彩涂抹的效果图倒是非常好看。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Oikos

里伯斯金上周则与意大利颜料公司OIKOS合作,在米兰完成了一个大型装置“未来之花”。大量红色金属片阵列在庭院中,反射着阳光,参观者每走上一步都能看到薄片阵列引起的形态和光影的变化。“这不是通常意义上的‘花’”。里伯斯金说。“色彩才是生活的本质。”

米兰设计周即将闭幕。除了上周的一组建筑师设计的高跟鞋之外,本周ARCHDAILY又搜集了一些和家具有关的设计: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比如由GMP事务所重新诠释经典柏林椅思路设计出的系列家具。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以及由奇普菲尔德设计的优雅的木质家具组合Fayland, Fawley & Langley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扎哈与库哈斯分别设计的两款门把手——也许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但设计这东西有时候就是对细节有某种偏执。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Ron Arad设计的Blur,一只色彩渐变的沙发。据说灵感来自于纽约霓虹闪烁的街景,色调充满都市感。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扎哈的花瓶,与上上周介绍的视频属于同一组系列。

【一周报2015第15周】-建筑师之死

Nendo的玻璃家具,看似绵软,实则坚硬。

最近偶尔看到有同行讨论如果建筑师失业了还能干什么——其实能干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设计家具,未必会输给专业的设计师。当然,上面这几位都是不太可能失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