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简评马岩松的日本项目;泰晤士河上的小房子;霍尔的皇后区图书馆;伊朗的砖立面;镜之迷宫;以及如何用玻璃做成泡泡纸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555a11fde58ecee092000014_mad-transforms-japanese-home-into-unconventional-kindergarten-and-residence_clover_house_rendering© MAD

马岩松和MAD在日本的第一个项目破土动工了——这是上周的一件很多人都在谈论的事情。在今天这个有限的篇幅里,我觉得有必要抛开所有标签化的语句来看看这个设计本身:这是一个旧屋改造项目,把一座旧式木制住宅改造为一个幼儿园。旧屋原本位于爱知县一座小村的稻田边。现在它却被叫做“三叶草屋幼儿园”。555a119be58ece6a9f000019_mad-transforms-japanese-home-into-unconventional-kindergarten-and-residence_clover_house_1f_floor_planImage © MAD

从这张平面图上可以看出扩建的面积远远大过了原有房屋的面积。也许有人会唔会右上角的一块是老屋的部分,因为似乎还能隐约看出某种日式住宅的格局。实际上真正的老屋在图上只留下了左侧的一圈立柱,而格局已经荡然无存。

555a11d4e58ecee092000013_mad-transforms-japanese-home-into-unconventional-kindergarten-and-residence_clover_house_model_section_-2- 555a11e9e58ece6a9f00001a_mad-transforms-japanese-home-into-unconventional-kindergarten-and-residence_clover_house_interior_diagramImage © MAD

MAD没有被“改造”的定义捆住手脚。他们很大胆地把老屋拆得只剩了一组屋架,然后在一侧用混凝土等现代材料做了一个真正的主体结构,包括楼梯、卫生间和大部分的功能空间。简单说,老屋被彻底去功能化了,变成了一个放置在外壳中的雕塑物。孩子们甚至可以一直走的屋架的顶上去。

555a109ae58ecee092000010_mad-transforms-japanese-home-into-unconventional-kindergarten-and-residence_clover_house_interior_-2- 555a10aee58ece6a9f000016_mad-transforms-japanese-home-into-unconventional-kindergarten-and-residence_clover_house_interior_-1-Image©MAD

如果我们仅从设计的角度看,这种新老交接的室内空间的确充满了魅力。传统结构和木材质感与干净的新材料产生了强烈的对比,就像一首被翻唱的老歌。但也许在很多“传统结构原教旨主义者”看来,不利用老屋的格局和结构,把木架构变成外壳下不收力的装饰物,似乎是一种不可饶恕的背叛。“老房子已经死了”,他们大概会这样说。

555a116de58ece6a9f000017_mad-transforms-japanese-home-into-unconventional-kindergarten-and-residence_clover_house_model_-2- 555a1232e58ece6a9f00001c_mad-transforms-japanese-home-into-unconventional-kindergarten-and-residence_clover_house_structural_diagramImage © MAD

而新的外壳上可是看不出一点老屋的痕迹的——它就如同大多数日本现代住宅一样洁白简练充满几何感——然后还在入口处的屋顶上做了一组复杂的曲梁来满足MAD们无法抑制的曲线欲望。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个设计有很多独到的地方,甚至扭转了我对MAD的一些成见。也许有人要尝试解读这个设计的精神内核然后斥之为“空洞”。但是一座幼儿园真的需要什么内涵吗?有趣才是第一位的。

5559fd54e58ece6a9f000010_stay-in-airbnb-s-floating-cottage-on-london-s-river-thames_screen_shot_2015-05-18_at_16-43-02Image Courtesy of Airbnb

“有趣”这个问题,还得说说腐国人民欢乐多。一对巴特利特建筑学院毕业的兄弟鼓捣了一座能在泰晤士河上开起来的房子,还把它的地址门牌弄成“泰晤士河1号”。重点是这座房子是一个真的自带院子、草坪和大树的家庭住宅,而不是在一座驳船上搭起来的布景。所有家庭房屋的功能都是真材实料运转良好的——它只是刚巧能浮在水上,还带了一组发动机而已。

5559fcc9e58ecee092000009_stay-in-airbnb-s-floating-cottage-on-london-s-river-thames_screen_shot_2015-05-18_at_16-41-57

院子里的报春花丛间还露出了一对铁锚。

5559fcf7e58ece6a9f00000d_stay-in-airbnb-s-floating-cottage-on-london-s-river-thames_screen_shot_2015-05-18_at_16-42-15

驾驶舱和厨房是同一个房间。只是厨房的窗子那么小,不知道作为驾驶舱会不会让航运部门不爽。

5559fd3ae58ecee09200000c_stay-in-airbnb-s-floating-cottage-on-london-s-river-thames_screen_shot_2015-05-18_at_16-42-51

至于要弄这么一个东西的理由,兄弟俩只是说:“想象一座房子,在窗口三天内看到的景色变化比其他大多数房子一百年看到的都多。”显然这一对建筑师是《飞屋环游记》的粉丝。

 

555a2206e58ece6a9f000020_8-8-concept-studio-proposes-underwater-tennis-court-in-dubai_1© 8+8 Concept Studio

但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如果一个绝妙的创意需要消耗大量的金钱和人力才能完成的时候,即使这个创意再有趣也会变得索然无味了。这是波兰事务所8+8为迪拜设计的一座水下网球馆。即使不做任何技术上的解释,任何人也能看出这是个超级复杂且昂贵的设计。而且据说要满足网球馆的净空高度,这个玻璃顶会碰到很大的技术难题。再回过头审视这个方案本身,我禁不住要问一句“For what?”

555f590ae58ece07f9000165_mecca-to-build-the-world-s-largest-hotel_abraj-kudai-001Image © Dar Al-Handasah via The Guardian

在圣城麦加的大清真寺附近将建起一座全世界最大、拥有超过一万个房间的巨型酒店。这座酒店的外观告诉我们:全世界土大款的审美观都很相似。这并不是我独有的观点,有些伊斯兰宗教人士已经开始抗议了。他们认为在圣地旁边建这么一座酒店“看起来就像拉斯维加斯”。

555bf779e58ecee0920001fe_kahrizak-residential-project-caat-studio_05 555bf7abe58ecee092000200_kahrizak-residential-project-caat-studio_08© Parham Taghiof

伊朗建筑事务所CAAT Studio在德黑兰做了一个有趣的住宅立面。他们选用了附近砖窑生产的红砖,结合一些数字砌筑技术,就用非常低廉的价格完成了这个外表丰富而且材料可回收的设计。

555bf821e58ece6a9f000212_kahrizak-residential-project-caat-studio_14© Parham Taghiof

从室内不难看出这座住宅非常低科技,施工质量也比较惨。但这些红砖立面的镂空确实是有功能的——为室内提供了全年不断、无法关闭的自然通风。这种做法着实有些不好理解。

555b62d8e58ece6a9f000147_work-begins-on-steven-holl-s-hunters-point-library-in-queens_sha_queens_02 555b630fe58ecee092000142_work-begins-on-steven-holl-s-hunters-point-library-in-queens_sha_queens_03 555b6333e58ece6a9f000148_work-begins-on-steven-holl-s-hunters-point-library-in-queens_sha_queens_wc_04© Steven Holl Architects

五年过去,霍尔在纽约皇后区的图书馆终于开工了。上周,项目各方齐聚一堂,举行了一场开工仪式。另外他们还搞了个网页,把这座图书馆的很多背景资料用图像的方式向大众公开。有兴趣者不妨戳:http://www.stevenholl.com/final-design/

555ef0f7e58ece07f90000d5_please-touch-the-art-jeppe-heine-s-labyrinth-ny-installed-in-brooklyn_paf_jepe_hein_jamesewing-0812 555ef1a0e58ece191b0000d2_please-touch-the-art-jeppe-heine-s-labyrinth-ny-installed-in-brooklyn_paf_jepe_hein_jamesewing-1015

丹麦艺术家在纽约做了一组艺术装置“纽约镜之迷宫”。不难看出这个艺术品与纽约那些玻璃大厦或多或少有所联系。联想到年初国内出现的一组“中华紫薇园”的艺术作品,似乎被人骂得不轻——其实我个人是很欣赏那组作品的。也许是颜色太刺眼?上图这个可以看做紫薇园的去色版。

 

意大利一家玻璃公司Glass MaDe的经营者最近鼓捣了一个艺术作品名为“易碎”,实际上就是用玻璃做成的泡泡纸。这种材料与型的矛盾总能激发起人们的兴趣和联想,当然更有趣的是他们实现作品的过程——一点都不复杂,但充满手工的乐趣,你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