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宁波市图书馆,巴黎三角大楼,BIG的叛逆,利用KICKSTARTER众筹打造世界第一座地下公园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

1950年代的时候,著名建筑师埃姆斯夫妇曾经开发过一款叫做“纸牌屋”的玩具。用扑克牌搭屋子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埃姆斯的纸牌屋不仅可以利用插片原理搭起稳定的结构,而且每张纸牌上都有含有意义的图案或者符号。这让这个玩具看起来活像后来的波普艺术或者某种解构主义。也许正是因为隐含的艺术生命力,即使在乐高积木风靡的今天,这套纸牌屋依旧在生产。查尔斯·埃姆斯曾说过,玩具有时不仅仅是玩具,而是一个伟大构想的开始。优秀的建筑师大抵都是些爱玩的人。

【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

© Hufton + Crow

受那套半世纪前的纸牌屋的启发,伦敦事务所Populous为2015年世界建筑节做了这么一个插片组成的装置——他们大概对着世界建筑节那个W型的LOGO发了一会愣,然后说,把两个LOGO插一起会怎么样——于是越插越多,最后就有了这个装置。主办方很满意,说你们给我们的符号创造了一个摸得着的实体。在我看来,建筑师就应该有一种摆弄小东西的冲动,因为许多绝妙的构想都源自于这种发自内心的手欠。

 

【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via Obras

我们来数数这些年宣布要搞世界第一个3D打印建筑的有几家:美国的NASA,还停留在纸面上;荷兰的运河屋,至今还在施工;倒是上海盈创的3D打印技术走得最远也最有实际意义。但阿联酋对此不以为然。上周,阿联酋国家创新委员会宣布将建设一个“真正的”全3D打印建筑,他的结构、构件甚至家具都将由3D打印技术完成。至于具体的技术和材料,则暂时没有进一步说明。

【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 schmidt hammer lassen architects

还记得2013年宁波市图书馆的国际设计竞赛吗?当时中标的丹麦事务所schmidt hammer lassen architects在历经了两年之后终于把这个项目推到了破土动工的阶段。除了青砖立面之外,这个设计中还有一些眼熟的语汇比如中央天井——也有人说这完全就是模仿卒姆托。其实很多人在第一次看见王澍的宁波博物馆的时候也说那是模仿卒姆托。卒姆托生万物。

【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 Herzog & de Meuron

巴黎因为对老房子的过度执着而错过了许多城市发展更新的机会,如今他们大概看着热火朝天的伦敦也感到眼红了。在诸多方面的博弈之后,赫佐格-德穆隆的巴黎三角住宅楼正式被批建。毫不意外,大量的谩骂嘲讽瞬间在媒体上铺天盖地。埃菲尔铁塔当年如是,蓬皮杜艺术中心当年如是,后来这两样都被巴黎人当成了宝。巴黎人就是这么纠结。

【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 BIG

BIG则为法兰克福CBD设计了一座185米高的综合写字楼。在谈及设计的时候他们用了一个形容词“理性”。但在我看来,那“出界”的两块则活像是对摩天大楼美学的反叛和讽刺。不过反过来想想,这反叛也确实属于“理性的反叛”。

【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via Philadelphia Inquirer

另外BIG还公布了一座为美国费城海军军港设计的办公楼。这个建筑被描述为“违反重力”,因为他沉重的水泥外立面会从垂直渐进到倾斜,形成一个带有轻微弧线的造型。其实仔细想想,BIG的设计大多充满了理性的味道。只是理性并不等同于死板。


【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Variant Studio

闭上眼睛想想地铁站留给你的印象——也许大多数人都会记住皮鞋敲在大理石地面上纷乱的脚步声,尖利刺耳的车厢噪音,以及它们在一个坚硬的封闭空间中形成的各种让人头疼的回声。于是伦敦事务所Variant Studio为莫斯科地铁设计了这么一个方案:利用录音棚的墙壁吸声方案,营造一个全世界最安静的地铁站。但我个人认为一个完全没有回声的空间也会让人感到非常不适,去过录音棚的朋友应该懂我的意思。

【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5周】-建筑师之死

而在美国纽约,另一个被名为Newyork Lowline的地下项目正干得如火如荼。在这种超高密度的大都市,要创造一片公共绿地难上加难,于是一个设计小组瞄上了纽约地下的废旧地铁通道,用导光筒把日光引入地下,然后做出一个地下公园。题外话是,我曾经也在住宅设计中考虑过用光纤导入自然光的方案,被教授用防火规范一句话打回了。但Lowline项目的小组显然走得远得多。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他们的项目是在Kickstarter上众筹的,所以他们必须隔一段时间展示一下项目进展。下面这个视频就是他们给众筹人们的报告:

 

 

国内的大家,我们是不是也能用众筹网站做点什么有趣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