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5CTBUH城市栖居奖;卡拉特拉瓦的明日博物馆;霍尔的小屋;GMP的苏州图书馆。于特岛大屠杀四周年后,挪威人的态度到底如何?最后是一座华美的哥特教堂与一只巨大的手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世界高楼协会(CTBUH)日前评出了2015年度城市栖居奖的五个最终入选项目和一个优胜者。它们分别是:

悉尼查斯伍德立体交通项目(Chatswood Transport Interchange (CTI)/Chatswood, Australia)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CTBUH

查斯伍德立体交通项目原本是一个解决城市和轨道交通换乘问题而规划的综合体。但它却被演绎成了一个高效率城市综合体的模型——除了交通工具的换乘之外,这个项目还见缝插针的放进了一万平方米的零售空间以及550间公寓。这也为它赢得了城市栖居奖的关注。从上面的照片中对这个项目的“立体交通”概念看出几分端倪。

 

新加坡d’Leedon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CTBUH

d’Leedon作为一个小区设计,也带来了一些匠心独具的思路。如果图中的几幢住宅楼独特而充满未来感的线条让人眼前一亮的话,那它们利用最小占地面积为整个小区提供最大化公共空间的做法则是一个非常值得借鉴的解决方案。

 

上海静安嘉里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CTBUH

国内曾经有个老师对我提到过一个名词“弹性设计”。静安嘉里大概就是对弹性设计的一种解释——他们面对的是高速膨胀的人口和生活需求以及未来可能的变化。因此作为一个零售、商业、办公和居住的综合体,静安嘉里并没有被作为一个完全整体设计,甚至在上图中也能通过外观明显分辨出整个综合体中不同功能的区域和体块。

 

巴黎Carpe Diem大厦(Tour Carpe Diem/Courbevoie, France)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众所周知巴黎这座城市素以几百年历史的老城区闻名——但一座城市不可能不发展。而作为巴黎CBD的拉德芳斯区则常常被抱怨与老城区外表不协调。Carpe Diem大厦的设计就试图缓解这个问题,让拉德芳斯区与周围老城区联系更紧密——除了充满折线的外表之外,阶梯状的几何形体也是手段之一。方法简单,效果也尚可。

 

优胜:新加坡皮克林宾乐雅酒店(PARKROYAL on Pickering/Singapore)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CTBUH

这是个充满想法的设计:很显然它或将的最大理由就是那引人注目的空中花园——它在嘈杂的城市中凭空造出了一座热带雨林,而建筑主体则悬浮其上。另外在低层临街的地方,建筑的形体被做成了类似岩层的不规则阶梯状。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这四座空中楼阁的形体界限与周遭环境还存在着相当的关联性。在网上流传的各种照片中甚至还能发现大量奇妙的细节,以及渗透整个建筑内外的一种关于城市栖居的新概念。此项目获得优胜,当之无愧。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Paul Clemence

2010年时,卡拉特拉瓦的事务所公布了他们在里约热内卢的这座“明日博物馆”的设计。5年,对于把纸面设计搬到现实中的过程来说也算是一段不短的时间,可以想象这其中有多少波折。目前公布的一组照片显示建筑的施工正在缓慢而稳步的进行中。作为迎接2016年里约奥运会重点工程,卡拉特拉瓦的这个项目也许结果会比他那座纽约的地铁站好不少。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Steven Holl Architects

斯蒂文·霍尔为纽约的一个客户设计了一座可爱的小房子。它被叫做“Ex of In House”,其实是霍尔事务所正在进行的一项研究“Explorations of In”的简称。这个研究项目的重点在质疑当今建筑语言的陈词滥调和商业行为,意图探索一种全新的空间语言和力量。而这座小屋大约就是Explorations of In理论的第一个实践。在上周,它顺利开工了。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 3RW

挪威的于特岛大屠杀已经过去四年了。在今年的纪念活动上,建筑事务所3RW做了一个名为“The Clearing”的纪念碑——它是一个刻着遇难者名字的不锈钢环,悬空于森林之间,下面则是树木齐刷刷的断口。而且它的设计尽量粗糙,这样整个纪念碑可以由志愿者合作完成。设计师说,大树死去,生物会分解它,最终抹掉一切痕迹。而时间最终会抹平大屠杀带来的创伤——这似乎对于纪念碑来说是个很奇怪的思路。去年三月,关于于特岛大屠杀的另一个纪念项目“记忆伤痕”中标。我曾经写过一篇小文章《“记忆伤痕”——我们为什么建造纪念碑?》。当时我发表了一些有些偏激的评论,但看过了这个名为The Clearing的介绍之后,当时的想法如今却更坚定了。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Courtesy of ICD ITKE

斯图加特大学的电脑设计学院与建筑结构和建造设计学院每年都会合作做一座小凉亭——它不只是一座小凉亭,而是学生与教授合作,动用最尖端的数字设计和建造技术做的一个试验品。2015年度的凉亭首次采用了机器人编织技术,利用碳纤维作为基本材料“编”出了一个蛋型结构,令人叹服。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对于中国的项目,GMP早已得心应手。因此他们为苏州设计的新图书馆也顺利拔得头筹。这座图书馆建筑面积超过四万平方米,可容纳七百万册图书,且地处河边公园,设计难度也说不上太大,实在令人垂涎。

 

最后,是纽约艺术家Ryan McAmis制作的一座微型哥特式教堂。很多小时候喜欢做模型的人大概都懂那种存在于精细处的迷人——或许这也是引领我们走上建筑这条荆棘之途的动机之一吧。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28周】-建筑师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