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没有能耗不需要维护的城市除尘新Idea; 偷面积大师;粗野主义的挽歌;德式逻辑与零审美逻辑;老狐狸罗杰斯;扎哈的大桥;中国传统建筑与现代生活之一说。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Carmen Trudell & Natacha Schnider

空气污染是一个困扰全世界超大型城市的严重问题。在以往的周报中我们也曾提到过一些关于用建筑缓解空气污染的设计——然而他们大多沉迷于对人类文明的艺术性控诉,并没人真的打算解决问题。要说这种事情还得靠加州州立理工这种走靠谱路线的学校——一个领导几个学生弄了上面这样一种东西,它就像一台怪异的吸尘器,或者类似的什么机械装置。实际上这是一块砌块,一块可以过滤污染空气的砌块。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这块砌块和普通混凝土砌块的区别在于每一块都附带了一个由回收塑料做的小型空气离心管——它的原理和真空吸尘器一模一样。混杂着各种尺寸灰尘的脏空气回旋穿过管道,就会把粉尘等颗粒通过一条支管甩出去。而另一端出来的就是相对干净的空气。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一个离心管的作用非常有限,但当用这种砌块做成一个大型外立面的时候,除尘效果就很可观了。而且从原理上说,这样一座能除尘的墙却是免维护而且不消耗任何电力的,只需要自然风就能搞定一切问题。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当然自然风的效率也许很悠闲。如果能把这面墙搭配地热管道和太阳能制造的烟囱效应的话,效果也许会非常惊人。而如果在通风集中处能安装热回收装置的话,这样一座建筑甚至可以达到节能房的标准——当然,这只是我一些不负责任的想象。况且也可以就搭起一座专门用于除尘的建筑物,完全不用考虑其他使用功能,单单是不耗电免维护的降低空气污染的功能,便已非常激动人心了。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嗯,其实这也是这组学生正在做的事情。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URBAN AGENCY

说到偷面积,大概没有比这家更强的了。按说体量上的错开和旋转在造型上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由URBAN AGENCY在法国蒙彼利埃设计的这座豪华公寓楼却利用了法国住房规划法规的漏洞,通过错开楼层制造半公共花园露台的方法,生生给建筑整体多偷出了40%的面积,而且关键是偷完了还挺好看。相比之下那种安个入户花园和露台式的偷法简直弱爆了。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Harwood International via Dezeen

那么再从这种偷面积的角度看看隈研吾事务所上周公布的在达拉斯的新豪华公寓楼,似乎又明白了几分。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Luke Hayes

这是英国粗野主义的代表作之一,由史密斯森兄弟在1972年设计的伦敦罗宾汉花园。这座巨型住宅在2012年便传出了要拆除的消息,在史密斯森兄弟的后人以及一些英国建筑界人士的奔走之下,它终于得以暂时保留。现在,拆除这座粗野主义建筑的计划又一次被提上了日程,于是“拯救罗宾汉花园”的行动便又启动了。说实话,粗野主义建筑本就是一场审美灾难。除去难看的外表,过高的居住密度和对人居模式的落后认识都使得这座巨型住宅越来越落后于时代。况且指望一座建筑永远树立下去本身也不太理性,更何况是让这座粗野主义的东西挺过21世纪呢?早些拆了它,让这些丑陋的历史遗留停留到纸面上,这对谁都好。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Christian Gahl

上周谈到GMP与他们在上海的三个大方块时,我给他们扣了个帽子叫“德式逻辑”。然后这周,他们就宣布了这样一组东西——复兴路SOHO,一套综合商业办公区。虽说这组建筑不再那么“直角”,和上海老里弄以及复兴路周边城市形态也有很呼应的地方,但整个规划的内在逻辑却怎么想怎么摸不着头脑。什么叫“德式逻辑”,大概也可以称之为“零审美逻辑”。当然另一方面这套建筑在节能性上符合LEED认证,这也是德式逻辑的一部分。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Japan Sport Council

作为东京新体育馆评审委员之一和曾经把票投给扎哈的人,理查德·罗杰斯上周站出来发表了一些很强硬的言论。“日本已经失去了勇气”以及“这样做只会损害日本作为世界级建筑设计促进者的声誉”。然而我们也知道,扎哈的方案被放弃几乎已经成为定局。当事情还有救的时候,没人吭声;当事情明摆着没戏了,就要出来表明一下立场。姜还是老的辣。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Danjiang Bridge by Zaha Hadid Architects, render by MIR

但ZHA事务所却没有被那一档子事分掉太多精力。上面是ZHA设计的台湾淡江大桥,跨度920米,据称将是世界上最长的单塔斜拉锁桥——我一直以为在这种工程力学高度主导的工程项目中是没有建筑师什么发挥空间的。或者是他们是想扭转自己那种“狂热的炫耀性消费”之类的外部形象?

 

以下四张照片分别拍摄自建筑营事务所设计的胡同茶室与荣宝斋咖啡书店。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中国传统建筑元素在现代人生活中的立足点到底在哪?建筑营事务所似乎找到了一些有趣的思路。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1周】-建筑师之死

© 王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