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U型玻璃与曲线立面的矛盾;德绍令人烦躁的包豪斯博物馆;高迪的文森之家将变成博物馆;全世界最大的绿化屋顶;扎哈与尼迈耶的缘分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近年来建筑师们往往都偏爱两样东西:第一是上图中这种磨砂半透明的U型玻璃,第二则是曲线。这带来了一个显然的矛盾:如果用U型玻璃拼成带有弧度的外立面时,会造成一些大家不想看到的观感。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 Holger Jahns

这是一张典型的U型玻璃组成的非等曲率弧形立面的示意图。可以看到,当弧度越大时,玻璃间的空隙就越大。于是当弧度不平均时,原本统一的玻璃立面上就会出现大大小小的空隙或者凹陷。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Holger Jahns

德国著名建筑杂志《DETAIL》旗下的材料研究所“Detail Reserch Lab”则改进了U型玻璃的连接形式。他们把用来支撑的玻璃肋改成了公母两种样式,用以解决弧形立面的装配问题。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这样的装配方式可以满足任何弧度的立面而不至于留下难看的缝隙。它甚至可以互相呈90度装配。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Holger Jahns

而通过增加几种不同扭曲度的规格,这样的U型玻璃还可以创造出更加多变的外形。另外,DETAIL作为一本建筑杂志,旗下居然有材料研究所,真是让人不得不服气。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Young & Ayata

这是德绍包豪斯博物馆竞赛选出的第一名。我个人也曾以这个题目做过研究设计。德绍是一座破败落后的东德城市,也是包豪斯的发源地。这个项目则位于德绍市中心最重要的公园里。如果让我来评论,我要说这个设计者既对场地没有深入研究,也对包豪斯与德绍的历史没有丝毫的尊重。这个设计完全就是在炫耀,在哗众取宠。对于包豪斯博物馆最终选出这么一个东西,我个人深表遗憾。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Bauhaus Dessau

但是等等,这里有一个更靠谱的。作为比赛的并列第一名,这个设计和上一个简直是天壤之别。它从材料、形式与外观上都很好地思考了包豪斯的历史和意义,更像是一个值得被建起来的作品。顺便一提,我当时做的研究设计和这个有非常相似的思路,甚至在符号性上还要更好一些。但我当时并没有把设计交付比赛,如今悔之晚矣。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 Eric Huang [Flickr CC]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Image © Michela Simoncini [Flickr CC]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 Ian Gampon [Flickr CC]

这是每个去巴塞罗那参观的建筑师都不会错过的建筑:高迪的文森之家。作为高迪30岁时完成的人生第一个实建设计,这座住宅在面世之时便惊为天人,更是后世研究高迪设计语言的重要参照物之一。文森之家在其后一直为文森家所有,200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然后在2007年被转手卖出。而现在的所有者则决定将其妥善修复,并改造为高迪博物馆。预计在2016年下半年,世人将有机会一窥这个杰作不为人知的内部空间。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 The Hills at Vallco

曾经设计伦敦著名的“对讲机大厦”的建筑师维诺利(Rafael Viñoly)上周宣布将在加州做一个巨大的改造项目:他要在一片数万平方米、包括购物中心、办公楼和住宅的街区的上方做一个“全世界最大的绿化屋顶”。这片屋顶包括公园、水体、山坡和葡萄园等等建筑师所能想到的关于欧洲田野的一切。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而且他效果图呈现的景观也非常惊人,让人不禁考虑这样的种植需要多少土壤厚度、怎么解决老建筑的结构强度问题等等。总之要做这种大而不当的“世界最大”,总觉得像是某种发展中国家的狭隘思想。再想想伦敦对讲机大厦的事与愿违,看来这位建筑师这么多年过去不但没有长进,反而还在退步。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BAY0263A_12.tif

最后是一条花边:扎哈日前在接受巴西El País杂志的采访时谈到,他对巴西已故建筑大师奥斯卡·尼迈耶“充满感激”。在她看来,尼迈耶是一位充满天赋的空间艺术家。在尼迈耶那个年代,有很多建筑师在现代主义大潮下实践各种各样的外形语言,但没人能像尼迈耶那样充满野心:尼迈耶居然用水泥浇出了流动的外形。

【一周报2015第35周】-建筑师之死

所以扎哈这才算是为她的追随者们关于她设计语言的起源解释了一个说法。我另听说过一句话:设计从来不是凭空创造,而是在他人的思想上进行演绎和批判。与外人认为的不同,在建筑设计这行,想象力并不是最应该具备的能力。而思考能力,则是成为一个好建筑师的金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