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人类向星辰大海的征途中是否有建筑师的一席之地?陶器天井,以及让·努维尔的巴黎双塔;扎哈的莫斯科项目组图发布;用空气中的碳黑粉尘做成戒指……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Foster + Partners

钱学森曾经说过,人类的未来在于向着宇宙出发。只有浩瀚的星际空间才能支撑文明的扩张。从这个角度上看,一切与进军宇宙相关的事业才是决定人类未来的关键事业。也许首先我们就会想到航空航天以及各种领域的科技人员——即使也有短视者认为搞航天不如去扶贫,但不得不承认航天技术人员才是决定人类文明长期生死存亡的关键人物。

人类的下一站是我们的邻居,火星。美国NASA于数年前展开了重返火星计划,试图在15~20年间将几名宇航员送到火星表面,建立长期基地。这样的基地就必须有模块化、由机器人和3D打印设备进行建造的快速建筑,同时在最紧凑的空间内保证宇航员长期生活的生理和心理需求。这听起来和一些前沿建筑师在做的事情似乎非常相似——事实上NASA也明白这一点。“重返火星”基地设计竞赛网罗了一大批全世界热爱幻想的建筑事务所。在最终入围的30个设计中,我们可以看到上图中这一组效果图。它看起来不仅制作精美,而且从图面上就能读出相当的技术含量。这个设计出自福斯特事务所的手笔。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 Foster + Partners

显然与在地球上不同,在火星表面的恶劣环境下,什么人文美学都失去了存在空间。在这个领域里,实用和技术才是唯一的指导方针。于是在剥掉了那些关于造型的东西之后,我惊喜地发现建筑师居然还有存在的价值:从人的需求出发,专注于营造最合适的环境。这大概也是我们所从事的种种工作中最不可替代的一部分。在人类向星辰大海的征途中,终究还是有我们建筑师的立足之地。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关于机器人建造技术,也许在某些陷在建筑学小圈子里的人听来有点可笑,但不可否认这将会是影响建筑学发展的一项重要技术——而技术的主导者肯定不是建筑师。这是来自苏黎世联邦理工的一个新试验:他们开发了无与伦比的无人机控制技术,用无人机和绳索搭建了一座可以承载人体的吊桥。目前仅仅是这样的成果便已经足够让人叹为观止了。未来呢?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Bakpak Architects and EovaStudio

这是西班牙事务所Bakpak和EOVASTUDIO在波兰做的一个颇为惊艳的设计:作为办公/商业综合建筑,它的外表显得比较折衷,和近年在欧洲老城的很多设计并没有什么两样。但它却有一个如同被某种工具旋出来一般充满线条感的天井,与外表形成了强烈对比。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这个形体的来源从他们模型的制作过程中便可窥见一斑:陶土,用竹片刮,就如同千百年前原始的陶器一样——难怪天井的纹理会让人感到眼熟。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Bakpak Architects and EovaStudio

几种不同色度的蓝色陶瓦在天井内组成细密的线条,形成了陶器般的质感,又有那么几分像景泰蓝。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Ateliers Jean Nouvel

细数过去,有资格改变巴黎天际线的人并不多。埃菲尔算一个,伦佐·皮亚诺和理查德·罗杰斯算一个,安德鲁算一个。如今让·努维尔也来了。上半年因为巴黎音乐厅的官司搞得狼狈不堪的让·努维尔似乎越挫越勇,顺利拿下了双塔(Duo Tour)项目的头标。两座各带曲线、若即若离的高楼将为巴黎工业区与老城区的结合部增添不少风景。联想到曾有不少文章借着巴黎不盖新房子来逼迫中国人反思——如今巴黎人突然醒了,城市不发展还是不行。只是这下不知道中国反思党们的文章又该怎么写。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 Laurian Ghinitoiu

摄影师Laurian Ghinitoiu趁人不备,钻进了还没正式开放的扎哈在莫斯科新落成的设计:“主权大厦(Dominion Tower)”。从他发布的这组照片中看,这座外表不那么扎哈、甚至有人指出有些走回头路的建筑里,依旧充斥着扎哈黄金时代的设计语言。尤其是那些用来充当“未来感”符号的灯带,大约也算是扎哈的三板斧之一。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Studio Roosegaarde

荷兰设计师Daan Roosegaarde与一组研究人员合作,设计了一座7米高的装置,用以收集城市污染空气中的含碳粉尘。这座号称全世界最大的真空吸尘器只需要极少的电力,就能借助自然风净化每小时三万立方米的空气——倘若仅仅是这样,似乎也没什么动人的。但Roosegaarde却把收集的黑色粉尘取出来,镶在玻璃里,做成了一种充满意义的艺术品。他甚至把这包裹黑炭的玻璃镶在了戒指上,仿佛一颗钻石——其实钻石和黑炭本质上是一种东西,况且这个漂亮的小方块比钻石大得多,无论是体积还是格调。

【一周报2015第37周】-建筑师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