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武汉园博会的“水之赞歌”;马岩松的博物馆被一针见血;世界建筑节评出2015年度建筑;武重义的日本“竹林”;一座高度透明的玻璃外立面;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为何突然禁止拍照?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penda architecture & design

每个城市的人都有共同的精神特征,而这特征就往往可以追溯到这个城市所特有的形态。不论是横平竖直的胡同还是暗无天日的里弄与码头,又或者明清园林与府南河边的茶棚,它们都是一城人共同的回忆与许多精神层面的基础,是“文化”。

我们武汉人自诩是有大格局的。大江大湖,也没错。但也难免有些小湾小荡造就的小肚鸡肠——总而言之,跟水脱不了关系。从夜长江上的汽笛声到汤逊湖的鱼丸子,水是武汉人剪不断的情愫。2015年武汉园博会上,上海事务所PENDA设计的一座展馆从国际竞赛中脱颖而出。它的名字叫“水的颂歌”。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 penda architecture & design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penda architecture & design

展馆建筑大概是大多数建筑师都最喜欢的类型。它没有复杂的功能,需要的更多的是建筑师的那点未泯的童心——虽然这样的项目未必“来钱”,但它让人很快乐,无论是做的人还是用的人。这就让人很满足了。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Image © Lucas Museum of Narrative Art / MAD

MAD的卢卡斯博物馆已经确定即将在芝加哥开工。上周Archdaily的一位读者针对这座博物馆的设计写了这么一段评论:“一顶大白帐篷根本不会‘有机地融入环境’。这里是城市,就算没有城市之前也是草原——就算往任何方向走上几百几千英里,都找不到任何一座山——你要做一顶大白帐篷,直说就好了,请省省那些自负的假充博学的建筑术语。”

怎么说呢,也许美国人并不全都是傻子。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本年度的世界建筑节上周四又宣布了第二批获奖作品。其中既有一些在过去一年中非常受关注的设计,也有不少来自世界各地比较低调、但实际上却别具匠心的项目。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BIG - Bjarke Ingels Group in Canada

BIG的温哥华住宅是一个呼声很高的项目——它有非常独特的利用了视觉错位的体量造型,让人耳目一新。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WAF.

而另一个呼声很高的设计则是来自众建筑的胡同住宅嵌入体。这也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设计,正巧我之前为它写过一点东西,感兴趣的朋友请移步:《保护古建筑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它一直被使用下去》http://archidead.net/hutong-plugin/

 

-----------------------------------------------------------------------------------------------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Iwan Baan

根据更新的消息,今年世界建筑节评出的年度建筑设计是:奥雷·舍人事务所的新加坡交错住宅。BIG的温哥华住宅则入选了年度“未来建筑”。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Yoshifumi Moriya

上次我们谈了武重义新完成的两个竹子建筑,各有特点。现在他又完成了一个有趣的东西——也是武重义事务所在日本的第一个作品:竹林。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捆扎竹子这样简单的建造手段任何人稍加训练都可以掌握。这套作品就靠了50个国际志愿者,在三周内搭建完成了。只是不知是不是我个人的感觉——如果对比一下藤本的蛇形画廊以及武重义自己的河内盒子,总觉得这座竹林“差了点意思”。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Yoshifumi Moriya

当然另一个有趣之处是这个竹架子是搭载混凝土大厦的天台上的。远远看去,在水泥丛林之间,这郁郁葱葱的绿色倒也别具一格。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Luxigon

这是REX事务所为华盛顿特区设计的一座高度透明的办公建筑。不得不说这张效果图真的出得特别好,不仅把外立面的透明统一表现得一清二楚,还把环境建筑在立面上形成的充满纹理感的连续反射影像给很好地实现了出来。其实很多学生在初学建模的时候都会做这种看似只有几层薄楼板加上玻璃表皮的模型——但REX这个不一样,研究设计之后我发现这张效果图可能非常接近实际效果,而不仅仅只是个“proposal”。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这张动图展示了那连续倒影的来源:弧形玻璃。再看看上面的效果图,简单的做法,效果却十分惊人。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而纯粹的透明立面一方面得益于固定在楼板上的隐框幕墙系统,另一方面楼板本身的形状也有贡献——利用视觉差,让楼板自内而外变薄,于是从外面看起来就显得非常轻盈。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Luxigon

当然作为建筑师,感叹设计巧妙之余还是要冷静下来问两个问题:1,U型玻璃能不能是LOW-E,能不能满足节能需要的K值;2,遮阳系统另有考虑,还是靠空调硬扛?

美国建筑师天天都在谈节能,但绝大多数美国人根本意识不到资源的可贵——因为实在太便宜了。这也把美国建筑师的节能口号变成了一纸空谈。此设计当作注脚。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Rijksmuseum

有很多博物馆是禁止拍照的——原因他们自己都解释不清楚,大体看来属于一种管理落后,思想僵化之类。但一向被视为艺术圣地的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现在却在正门脸上挂起了禁止拍照的大标语。这又是为何?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是的,禁止拍照,不过你们可以画。“BIG DRAW”运动,“当你动手画的时候,你会看到更多。”博物馆方面解释道。“我们忙乱的生活让我们意识不到有些东西居然是那么美丽。我们忘记了仔细地审视它们”。

【一周报2015第43周】-建筑师之死

你走到哪里,拿起手机,咔擦一张,然后扬长而去——这样的态度把你变成了一切美好事物的匆匆过客。你失去了用精神触摸质感的能力,变成了一个讨厌的没品的旅游团团友。有时候你必须严肃地对待生命中的那些美。

如果你是个建筑师,你应该试着多用笔去触摸他们的线条。这不是你的工作,但这应该是你的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