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19年打磨而成的交通综合体颠覆了游戏规则,除了需要优秀的建筑师还需要什么?全世界最吓人的自行车桥终于批建;无印良品退出廉价预制件住宅;2016年情人节纽约时代广场上的镜子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Ronald_Tilleman© Ronald Tilleman

这是这周关于建筑界最重要的一条新闻——也许对于整个建筑界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但对于一座城市和一家事务所来说,这是一件里程碑式的事件:由UNStudio设计的荷兰阿纳姆中央换乘综合体历时19年后终于开始正式运转了。

Nederland, Gelderland, Arnhem, 30-09-2015; Arnhem centraal, Station Arnhem. Het nieuwe stationsgebouw (architect UNStudio, Ben van Berkel), inclusief nieuwe perron overkappingen. Naast de OV terminal met busstation twee kantoorgebouwen, de Parktoren van ATOS en WTC Arnhem Nijmegen. The new Arnhem Central Station. luchtfoto (toeslag op standard tarieven); aerial photo (additional fee required); copyright foto/photo Siebe Swart© Siebe Swart

早在1996年,UNS便与阿纳姆市方面合作探讨一个城市中心总体规划方案。这个方案是阿纳姆城市复兴计划的重要一环,而中央换乘综合体则是整个方案的核心。2000年,关于它的第一份草图完成,包括了从商业区到住宅与办公、电影院,再到多达六种不同交通方式的换乘、汽车下穿通道和自行车立体交通等等功能,复杂程度让人感到无比棘手。而且UNS是如此的野心勃勃,似乎是在打算用一个全然不同以往的设计来颠覆交通综合体设计的陈规。十五年过去,他们果然做到了。在这里你不得不佩服老欧洲那种舍得花时间细细打磨的精神。你可以自豪地宣称中国人做一个高铁站还用不了十个月——可我觉得我们已经过了解决有无的时代,应该有更多人想想怎么把事情做细做好。这里我指的不仅仅是建筑师。

Print综合体包括了从住宅到电影院的一系列功能,同时内部空间非常灵活复杂。

151028_B01-1.05 151028_B01-1.06这是两张中央部分的平面图——即使是训练有素的建筑师,也很难把这两个平面对上号。整个综合体复杂的交通线在空间内部交织穿梭,以至于根本不存在固定的楼层。所有平面图都是用标高区分的,而这个部分类似的平面图还有好几张。这种设计方式在2000年左右可以说非常超前,比起当时的扎哈和SAANA来说也毫不逊色。到今天也能让人耳目一新。

tilleman_20151108-0210-Pano_web_(Large) tilleman_20151108-0429-Hersteld_web_(Large) Frank_Hanswijk_Arnhem_CS_19okt_93© Frank Hanswijk

因为各种三维穿梭的流线,整个建筑也抛弃了传统的结构体系,转而采用了即使今天还是很新颖的异形墙体-板支撑模式。这对结构设计和施工都是不小的挑战,难以想象在软件还不太完善的当年是如何敢于想象这样的东西。

当然这里还得提一提建筑工程界的神队友:英国奥雅娜(ARUP)。奥雅娜作为全世界技术力量最强大的建筑咨询集团,他们的工程师把全世界大量建筑师的狂想从纸面搬到了现实中。从悉尼歌剧院,到北京的鸟巢和CCTV大楼,再到阿纳姆交通综合体,他们解决了成千上万一眼看上去不可能解决的工程学难题,一再向建筑工程新的巅峰发起挑战。如果没有这样勇敢而实力强大的工程公司,就没有建筑界的今天。这绝不是夸张。

Nederland, Gelderland, Arnhem, 30-09-2015; Arnhem centraal, Station Arnhem. Het nieuwe stationsgebouw (architect UNStudio, Ben van Berkel), inclusief nieuwe perron overkappingen. Naast de OV terminal met busstation twee kantoorgebouwen, de Parktoren van ATOS en WTC Arnhem Nijmegen. Nederrijn en Meinerswijk in de achtergond. The new Arnhem Central Station. luchtfoto (toeslag op standard tarieven); aerial photo (additional fee required); copyright foto/photo Siebe Swart

© Siebe Swart

关于这个耗资三千五百万欧元、历时19年的项目,本有太多东西可以讲。限于篇幅,点到为止。另外附送一段关于阿纳姆车站综合体的延时摄影:

National Stadium , Sportshub

National Stadium , Sportshub

6T6A3738_(c)_ArupCourtesy of DP Architects

说到奥雅娜,由他们负责工程设计的新加坡体育中心日前被评为“2015最佳结构设计超级大奖”。这座可容纳五万人的体育场具有一个跨度达310米的钢结构穹顶——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穹顶跨度。且这座体育馆还包括了一些先进的节能式空气调节设计。这些从来不抱怨建筑师设计“不实际”,从来不惧怕以往工程学限制的勇敢的工程师们,值得每一个建筑师脱帽致敬。

4 1 3© Steven Holl Architects

能坚持一个长期项目、和工程各方进行博弈,对建筑师来说也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霍尔事务所的哥本哈根之门项目(包括两座港口大厦与一条诱发恐高症的自行车桥)自2008年陷入僵局之后,终于在上周有了突破性进展:明年,两座大楼将正式开始动工。-八年了,别提了。

hut_01 hut_03 hut_05Image Courtesy of MUJI

大概还有不少人记得无印良品在去年曾经和隈研吾合作,推出过一种预制件快速住宅。如今在东京设计周上,无印良品又展示了一个系列的类似预制小型住宅——他们看起来更简洁,也更朴实,让人不禁感觉无印良品是在玩真的——他们真的打算把房子放在商店里卖。这里必须解释一下,基于日本住宅建设法,在业主购买土地的前提下,对这种小而轻质结构的住宅可以不用走报批建等手续自由搭建——而日本的住宅经济是非常古怪的,许多年轻家庭必须把所有积蓄白白投入建设住宅而无法转卖变现(参见《我们到底能从日本现代住宅设计中学到什么?》 http://archidead.net/crazy-housing/ ),因此无印良品这样的简易预制住宅可能会有不错的市场前景。

01_CLOK_HERO_HoH_HiRes High_Res_Image_3 High_Res_Image_1Courtesy of Collective–LOK

近年每年情人节的时候,纽约时代广场上便会搭起一个以心形为主题的小装置——上次是那个红颜色的打击乐器组合,而明年的则将会是这个:一组心形镜子组成的环形。这些镜子呈现不同的滤色,反射着广场上变换跳动的广告和人群,以及整个纽约市中心的脉动。纽约,本来就是一座充满味道的城市。就像《鸟人》里的桥段,Sam一边对着楼下的行人竖起中指一边说:“Oh, I love this 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