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很后悔,后悔做了这个建筑。"博埃里说。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Iwaan Baan

这是意大利建筑师博埃里(Stefano Boeri)的“海之屋”,由建筑摄影大拿伊万·班恩摄于2009年。当时这座建筑刚刚落成,正准备投入使用。包括“海之屋”的一组建筑群是在撒丁岛上一座古老海岸军火库的基础上改建的,上图中还能看到军火库的石砌外墙和拱券。

这组建筑在当时计划成为第35届G8峰会的主会场。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Iwaan Baan

而海之屋作为会场的主体建筑,除了具有容纳会场及附属功能的空间之外,在视觉通透的主大厅里还拥有相当不错的海景。另外为了表达一种“由水而生”的意象,博埃里用毛玻璃条组成外立面的蜂窝状纹理,创造了一种无论从室内还是室外看都朦胧模糊、边界虚无的观感。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Iwaan Baan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这个外立面让外部景物变得柔和和不直接,同时也具有相当精巧的细构。上面这个3D的细构图看着十分有趣,且经得住推敲,可见当时博埃里下了不少功夫。在他当时的自述中,他充满自豪地描述着这座建筑在即将到来的峰会中所充当的作用,展望它对地区经济可能的正面影响,并津津乐道地谈着这座建筑正常运转所采用的各种可持续性策略。

但这座建筑在那以后就被废弃了,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用途。

在现在的WIKI上关于第35届G8峰会还可以读到这样的内容:“……由撒丁岛的海边移至2009年拉奎拉山区地震后重建地区举行。”很明显,对于政治家们来说,借由这等重要的国际峰会来展示意大利对地震灾区的重建速度,显然更有意义。但他们居然就把这片已经完工的会场给忘了——也许对于有些大人物来说,材料也好,工时也罢,哪怕是建筑师呕心沥血,也都是可以计价的,不就是钱吗?

2015年,博埃里回到了这座“海之屋”,里里外外走了一遭。在视频中他一次正脸也没有露,始终是一个略显苍老的背影。天空阴沉,海风萧萧,博埃里用平静的语调说着:“我很后悔,后悔做了这个建筑。”

 

话说的很重,似乎博埃里始终带着点意大利人的感性。在世界另一边的中国,在我们看来,“后悔”却有些大可不必。面对类似这样的无奈,我们似乎更加隐忍,更不愿意抱怨,或者更别说拍一段这样的视频表达不满。于是那些人也就越发不把建筑师的努力和心血当回事,仿佛建筑师的一切工作真的不过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就如同地摊上的一把廉价茶壶,扔出十块钱,转手就把这壶砸了,谁会在乎?

你得先尊重你自己的设计,然后别人才会来尊重你。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Hiroyuki Oki

当然也许关于博埃里的海之屋,有人也会读出某种“现代建筑的脆弱”来。这就不得不提提竹子狂人武重义了。武重义似乎是从之前的死胡同里醒悟了过来,开始疯狂玩竹子。本周他完成的是胡志明市的一座社区中心——说是社区中心,其实是一个竹子做成的巨大穹顶,跨度目测有20米左右。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在穹顶外面则是热带常见的草屋顶,看上去非常古朴自然。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但仔细看看屋顶的结构,却又觉得十分精妙复杂,似乎经过了某种现代力学设计手段的推敲。武重义的设计风格就是这样藏巧于拙,耐人寻味。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Herzog & de Meuron

很多看球的朋友都听说过切尔西俱乐部要做一个新球场的事情——也有不少人听说过这个项目已经给了Herzog&de Meuron。现在是他们的设计揭开了面纱:这是个与老城的语境和切尔西的历史有一定联系的造型,斜顶,多面体,除了球场之外内部还包含三层的诸如主题商店一类的附属功能。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Herzog & de Meuron

看看近景,那个非常现代化外表下看起来细密的条形,其实全部都是砖砌拱券——最古老的建筑语言之一。实在是个绝妙的想法。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New Wave Architecture

由于长期以来伊朗在国际政治和文化上相对保守的形象,我们对于伊朗的建筑设计水平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而一组由在伊朗本土完成建筑学教育的年轻建筑师组成的“New Wave Architecture”在上周则发布了他们关于一座办公楼的设计,似乎是在向世人证明伊朗年青一代并不甘心于固步自封。从他们发布的效果图和剖面图来看,想法非常有趣,设计水平也可圈可点。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7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MARC FORNES/THEVERYMANY

这是在上周开幕的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展上公开的一座装置凉亭。整个装置用极薄的铝板(小雨1毫米)切割弯曲而成,而没有借助任何附加结构——如此复杂的镂空和弯曲,还要自支撑,力学设计就要下不少功夫,所以这个装置施工了三年才最终完成。结果——它是如此的难以理解,“让参观者在理解它的空间和曲线中忘却时间”。现代艺术往往是反审美的,这本身也是个古怪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