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终于有人实现了参数化的骨架建筑;世界最高最粗的楼真的有可能实现吗?卡拉特拉瓦在武汉的桥,以及努维尔不承认的巴黎音乐厅;太阳与人的装置,以及细节描绘的禅修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AADRL

自从人类发明了Grasshopper以来,一种奇怪的建筑形式便变得流行了起来:骨状建筑,或者叫网状建筑——或者根本不能叫建筑。这种形式在Grasshopper中只需要控制参数点的分布加上Voronoi功能便能很方便地做出来,而且效果也非常唬人。扎哈以及她的簇拥者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很热衷这样的东西——或者他们热衷于用参数调整做出一些奇怪的形状,然后把功能强塞进去,并宣称这是个建筑。

设计手法的区别姑且不论,骨状建筑一直面临着一个困境:那就是它根本无法被实现。你可以在电脑上做出完美符合力学拓扑优化的自支撑骨架,甚至可以用3D打印做出模型。但一旦真的放大到建筑尺度上,就会发现现有的所有建筑手段都无法实现这样的东西。

直到上周。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AADRL

来自伦敦AA School的一个学生团队设计了这样一种解决方案:一种热熔性的聚氨酯,像胶水一样涂在两个三角体表面,像拉糖一样拉出骨架,然后凝固。为了确保被拉出的聚氨酯部件符合设计中的尺寸和力学特性,整个过程都交给机械臂来完成。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AADRL

机械臂将多个三角体作为结点,用聚氨酯拉出复杂的骨架结构,其实也可以归为泛3D打印技术的范畴。这让建造实际尺寸的骨状建筑成为可能。

从下面的视频里可以看到具体的施工工序——目前看来还不太成熟,成品不太稳定,表面也很粗糙。另外学生们抱着冷却喷雾盯着机械臂动作,然后冲上去一顿猛喷的表情实在让人佩服。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不管这样的建筑或者叫装置具有什么实际意义,任何努力尝试并开拓新技术的人都是可敬的。很多事都是如此,与其总是重复工作以获取经验主义式的安全感,倒不如尝试那些看起来不靠谱的东西更有意义。人类就是这么一直进步的。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Image © DBOX for Eric Parry Architects

这还是关于伦敦的消息:伦敦的派瑞事务所(Eric Parry Architects)正在设计一座伦敦第二高的写字楼:73层,294米,仅次于泰晤士河对岸的碎片大厦。

另外看看上面这张伦敦金融区的天际线,说是“群魔乱舞”毫不夸张,比迪拜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AMBS via Slate

另外还是高楼。这座据称将成为世界最高楼的新大厦被命名为“海湾的新娘”,比哈里发塔更高,更粗。关于它所属的国家大家心中大概前三名无非是阿联酋,沙特或者卡塔尔。都不是。它在伊拉克,巴士拉,一座被接连不断的战火摧残了十余年,且目前看来还将继续摧残下去的城市。根据设计方AMBS事务所的说法,这座世界最高楼包括中央商务区、学校、旅馆和医院,四座塔楼皆采用零能源设计,在技术上也将是世界第一。在Achidaily的评论区有人说:丑陋,无聊,无脑。也有人天真的相信这座大楼能给伊拉克带来什么机遇。我想任何一个对中东历史和现状稍有了解、且懂一点建筑设计常识的人,都能从这件事里读出某种深刻的荒诞和讽刺。讽刺的对象并不是伊拉克政府,就如同阿Q的讽刺对象也并不是他自己。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Image © Santiago Calatrava LLC

回到中国。卡拉特拉瓦又为武汉花山生态新城继续了设计三座新的桥,名字也很雅致,西湖桥,衔碧桥与临琮桥。想想设计桥梁对于卡氏这种懂工程学的建筑师实在是个好差使:限制少,好造型。从武汉人的角度看,这座城市也不仅迫切需要更多好建筑,建筑界也需要引入这种外来的强有力竞争者。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Danica O. Kus

一组来自摄影师Danica O. Kus关于巴黎音乐厅的图片。这座音乐厅因为让·努维尔那场轰动一时的官司而闻名。即使后来让·努维尔还是成功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和抗议并把名字从设计者一栏上抹掉了,但这个由他设计的表皮却不得不说十分迷人。流动的曲面和硬朗的折线结合得相得益彰,类似生铁一样的表面质感在阳光下随着角度而变化,像集结的鸟群,或者说又像那首曲子《河边的清晨》。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Danica O. Kus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Robin Hill

这是一个在迈阿密展出的装置设计,是一个类似太阳色球层、直径刚好为太阳十亿分之一的球体,除了会发出红光的骨架外,周身铺满施华洛世奇的光学水晶,在昏暗的室内放射出难以捉摸的璀璨光华。设计者FR-EE的Fernando Romero 是一个墨西哥裔,有一部分玛雅人的血统。在他的描述中,完成这个作品就像是在追溯祖先宗教中那种对太阳的狂热崇拜,或者用他的话说,“探索人与太阳的关系”。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Image © Ben Johnson

最后这组图集是写实派画家本·约翰逊绘制的一组古典建筑表现图,包括了阿尔汉布拉宫中的几个角落——他用最写实的手法将那些伊斯兰式的复杂纹样全部呈现在了图画中,刻画的精细程度几乎不像是在作画,倒像是某种宗教行为,比如西藏老画师画的巨幅唐卡。其实在很多宗教绘画中都存在对精细细节不厌其烦描绘的行为,因为画师在这样的过程中可以找到某种入定式的心境。有句谚语说上帝存在于细节,其实指的并不是细节有多重要,而是说极致的精细本质上是一种禅修——此为一家之言,供参考。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8周】-建筑师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