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工业废墟与当代艺术;建筑师与服装设计师;斯特林奖入围住宅只是有钱人的玩物?卡拉特拉瓦是个空想家吗?德国透光水泥与阿联酋的清真寺,以及怎样用机械臂来叠石头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V-A-C Foundation

当代艺术总是在和废弃工业建筑发生着某种匪夷所思的联系。

如果说北京798带动了中国一大批类似艺术区的兴起某种程度上是出于中国人的怀旧情结的话,那么伦敦的巴特西电站一类的项目则对这种联系展现得更加纯粹。上图中则是在俄罗斯VAC艺术基金会的邀请下,伦佐·皮亚诺为莫斯科一座建于1900年的废弃电厂做的改造项目。这座电厂位于红十月区,这也是一个充满历史气息的地名。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V-A-C Foundation

现代艺术往往是极端情绪化和个人化的。而早期工业社会遗留下的工厂建筑则充满了理性和集体主义,于是这二者形成了一种绝妙的对比——现代艺术在此间就如同从冰冷废墟上开出的野花,让人驻足。此外,那种二十世纪粗暴钢结构和红砖的力量感大约也让文弱的现代人感到震撼。又或者,是敏感的艺术家们从那种历史沉淀的结构中闻到了某种当代人对秩序和集权的渴望?这都很难说。人心本就是一个复杂的矛盾体。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这里还有一张充满皮亚诺风格的草稿。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Giovanni Giannoni via WWD and © Sou Fujimoto Architects

瑞士服装订制品牌Akris创立于1922年,是一家家族作坊式的制衣公司。二代传人Albert Kriemler在巴黎萨克雷大学工作时,通过建筑摄影大师Iwan Baan的介绍认识了当时正在声名鹊起的藤本壮介。两人惺惺相惜,基于某种“对一种使身体与环境产生简单朴素联系”的共同观点。后来Albert在藤本壮介的一系列作品之上演绎了一套服装设计,并展出在上周举行的巴黎时装周上。“藤本明白我们拥有比视觉更重要的感官。”Albert说。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巴黎综合理工学习中心Courtesy of Sou Fujimoto Architects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终极木屋”© Giovanni Giannoni via WWD © Iwan Baan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2013蛇形画廊 © Giovanni Giannoni via WWD and © Sou Fujimoto Architects

理想地说,建筑师本就应该是社会中最富有创造力的人群。建筑师会被各种事物影响,也会用创造力去影响更多的人。只是这里用藤本壮介这样的艺术家当做建筑师的代表,只怕很多人又会嗤之以鼻了。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Edmund Sumner

就在RSHP设计的新河岸住宅综合体入围本年度RIBA斯特林奖之际(虽然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今年获奖的项目是博特伍德学校),一个名为“社会住房建筑师(ASH)”的组织公开发表了强烈抗议,指责新河岸住宅项目“不仅打乱了萨瑟沃克区的社会住宅规划,并且给伦敦社会住房计划的纯粹性开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口子。”他们要求斯特林奖必须将这个项目逐出名单。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Edmund Sumner

近年来伦敦市一直面临着严重住房紧缺的问题,因而开展了一系列社会住房建造计划。但在“社会住房建筑师”的指责中提到,新河岸项目不仅充满没有必要的奢华,而且彻底沦为了有钱人的投资目标,与大家解决问题的努力背道而驰。

所以说,建筑从来都不是一两个人的私事。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gmp Architekten

GMP设计的苏州工业园区体育中心现在已经进入到如火如荼的施工阶段。从上周GMP发布的图片来看,四个大型场馆已经初具雏形。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Image © Atchain

另外同样根据GMP发布的消息,他们最近又赢得了越南国家会展商贸中心的设计竞赛。这又是一个面积相似的巨型项目。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上周,芝加哥雅典娜建筑设计博物馆和欧洲建筑艺术设计与规划学中心联合将2015年欧洲奖颁给了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在颁奖词中他们说:卡拉特拉瓦是一位梦幻理论家,哲学家和空想家,同时也是运用工程技术的艺术家。近几十年的现代主义建筑师都在嘲笑那些试图把实际建筑变为“艺术形态”的人,而卡氏却用纯粹的工程学实现了梦想。

我认为:西班牙出现卡勒特拉瓦这样风格的大师并非偶然。因为只有他们的大学强制建筑学学生学习整套土木工程理论知识。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 LUCEM

拥有透光水泥专利的德国厂商LUCEM日前完成了阿布扎比Al Azizi清真寺的立面项目。他们用透光水泥做成了刻着真主九十九个尊名的水泥板,当夜幕降临时,文字便会随着后面LED的点亮而闪耀。LUCEM的透光水泥技术此前已经支持了许多小型项目的设计,而且具有非常不错的视觉效果。关于他们的技术,目前已知的是他们使用了某种特殊的导光纤维。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Gramazio Kohler Research, ETH Zurich

我们都叠过石头。我们都有儿时面对一堆碎石想把它堆成巨塔的回忆。我们也都知道,石头最终都会垮下来,还原成一堆碎石。几个来自苏黎世理工和麻省理工的人却不这么想。在上周的芝加哥建筑双年展上,他们动用了类似3D打印的方法堆起了一根巨大的石柱。

【一周报2015第40周】-建筑师之死

说是3D打印,但如果用上粘着剂就全无美感了。事实上他们用的是——请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