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有人让建筑构件从菌丝中自己长出来;有人研究表明绿化不是改善环境的唯一方法。北京胡同时装店,与广岛的简洁住宅;最后是关于罗德岛太阳神巨像项目激动人心的宣传片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Terreform ONE

这是一组有机外形的躺椅设计,来自Terreform ONE设计工作室和Genspace生物研究所。它看起来十分别致,变化的插片组成了一个柔和的实体,上面覆盖一张轻软的毛毡,不仅好看,在结构上也不无道理,最重要的是让人感觉到舒适。仅从躺椅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一个能让人舍得掏钱包的好设计。当然它的惊人之处远不止于此。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Terreform ONE

躺椅的主要材料是由Genspace开发的一种名为“Mycoform”的新材料。他们从生活垃圾中收集了大量的木屑、石膏与燕麦麸,把它们混合做成想要的形状,然后用来培养一种灵芝属的真菌——这种真菌会消化基材,并替代生长为一种坚固的菌丝复合体。然后在成型的菌丝材料外面覆盖一层细菌纤维素,就成为了一种(据称)低成本、无污染、可降解的坚固材料。如果换一个大众好理解的词,那就是“生物纳米材料”。

当然作为一个有科学素养的人,应该把脑子里那些关于纳米材料防子弹、抗辐射之类的神话赶出去,问问“细菌纤维素材料不是素来以成本高和产量低著称吗?”——也许那只是在用于高等级医疗材料时才会出现的问题,而用作建筑材料时则不会有那么苛刻的卫生和安全指标。如果这种低成本的生物纳米材料真的可以实现,那不仅仅是家具,在未来用于可持续性建筑也许也将有不错的前景。

看看,我们离未来其实挺近的。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via telegraph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如何让城市环境更舒适?我们的常识会说:绿化,更多的绿化。事实上以往的很多科学研究也表明绿化对于提升城市居民的寿命和舒适度都有很多帮助。但日前一个英国的研究小组在《自然》上发表的报告却表明:纯粹的绿化没有什么意义。他们分析了大量照片,发现包含大面积灰色,同时兼有褐色、蓝色和绿色的环境同样让人舒适。这让人开始怀疑大面积绿化与舒适环境是否真的有那么必然的关系。在报告中他们还提到了“美学”一词,并指出这个指标比绿化率更值得重视。

简单的说,好的建筑设计比大面积绿化对于城市环境更重要。其实我们都明白这一点,只是之前苦于没有科学依据。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Ludwik Kaizerbrecht PH+

从上面那个环境色彩的理论看,这样一座灰色的店铺设计会让人感到舒适和安静也就不奇怪了。这是波兰事务所SPEYS为一个服装品牌设计的展示店,在北京东交民巷附近。店内有限的几样家具都是找老木匠师傅手工做的,简洁,干净,再加上个时髦的词“轻奢”。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Toshiyuki Yano

从同样的色彩理论看,这样的居室也会让人活得更舒服了。这是日本事务所Suppose Design Office设计的广岛小屋。为了“亲近自然”,他们把所有的墙体全部玻璃化了,加上变化的地平,曲线的网状隔墙,最简洁的室内陈设,给整个内部环境制造了一种独特的后工业时代式的氛围。当然,至于住在这种毫无隐私的居室中是否真的舒服,那就是业主担心的问题了。常读我周报的读者大概都知道,日本中产阶级对居室设计的看法是非常极端的。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奇普菲尔德事务所为德国小城金策尔绍(比国内小县城还小的小城)设计的音乐厅最近宣布即将破土动工了。从现有的效果图来看,这个设计非常简单和低成本。另外关于半透明的矩形外形,虽说也是个物美价廉的选择,但奇普菲尔德却说这是从周围草场和农田得到的建筑学主题——这想想也是个挺牵强的说法。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 ZAAD Studio; Challenge Studio

来自伊朗的两家事务所ZAAD Studio与Challenge Studio为伊朗马什哈德设计了一座住宅楼。他们率先在伊朗采用了被动式建筑设计方法,使整座建筑达到国际先进的节能水平。同时利用流行的镂空体量式设计,不仅创造了一个变化多样的绿色空间,同时在外形上也带着一点解构主义的味道。此外他们的一大创举是:利用相对小的体量构造一个空间和功能都完备的“垂直小镇”,比起那些巨大复杂而不靠谱的“垂直城市”,似乎离现实更近了几分。

【一周报2016第1周】-建筑师之死Image © Ari A. Palla / Colossus of Rhodes Project

罗德岛太阳神巨像,这在西方古代文献中被称为七大奇迹之一,高约34米,是古代罗德岛商业繁荣的标志。它建成54年后于公元前226年毁于地震。

2015年,新的罗德岛巨像计划启动——高度达122米,约古代的三倍。新的巨像将采用现代建筑技术,内部容纳美术馆、艺术馆等实际功能,其黄铜色表皮全是光伏板,复杂程度令人咋舌。以下是两段宣传视频,分别关于项目总览与结构设计:

 
从已有的设计看,新的罗德岛巨像项目并不像公众想象的那么不靠谱,反而有些激动人心。整个工程前期预计造价为两亿五千万欧元,从设计本身来看也许有些偏低了。再想想近年来希腊一塌糊涂的经济状况,这个巨像项目的前途实在有些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