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人类第一座火星基地可能是一个混凝土盒子;用非建筑方式拿下建筑竞赛第一名;随海风飘走的圆环和随海风飘来的飘带;扎哈事务所的捷报;历史主义的简约装置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一周报2016第2周】-建筑师之死© Clouds AO and SEArch

关于不远未来人类火星基地的设想,大多数人脑子里的第一幅画面首先是钢结构的半球形大玻璃罩子——其实是个很理想化的形象,因为无论钢还是玻璃,都需要地面上一套完整的工业体系才能生产,而在这个工质火箭的时代,每增加一千克发射载荷都要相应增加巨大的成本和技术难度。所以在NASA发起的2020火星基地设计竞赛中,有相当多的参赛作品都想到了利用在地性材料(很耳熟的词)。比如上图中是一座用冰块搭起来的火星屋子。

【一周报2016第2周】-建筑师之死

来自美国西北大学的研究小组则通过实验将一项自70年代开始研究的技术推向了实际:硫基混凝土。这种混凝土通过将硫磺加热,加入凝结骨料然后自然冷却的办法,可以生产出一些小尺寸的砌块。但在此前的地面实验中却一直存在硫磺萎缩过快导致砌块崩裂的问题。

西北大学的研究小组发现,如果用含有二氧化硅、氧化铝等物质的模拟火星土壤当做骨料,在低气压的火星大气中可以冷却为强度更高、尺寸稳定在一立方厘米的砌块。目前的实验表明,这将是一种低成本且最容易实现的火星建筑材料。

如此一来我们便可以重新设想一个更可能的火星前进基地了:一个褐色混凝土砌成的没有窗子的巨大盒子。这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一周报2016第2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2周】-建筑师之死© Rick Chen

在最近ReTHINKing设计竞赛关于挪威一处悬崖观景台的项目中,来自澳大利亚的Rick Chen以这样一个设计赢得了第一名:“易碎”,一个完全用当地气候将水冻成冰并形成一个崎岖地形的设计,旨在将“自然”这一主题在设计中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比起那些为了方便使用而费尽心思营造的精巧建筑,Rick Chen更倾向于利用自然的洪荒之力营造一个荒僻且难以到达的场所。如果游客想要看到最好的风景,必须先通过攀爬的挑战。这样的设计似乎离“建筑”这一定义非常之远,但又让人隐约感到里建筑学中的某些思想如此之近。反过来说,不论是设计者还是青睐这样一个设计的评委会,毫无疑问都具有一种超常的胆识。

【一周报2016第2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2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2周】-建筑师之死© Ahmad El Mad

这里又有一个在思想上有一些共同点的设计:“反房间(Antiroom)”。一组来自欧洲几个不同国家的学生共同完成的一个设计,一个漂离海岸线的圆形木质回廊。在海风中飘动的轻纱定义了一个不确定的外形和边界,一个无法企及的无尽的房间,一个海与天和宇宙的一致体(此处为设计者的原话,相当的抒情)。也许某天早上醒来,这个圆环就已经随风漂进了深海,或者漂向了宇宙。

【一周报2016第2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2周】-建筑师之死© Fernando Guerra | FG+SG

类似的主题,又可以有完全不同的演绎。由葡萄牙事务所Luís Pedro Silva Arquitecto设计的一座游轮码头综合体则把流动的形与复杂多样的功能结合得更实际。从外表上看,很难让人相信这样一座小巧轻灵的建筑中居然藏了从游客中心、餐厅到海洋科学馆等一系列功能。像一条飘带随着海风飘来,围绕成一个实体,而玻璃则藏在不经意的缝隙间,逻辑完整,堪称佳作。

【一周报2016第2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2周】-建筑师之死

© Fernando Guerra | FG+SG

 

【一周报2016第2周】-建筑师之死 【一周报2016第2周】-建筑师之死© ZHA

还记得这座公寓吗?“亚特兰提卡公寓”,扎哈亲自操刀在巴西的第一个设计项目,日前宣布即将破土动工。回首整个2015年,ZHA事务所都在接踵而至的麻烦和质疑中疲于奔命。希望这个项目能为他们的2016年开一个好头。

【一周报2016第2周】-建筑师之死© Anna Positano

在意大利北部海港城市热那亚举行的新生代设计节上,一组来自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建筑师一起做了这么一个装置:用一组木质框架让一列木条弯曲起来。这让你想到了什么呢?纺织机?或是挂面?

其实这个“让木条弯曲”的简单过程在当地的语境中代表了沿用了数百年的大型造船工艺,例如大航海时代的各种大小风帆战舰——这不禁让人开始追忆当年热那亚商业繁盛的时光。回过头来看看,只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却一笔带出了百年兴衰。这或许是只有那种读着历史也能潸然泪下的人才能干得出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