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人类聚落与植物细胞/近未来的工业建筑——深圳环保电厂/“螺旋”/聪明人与小丑/迪拜与卡拉特拉瓦的塔/"弦"/《我的世界》能培养年轻建筑师吗?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人类聚落与植物细胞

【建筑周报2016第7周】-建筑师之死© George Steinmetz

在利比亚极西部与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交界的地方有一座叫古德米斯(Ghadames)的小镇。这座古镇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遗产,因为它的年龄超过6000年,可能是撒哈拉沙漠地区最古老的人类城镇。最近,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George Steinmetz为古镇拍摄了一张美丽的鸟瞰图。在照片上,这些年龄比罗马帝国还久远的泥砖砌住房呈现出了惊人的纹理,就像显微镜下植物的细胞。有趣的是在这纹理中看不到通常城市应该有的街道——所有屋顶都是联通的,人们的城市生活被完全放在这些错落不一的屋顶上,与我们所认识的人类聚落都大相径庭,反倒像是某个童话世界。

近未来的工业建筑——深圳环保电厂

【建筑周报2016第7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7周】-建筑师之死

Courtesy of Schmidt Hammer Lassen Architects and Gottlieb Paludan Architects

工业建筑需要设计吗?大概人人都觉得不需要。工业建筑的唯一目的就是更实用更高效地生产,是效益绝对优先的建筑——而设计这种闲情逸致在这里似乎也产生不了什么直接效益。至于西扎在江苏淮安那座化工厂的水上办公室,实质上也和工业生产没有直接的联系。这就像是个建筑师的禁区。

但这种观念居然渐渐有些过时了。今时今日,随着工业的高效化与清洁化,以及环保理念渐渐深入人心,未来的工业建筑可能不只是一堆冷冰冰的只能满足生产的钢铁高塔和管线。比如这个由深圳能源与环保公司投资的大型垃圾燃烧电厂,就在设计上发起了全球招标。最终获胜的设计来自丹麦的两家建筑事务所Schmidt Hammer Lassen Architects与Gottlieb Paludan Architects。他们除了为整个电站规划了一个环形表皮之外,还综合了诸如绿色屋顶、雨水收集等现代化环保建筑设计,不仅为工人营造了一个组织合理紧凑、采光通风良好的工作环境,同时还设计了参观流线,向中小学生与其他访客展示环保电厂与各种现代化环保技术。整个设计的考虑处处都体现着向社会传达绿色能源理念的考虑——这在今天,是一件与高效生产同样重要的事。

 

关于这个项目的详情目前知之甚少,但从某个角度看,无论是投资者的观念,还是设计者的考虑,无不从侧面反映着社会的进步。这总算让人对未来有了几分信心。

“螺旋”

【建筑周报2016第7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7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7周】-建筑师之死© Tishman Speyer

BIG再次让中国同行们齐赞“毒德大学”了。这个位于纽约的高层建筑被叫做“螺旋大厦”,比约克用一种简单有力的方式打断了玻璃方塔的建造逻辑,在大厦的外部制造了一条连续的绿色空间,从底部盘旋而上直到尖端。这个看似简单的做法营造了奇妙的贯通空间,而且还有来自古巴比伦的原型作为典故——BIG方面说这个形态来自Ziggurat,巴比伦金字塔。我认为这是个误会,这分明就是圣经绘画中的巴别塔。

请欣赏比约克那标志性的北欧口音英语,以及BIG最擅长的虚拟现实表现方式:

 

聪明人与小丑

另外最近有一份寄给BIG的求职信在ARCHDAILY等媒体上引起了不小的争论。这位叫Étienne Duval的兄弟把他的求职信做成了一段视频——一段他自己写的RAP和剪辑的MV。在视频里Duval除了展示他那相当不错的经历和能力以外,还拿起了一些当红建筑师开涮,最后还不惜动用了一些洗脑手段。至于“YO is more”是什么意思,鬼才知道。有人把这段视频求职信誉为“最有创造力的申请”,也有人说“难以相信SANAA会雇这种小丑。”当然更多的人关注的是:“那BIG要他了吗?”

高尴尬值预警。这不是演习。

迪拜与卡拉特拉瓦的塔

【建筑周报2016第7周】-建筑师之死

© Santiago Calatrava

卡拉特拉瓦最近赢了一个项目:一座巨大的观景塔,在迪拜。对于这个能建起哈里发塔的城市,真的已经没有不可能。当地官员与项目方认为,这座塔将如同埃菲尔铁塔一样伟大。

不过话说回来,埃菲尔铁塔之所以伟大,和当年巴黎人那最恶毒的唾骂也不无关系。

 

【建筑周报2016第7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Gabriel Calatrava and 92Y

这个在纽约92Y音乐节上出现的装置是一组交互式的绳索,它的设计者是另一位叫卡拉特拉瓦的建筑师和工程师——加布里埃尔·卡拉特拉瓦,山蒂亚戈·卡拉特拉瓦的儿子。当大提琴低沉的音色开启忧伤的弦乐四重奏时,舞蹈演员便在他们背后拂过这些绳索,改变它们的形状,缠绕它们,扭曲它们,在其间舞动着挣扎似的舞蹈。绳索随着每一个动作产生颤动,一如琴弦。

 

《我的世界》能培养年轻建筑师吗?

【建筑周报2016第7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7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7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BlockWorks

我有一个十岁的表弟,对Minecraft乐此不疲。而我却一直盖特不到这个线上游戏的颇音特——不就是砍砖块吗?有什么好玩的,但各种二十多岁欧美死宅们却砍出了境界,每天在油管等各种线上媒体上分享他们几百几千个小时完成的作品。最近Archdaily上有一篇评论,指出Minecraft这个沙盘游戏对培养下一代年轻建筑师是如何如何有帮助。一些建筑派的玩家在游戏里用砍砖块这种极低效率的方式,花费无数时间搭建起各种经典或者现代的建筑,这本身是一件很禅修的事情,类似西藏的喇嘛用彩沙画坛城。但至于沙盘游戏是否真的能培养出建筑师,我是表示怀疑的。很多年前有朋友拉我去玩过几个小时的Minecraft,过后我告诉他,我会玩一种叫RHINO的游戏,比这个爽一百倍。他表示不信。如果将来我看到我的孩子在Minecraft上浪费时间,我会选择——给他塞一本RHINO入门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