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四十亿美元,十二年的等待/自大与没品/卢卡斯博物馆也不是很顺/BIG的第二座巴别塔/噢这温暖的阳光/奔流的盒子/发展才是硬道理/纪念巴夯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四十亿美元,十二年的等待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via WTC Progress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 Michael Muraz

能直面公众讨伐的建筑师都是真的勇士。比如卡拉特拉瓦VS.纽约。我在之前曾经提到过,卡拉特拉瓦的纽约世贸中心地铁站已经成为了全世界工期最长、造价最昂贵的地铁站——12年,四十亿美元。这样令人咋舌的项目状况在过去几年里已经引来了不少口诛笔伐,而卡氏也做了一些解释,比如纽约地铁方面的种种配合不力导致了巨大的麻烦,以至于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而纽约的媒体人们则更不客气,除了贵、慢以外,他们还指出:丑。“卡氏表演”“蹲着的刺猬”。“蹩脚的恐龙化石”,等等。我们可以看出媒体人为了刻薄地挖苦而迸发出的想象力,一如当年面对埃菲尔铁塔。对此卡拉特拉瓦说:我希望你们在项目完成后还能保持同样的观点。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World Trade Center Pathway - New York, NY

而在这样不利的舆论环境中能坚持到底,毫不妥协地把项目做到一丝不苟,不只是卡拉塔拉瓦,所有参与项目的人都值得敬佩。上周,世贸中心地铁站正式投入使用,卡拉特拉瓦的逆风行船终于到达了彼岸。在参观过实景之后,一些媒体人扭转了看法,而另一些声音则坚持这座地铁站代价过于高昂。但不可否认,只有这种十二年心血打造的艺术品,才配得上美国最重要的地标区域。它是全世界最贵的,也是最棒的。

题外话是,我上周正好在纽约。曼哈顿的地铁系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昏暗,肮脏,混乱,拥挤的人群好像穿行在十九世纪下水道里的老鼠。如果说这种令人作呕的场景才是纽约地铁的常态的话,那这样一座美丽的地铁站倒的确不像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自大与没品

作为比较,接下来我要发一些令人不舒服的东西。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Vasily Klyukin

俄罗斯设计师Vasily Klyukin设计了这么一座眼镜蛇大楼。在这里我想说的是:疯狂的想法根本不稀罕,也不值钱。再说卡拉特拉瓦的地铁站:有些东西是钱买不来的,比如格调,品位,还有能在现实的逆境中把设计实现得一丝不苟的能力和勇气。

在做了这个眼镜蛇大楼之后,设计师Vasily Klyukin说:“我听说在中国,蛇和龙的意义是一样的。这座大厦放在中国任何城市都很合适。”

妈的智障。

卢卡斯博物馆也不是很顺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via The Chicago Tribune

由MAD设计的卢卡斯博物馆在落户芝加哥之后,也遭遇了不小的阻力。由于项目将首先拆掉该地区一个1500个车位的停车场,因此联邦法院打算对芝加哥市发起制裁法案(不是很懂你们美国的规矩)。于是一个支持博物馆项目的律师团冲进了联邦法院,论证该停车场公共效益不大,而博物馆项目却能在未来提供大量的工作岗位。

嗯,停车场,失业率,这大概是美国人最敏感的两个问题。

BIG的第二座巴别塔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BIG

犹记得上一期周报我提到过BIG的那个螺旋大厦号称采用了巴比伦神庙式的设计逻辑(其实应该是巴别塔)。这次BIG又用相同的逻辑设计了一套位于多伦多的公寓复合体。这些开阔的阶梯状露台实在是吸引人。

 

噢这温暖的阳光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Image Courtesy of Urban Design AB & SelgasCano

而西班牙建筑师SelgasCano与Urban Design AB事务所则赢了斯德哥尔摩一座办公楼的项目。他们打算把整个办公楼做成一个巨大的温室,在里面栽满植物。在北欧,遮阳板大概是最没用的东西。

另外放上面两个项目的目的,源自我最近读了两篇文章。一篇叫《你们能不能不往效果图的屋顶上画一大堆树了?》,另一篇叫《保卫建筑师在屋顶上种树的权利》。

 

奔流的盒子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Tampere Architecture Week

大概全世界的建筑学一年级学生都做过那个在方块上挖洞的设计练习。在芬兰的坦佩雷设计周上,当地的学生则把这个设计练习做成了真正的小展厅。它被叫做Pauhu,其实是一个象声词,是当地人用来描述遥远处激流的低吼。木板条就如同激流,方向明确,却有流动的形态。这为我们思考如何用木条营造空间提供了一个可供参考的新方法。

发展才是硬道理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AL_A

英国事务所AL_A为阿布扎比世贸中心区设计了一座清真寺。老实说,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不像清真寺的清真寺——它没有对称,没有洋葱顶,甚至只有一层楼。简单说,它不具有那种宗教符号式的压迫性。很多现代基督教或天主教教堂也同样如此,这标志着进步、人性解放与世俗化。世俗化的宗教才是健康发展的宗教。在这一点上,阿联酋人的宗教观念大概比世界上其他一些地方的教友们领先几个世纪。

 

纪念巴夯

【建筑周报2016第9周】-建筑师之死

最后还是要纪念一下上周去世的克洛德·巴夯老爷子。老爷子93岁高寿,按我们的看法是喜丧。纪念的文章如今已铺天盖地,在此我只想说,能怀着赤子之心走到旅程的终点,此生已不虚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