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保加利亚的强拆事件/建筑师的配/自省与自虐/纯粹的空间品质/世贸中心地铁站内景:讲究/拆掉3D打印石堆:怎么来的,就怎么走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保加利亚的强拆事件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Image © Open Arts Foundation

首先说一个大家可能觉得很耳熟,但却是发生在另一个国家的事情。

保加利亚的第二大城市普罗夫迪夫有一座建于1920年代的烟草城。这座建筑曾经归一家世界级烟草公司所有,可以说见证了这座城市的黄金年代以及其后战乱与一系列国际风云。当地人对这座建筑充满了感情。烟草公司没落之后,这座建筑也逐渐被荒废了。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Image © PodTepeto

随着近年来“东欧大开发”的热潮(也是也没什么热度),普罗夫迪夫市政方面缔造了一个野心勃勃的、打造“欧洲文化之都(一个欧洲年度城市荣誉称号)”的大型项目。在这个项目中,废弃的烟草城将被修复一新,作为城市艺术核心区的一部分。这个桥段在我们听起来似乎也有几分耳熟。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Image © Lina Krivoshieva / The Plovdiv Project

突然着一天晚上,一组工程机械悄无声息地开进场,等第二天天亮,这座烟草城已经被拆了一半了。这个情节简直耳熟得不能再耳熟了。

普罗夫迪夫的市民和媒体们愤怒了。他们质问到底是谁干的,于是施工方、项目方和政府部门便开始互相踢皮球,施工方表示手续齐全合法,政府表示不知情,项目方表示我不知道你去找知道的人去,并耸肩表示“就这样了”。这一耸肩的风情,大家更愤怒了。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新的计划长这样,老的烟草城已经完全没了踪影。坦白说新旧两个方案都一样糟糕,离欧洲文化之都的野心大概差着几百个798.但新项目犯的错误和很多中国二三线城市大型文化项目一样:根本没有文化意识。所以也自然不谈对城市脉络和人文感情的尊重了。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Image © Lina Krivoshieva / The Plovdiv Project

如果是上述所有情节都如同在中国一样的话,那接下来不一样的结局是:人们自发地在烟草城的断壁前组成人墙,阻拦工程机械继续作业。如此几天下来,各方妥协了,表示愿意重新考虑。

当然阻止强拆这事本身在中国并不新鲜。区别在于被拆的是自己的私宅还是一座本质上和大家都没关系的公共建筑。同样都是法制不健全导致的糊涂账,我个人很难想象在中国那座城市里会有一群人组成人墙保卫一座不属于其中任何人的财产——至多是在网上表达抗议,如此而已。保加利亚虽然穷,虽然落后,但祖上阔过的一代好歹给他们留下了一点精神财富,那就是公民意识。从这一点上看,我们还差着一代人。

这让我又联想到最近沸沸扬扬的重庆十八梯拆迁项目。有人感到愤怒和惋惜,也有人认为拆迁是解决问题的最优解。我个人对十八梯的印象说不上太好,各种私搭乱建和危楼,各种吸毒人员和藏污纳垢。街区改造应该用什么手段,确实值得商榷。如此便又看到问题的反面:城市与当地居民的发展与生存权与另一些人的“情怀”产生矛盾时,应该听谁的呢?余秋雨当年倒是发过一句评论:(大意)反正又不是他们住在那。公民意识如果变成慷他人之慨,那叫圣母病。

建筑师的配偶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彭博社最近做了一个调查:各种职业的配偶职业。当然首先点进去看看建筑师了——在他们的调查中,建筑师的配偶居然大部分是:小学或中学教师。想想也对,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有相当的文化追求却比较现实,同时又带着一点理想主义,这样的人群的确不是建筑师就是老师了。毕竟婚姻这事讲究三观合,而三观的基础又在于经济、文化背景与思维模式。相比较之下,艺术家的结婚对象一般都也是艺术家,这个结果也并不怎么意外了。

 

自省与自虐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Jazoo Yang

韩国艺术家Jazoo Yang找到了釜山附近一个即将被拆除的老村,做了一个叫Dots: Motgol 66的项目。很简单,他花了一个月,在老屋的墙上盖满了自己的指纹。在我们东亚文化中,指纹代表着个人身份的独一无二性,所以这个艺术项目更像是一种自省。艺术家说,韩国人健忘且冷漠。老村没了,没人会记得。去年一条船沉了,死了三百多学生,如今也没人记得。其实健忘且冷漠是所有生活在工业社会中人的共同特征,但东亚文化们显然更喜欢自我鞭挞。这往反面说是自虐,往正面说又是自省。

 

纯粹的空间品质

一个年度学生奖“120Hours”在2016年提出这样一个题目:在建筑空间里发生了什么?他们认为建筑学更多的是受功能组织和环境的影响,而不是关注空间品质本身。所以他们要求想象一个没有平面图、没有功能组织的空间。以下是第一名,来自ETH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没有功能的空间”,及一层平面,剖面和立面。

第二名则来自天主教鲁汶大学。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在此我要插播一个个人观点:请不要把这些建筑学有关的游戏性设计拼命往哲学之类晦涩的领域上引。建筑学的魅力就在各种“玩”,各种思想游戏或者关于新技术新做法的实验。那些混在建筑圈又满口哲学的人,基本都不会做设计。

世贸中心地铁站内景:讲究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 Imagen Subliminal

Archdaily上最近发布了一组卡拉特拉瓦纽约世贸地铁站的内部图。各种白色材质,加上大厅的纪念碑尺度,并不像是地铁站,更像是一座纪念馆——或许在这个位置上,这个属性比地铁站本身更重要。另外还有一个词,那就是“讲究”。这里要告诉各位学生党一件事:绝妙的想法,干净直观充满语言艺术的图面,这在建筑设计上只是入门级别。真正要把一个设计做成一个讲究的建筑,更多在于对细部的思考和坚持。

拆掉3D打印石堆:怎么来的,就怎么走

【建筑周报2016第12周】建筑师会找什么职业当另一半?-建筑师之死

去年十月,芝加哥双年展刚开展的时候,我在周报里提了这么一个东西:用石头做三弟打印。后来我去芝加哥近距离看了这玩意,的确妙不可言。现在更妙的阶段来了:他们把它给拆了,用一种和搭建过程完全相反的方法:把作为骨架的铁丝快速抽出来,然后石头雕塑就自然崩塌了。整个过程有一种推倒多米诺骨牌的爽快感。如果有一天我也要离去,请给我也来个爽快的。

这是当初搭建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