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库哈斯被拆掉的开山之作/MAD的不可见边界/透明的木材/隈研吾新作差强人意/Moleskine的智能设备/虚幻的森林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库哈斯的开山之作被拆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via metropolis

那是后现代主义风头正劲的80年代,一个叫库哈斯的半路出家的建筑师在荷兰海牙设计了一座剧院(荷兰舞蹈剧院)。在今天的眼光看来,这座剧院设计得并不太好,形体零乱,一些必要的功能面积都偏小,整体显得很老旧。但在很多建筑历史爱好者与库哈斯的粉丝中,这座剧院是库哈斯的开山之作,有着不可比拟的意义。

然而去年秋冬之际,这座剧院悄悄地被拆了。因为所有者觉得这座建筑已经过时,无法再满足当下的需求。当库哈斯本人得知消息的时候,这座剧院基本已经成了残砖断瓦。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via metropolis

对于库哈斯来说这并不意外,因为他十年前就听到了这座剧院可能被拆除的消息。真正令他意外的是这整件事在媒体上没有掀起一丝波澜。一条消息都没有。零。

这多少令他有几分失望。但任何事物终归有寿命结束的一天。尤其是建筑这种商品属性比较重的大物件,比起大而不当的硬挺着,也许自然消亡是个更实际的归宿。而公众的不关注,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样一座建筑无法和库哈斯后来的那些杰作相提并论吧。这让我想到我上个月处理自己本科时设计模型的办法:乱脚剁碎,装进垃圾袋。我们建筑师的生活就是不停创造和尝试新的东西,对过往有太多留恋,终归不是什么好事。

MAD的不可见边界

米兰是一个几乎一年四季都有各种设计展的地方。在新近的米兰家具展上,MAD事务所完成了一件名为“不可见边界”的装置设计。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MAD Architects

面对作为背景的坚固的历史建筑和花园,马岩松探讨的是用一个轻质飘动的装置为连廊和花园创造一个新的柔性的边界——简单说就是用塑料彩带搭成一个凉棚。当然关于这个装置所表达的思想也有人不以为然。有评论调侃道:“就像是建筑打了个喷嚏。”以及其回复:“还带出了血。”

透明的木材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研究小组日前发明了一种独特的工艺:他们用化学方法移除木材中的木质素,然后用透明聚合物置换进去,这样便做出了透明的木材——具有聚合物的物理特性,同时又兼具木材的纹理。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Via KTH

这样一种材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如果用它来做外立面,会呈现出什么样的效果呢?而研究小组则指出,这种材料的应用范围远不止于此。比如大面积光伏板的表面,用这种材料替代玻璃可以大幅降低成本。顺带一提,就如同我们之前提到过的所有新技术研发团队一样,这次的研究小组也是一串中国名字。

隈研吾的新作差强人意

隈研吾事务所新近完成了在无锡的万科运河外滩项目的一部分:将无锡运河机床厂的老厂房改造成一个商业空间。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

© Eiichi Kano Via Kengo Kuma and Associates

通常来说旧建筑改造项目应该尽量维持其原有外表,让内外产生一定时间上的错位感,才能营造出一个有趣的环境。但隈研吾又不甘心只做室内,于是他让一座玻璃画廊从厂房一角“溢”出来,并用腐蚀多孔的铝板造了一个通透的立面。在描述中隈研吾指出,多孔的铝板实际上是一个来自太湖石的意象。但仔细看看,似乎所有铝板的开孔都是一模一样的。这不能不说是个败笔,就像是90年代3D射击游戏中那些低质量重复的贴图。

Moleskine的智能设备

建筑师们的心头好,Moleskine,也开始打智能设备的主意了。最近他们推出了一款新产品:带小型扫描仪的笔和配套的点阵笔记本——用这套纸笔记下的文字和草图都能即时显示在移动端平台上。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

Courtesy of Moleskine

乍一看令人十分长草,但仔细一想这套设备的主要功能其实都没什么太实际的作用。比如手写文字转印刷字体,其实就是手写板的功能;而随时将草图分享到社交平台,实际上用普通纸笔加上手机拍照也能做到完全一样的事情。当然如果从玩具的角度看则又另当别论了。我们都喜欢新奇的小玩具,益智又健脑。

虚幻的森林

再回到米兰家具展。藤本壮介与瑞典品牌COS合作完成了一件惊世骇俗的装置作品:光之森林。他用聚光灯的光柱界定空间,同时营造了森林的意象。人们在光柱之间蜿蜒穿梭,或者在光柱之内短暂停留。有的光柱里有相应的家具,定义了相应的功能。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15周】库哈斯开山之作被拆,然而根本没人关注-建筑师之死

© Laurian Ghinitoiu

在聚光灯的照射下,人们的活动和行为都被放大了,如同身处话剧舞台。虽然很多人也否定过藤本作为建筑师技术的一面,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很多想法非常有灵气。所谓灵气,大概很多时候指的是聪明地跳出现实的束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