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通往纽约孤岛的浮桥/库哈斯:让社会驱动建筑/扎哈遗作与布拉格/全世界最高木结构大楼/自己动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众筹一座桥

【建筑周报2016第20周】一个皆大欢喜的建筑众筹-建筑师之死via kickstarter

【建筑周报2016第20周】一个皆大欢喜的建筑众筹-建筑师之死

Via GoogleEarth

这是总督岛,或者又叫加福纳斯岛,是纽约哈德逊河口的一座公园岛。上图中背后的就是曼哈顿的楼群,而右侧则是布鲁克林的码头。

作为一座纯步行的小岛,这里不通公交地铁,没有桥梁隧道,唯一上岛的办法是从布鲁克林坐半个多小时的轮渡。这原本不是什么问题,但前一段时间宜家打算在纽约开设他们的第一家卖场(之前纽约居然没有宜家!),在这寸土寸金的大都市里要找到那么一大块地方可不容易。最终他们拿到了总督岛上的一块地,也就是上图中岛南部的那一块工地。很难想象把卖场开在小岛上是怎么解决物流问题的——但宜家总有他们的办法。这下轮到纽约的文青们头疼了。

众所周知,诸如宜家、星巴克这类品牌有着明确的市场定位,就是针对并不太富裕、但受过教育、追求生活品质的文艺青年和小资产阶级。这类人群简直是纽约特产之一。当他们好不容易盼来宜家,却除了轮渡没有任何交通方式能到达,那他们会怎么办呢?他们打算自己造一座桥。

【建筑周报2016第20周】一个皆大欢喜的建筑众筹-建筑师之死

via Kickstarter

这事也并不能怨政府推诿。在这里造一座桥不仅难以产生经济收益,还会损害轮渡经营者的利益。所以艺术家Nancy Nowacek便在Kickstarter上发起了众筹,毕竟这事事关广大小资文青们自己的方便,具有潜在的众筹基础。

【建筑周报2016第20周】一个皆大欢喜的建筑众筹-建筑师之死

于是Nancy依托众筹项目,找来了一群建筑师、工程师和志愿者,在试验了许多种浮桥构想后,终于确定了上面这种模块化浮桥的设计。在下面这个视频里,你还可以看到一些早期的失败试验。

但很显然,这里存在一个法律隐患:桥不是想造就能造的,这涉及堵塞公共水道,要经过港务局、交通局等很多部门的批准。于是Nancy很聪明地为这座浮桥找到了文化上的含义:这条在总督岛和布鲁克林之间的水道被叫做“黄油牛奶水道”,因为在纽约城出现之前,这里的水道还非常浅,甚至牧民可以牵着牛涉水到总督岛上吃草。而现在这座浮桥,只是要“复原在历史上失落的本土文化”。这个点不仅对上了广大纽约小资文青们的胃口,也让项目的目的更加灵活。很快的,Nancy就众筹到了超过两万五千美元。这座浮桥也被命名为“市民之桥”。第一步,他们将首先用模块搭建一个岸桥,之后才是完整的浮桥。

【建筑周报2016第20周】一个皆大欢喜的建筑众筹-建筑师之死

这给我们带来了怎样的启发呢?我们建筑师通常都有着这样一种困境:我们自诩为在文化与技术之前寻求平衡的(某种程度上的)艺术工作者,但我们永远要听资本的摆布。毕竟在人类的社会中,不管要做什么事情,钱都是成功的关键。但通过众筹方法,却让我们有机会避开资本的独断,进入一种更简单的、为人民服务的模式(当然,当年上海集资建房失败的故事又是另一个方面)。甚至,在一个更理想的社会形态中,公众的意见也会让政府管理者做出某种程度上的妥协。

当然,纽约政府也没那么民主。最终港务局批准了市民之桥的方案,但限定:只允许存在24小时。也就是说,这座桥一天之内必须拆除。

Nancy和众筹人们接受了这个现实——这也就是他们的聪明之处:他们把这座桥从纯粹使用目的上升到了文化层面,这样即使只存在一天,对于广大众筹人也有了交代,反正只是一个文化项目,而且以后逢年过节,还可以再搭起来。模块化的浮桥也功不可没,搭建拆除都很方便。

于是故事的结局是,大家都开心了。

库哈斯:让社会驱动建筑

【建筑周报2016第20周】一个皆大欢喜的建筑众筹-建筑师之死

在最近的美国建筑师协会年会上,库哈斯和哈佛设计学院院长穆斯塔法维有一段公开的对谈。在对谈中,库哈斯抛出了几个尖锐的观点,他认为当下的建筑设计行业缺少与圈外人、尤其是不理解的人的交流,同时节奏过于缓慢,而且还存在着严重的建筑师中心主义。关于这最后一点,库哈斯认为一个建筑项目的完成应该同样突出工程人员与其他人的努力,同时更不能忽略的是来自社会的推动力。

总结为几个重点:要快,要利用社会推动力,要与更多人交流。再回到市民之桥,你是否能读出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呢?

 

扎哈遗作与布拉格

【建筑周报2016第20周】一个皆大欢喜的建筑众筹-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0周】一个皆大欢喜的建筑众筹-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Zaha Hadid Architects

在扎哈去世前,她负责设计了位于布拉格火车站旁一个大型办公综合体项目。这个项目也被人称为“扎哈遗作。”自然,面对这个作品,公众的批评声音是少不了的。这次的批评集中在几个方面:体量过大,公共空间过少。对此捷克国家电视台的记者采访了布拉格NGO组织reSITE的主席、景观建筑师Martin Barry,问题为“扎哈的遗作真的适合布拉格吗?”

出乎意料的,Barry站在了非常肯定的立场上。他指出这个项目的用地本身就是火车站背后一片荒废的棕色区域,而扎哈的设计无论从什么立场上看都客观改善了街区环境,而高质量、现代化的街道环境正是布拉格所缺乏的。“公共空间,我们多得是。但高品质的公共空间,太少。”“所以我们不在乎这个项目是否创造了公共空间。我们不缺这个。它所提供的改善才是更有价值的。”

然而Barry又指出,由著名建筑师设计的项目,尤其是扎哈这样的明星设计的项目,可以为布拉格增加不少国际上的关注程度,而这能带来更多投资和旅游方面的效益。我想这也是全世界都会追捧明星建筑师的原因,有时候和他们的学术成就高低并不一定有关。

 

全世界最高木结构大楼

【建筑周报2016第20周】一个皆大欢喜的建筑众筹-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0周】一个皆大欢喜的建筑众筹-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0周】一个皆大欢喜的建筑众筹-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0周】一个皆大欢喜的建筑众筹-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Acton Ostry Architects Inc. &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全世界最高的木结构大楼正在温哥华火热施工中。这是一座53米高、18层的学生公寓,可容纳404名学生居住。对于现代木结构高层建筑,强度与耐久性早已不是问题,毕竟层积材技术已经非常成熟,由此也不像某些旧观念所想的“还需要大型原木做材料”。问题在于消防规范。其实根据各国的实践标明,现代木结构高层建筑在防火指标上完全可以做到与混凝土建筑相差无几,但难的在于如何说服政府和专家们改动规范。在英国,一截建筑师和供应商做了大量努力才将规范允许的木结构提升到九层楼高,而加拿大显然在规范制定方面更加灵活。与此同时前不久中国有领导提出应该大力发展木结构,刨除中国本身木材市场价格高昂不说,这位领导显然没读过中国的建筑规范里关于木结构的部分。

 

自己动

哈佛的研究小组实验用一种通过电流改变自身刚度的材料搭建轻质结构。在视频中,可以看到通过改变不同连接部分的电流强度,就能实现立体结构本身的折叠和变形——而不依赖任何外部机械装置。研究小组认为这种材料在建筑学上将有巨大前景。“可动立面,折叠屋顶,甚至小型折叠避难所……”

其实科学技术才是推动建筑学发展的第一力量。这是库哈斯所没有说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