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挑战木结构新高度|2016蛇形画廊|用什么来填上芝加哥的大坑|空中小花园|呼吸的立面


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via Architizer

这是2015年很有话题性的一个设计:Makoko漂浮学校,由尼日利亚建筑师Kunlé Adeyemi和他的事务所NLÉ主持完成。我在整个2015年的周报中都没有提到它,一方面我当时有点不太明白这个设计的意义,另一方面我从直觉上判断这个设计存在某种问题。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via NLÉ

这座学校漂浮在尼日利亚的一片泄湖上。当地居民大多以捕鱼为生,因此多选择在浅湖滩上搭建高脚屋居住——这样就可以把小船停在家门口了(此原因为我猜测)。长此以往,便形成了一片非常独特的人与水共栖的聚落。本土建筑师Kunlé Adeyemi着迷于这种形式,于是采用当地常见的细木方和蓝色塑料桶为材料,搭建了这个漂在水上的小学校。Adeyemi曾解释道,“漂浮”并不是重点。建筑与水的关系,这才是他尝试探讨的问题。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via NLÉ

小学校通过比较专业的手法确保了室内的舒适性,并且在极小的体积内布置了多种有趣的空间。建筑整体由256只塑料桶提供浮力,由当地志愿者合力搭建,并且作为一个模块,在未来可能扩展成能容纳100人上课的真正的学校。经济实用,充满建筑的在地性意义,向当地人展示了建筑改变生活的能力,并且切实回应了人们对学校的需求。无论总什么方面看,这都是一个相当有意义的项目。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via NLÉ

所以他们便将一个漂浮学校的原型运到了威尼斯双年展。上周,这个设计被授予银狮奖。评委会赞誉道:这是一个充满力量的展示……不管是它的标志性还是实用性,都可以作为教育重要性的一个放大器。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Via Naji.com

 然而评委会话音刚落,事情就反转了。就在几天前,一场暴风雨掠过泄湖。这个“充满力量”的Makoko小学校,塌了。

所幸的是在事故中没有人受伤,但事故的发生却立刻招来了大众对Kunlé Adeyemi整个专业能力的质疑。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当时感觉这个设计有问题:它有太大的迎风面,太高的重心,但相应的只有非常脆弱的下层结构。这个设计虽然概念和思路迷人,但在建筑工程学上是站不住脚的。

这里又可以引出一个更大的问题:我们建筑学界对于好与坏的评判标准,是否真的已经到了只看想法、概念、思路或者所谓Big Idea,而对“建筑”这一概念的某些根本属性视而不见的程度?

 

挑战木结构新高度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White Arkitekter

 在地球的另一个纬度上,瑞典人正在琢磨破掉上上周由加拿大人创造的世界最高木结构大楼的记录。

在为了这座谢莱夫特奥市文化中心发起全球设计竞赛之后,他们选中了瑞典本地事务所White Arkitekter的设计。在这组效果图里不难看出这些北方森林国家对木结构高超的技术能力。除了采用大型层积材作为竖向受力件以外,他们还采用了木-钢杆的轻质桁架体系搭建了大跨度的大厅。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这些国家修改建筑规范还真是迅速。

 

2016蛇形画廊

以下是一组关于2016伦敦蛇形画廊的摄影,分别由 Iwan Baan和Laurian Ghinitoiu两位大师拍摄。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 Iwan Baan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 Laurian Ghinitoiu

 今年的蛇形画廊被命名为“没拉拉链的墙”,是一个由大量玻璃钢方筒按照叠砖法搭起来的大型展厅。上面的几张照片能看出来,这堵“墙”的内部空间比一般想象的要宽阔,而且是一个半透光、轻盈且具有纪念碑尺度的大型空间,与以往的蛇形画廊都不太一样。

另外如果你还不知道今年的蛇形画廊是谁设计的——那你看下面这个是谁。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

© Laurian Ghinitoiu

 

用什么来填上芝加哥的大坑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

在2014年的时候我曾在周报里写过卡拉特拉瓦那座芝加哥烂尾楼的故事——螺旋大厦,曾经可能是全美国最高楼,2007年开始动工,紧接着就碰上了经济危机,投资方破产,只在芝加哥留下了一个巨坑。曾经还有一个关于这个巨坑再利用的设计竞赛,比如改造成超大游泳池,或者一个深坑植物园之类的。

抛开那些自娱自乐的设计竞赛不谈,新的资本现在终于入了坑。而资本家通常是不会理会那些文艺小清新式的设计。他们又打算盖一个摩天大楼。这次他们找来了Gensler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Gensler

 Gensler的设计很有特点:他没有像当初卡拉特拉瓦那样在狭小的地块上强行做一个细长体量,而是活用了公路另一侧的地块,做了一个巨型斜撑分担结构受力。由此形成了非常强的稳固感,同时符合“城市之门”的意象。当然如果仔细看上面的渲染图,会发现其实只是个空壳子。目前这个设计仅仅是一个初步概念。也就是说短时间之内,芝加哥的大坑还得继续存在下去。

 

空中小花园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 Yerçekim

土耳其的SO? Architecture and Ideas 在伊斯坦布尔的一处小广场上做了一个名为“Sky Garden”的装置。他们搭起钢架,用绳索和滑轮组吊起一组花盆。花盆除了供植物生长外,也为凉亭下面的人们提供阴凉。另外每个花盆下面都拖出一根拉锁,轻轻一拉,这只花盆就会降下来,而滑轮另一头的花盆便随之升上去。

对此建筑师说:我们实际上是在用这个装置质疑建筑师在一个设计中应该使用多大力量。在这个装置中,建筑师只是设计出一个运作模式,而最终的形态,包括花盆高低,从而造成空间的分割,都是建筑师不能左右的,而由使用者自发去完成。这其实是个经常被讨论的有趣的话题,我们怎样让使用者参与到建筑中呢?当然在这个设计上,前提是不要有无公德的使用者把装置玩坏了才行。

不只是建筑,其实很多东西的良性发展,都迫切需要一个人人都有教养的社会。

呼吸的立面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1周】一个撞上现实的乌托邦-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The Breathing Skins Project

这是一种更经济的智能玻璃替代方案:呼吸。德国的Breathing Skins Project小组最近搭建了这么一个展示厅,展示这种简单而实用的可控立面——通过降低玻璃腔体中的气压,让类似气球的气垫膨胀起来,从而实现不同的遮光率。比起此前的一些技术,这种仅仅通过气压控制的方案似乎更加简单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