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本篇我们一起来看看中国周边一些国家和地区新出现的几个有趣的设计。它们都或多或少的改变了一些固有偏见,同时催生了一些关于现代化和地域性的思考。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印度的印度性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 Studio Symbiosis

“如何用现代性承载传统”,这大概是当代很多建筑师都绕不开的命题,尤其是在一些文化土壤肥沃,且在现代发展过程中与传统产生脱节的国家,比如中国,还有印度。

印度事务所Studio Symbiosis目前正在德里特区做这么一个办公空间。其实在印度绝大部分地区,现代化是更迫切的需求。在上面这段没有音乐的展示视频中,我们不难看到非常现代的建筑生成逻辑:场所变量,以及对采光和节能特性的关注。这样的做法非常眼熟,我首先想到的还是洛杉矶的Broad艺术馆。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 Studio Symbiosis

除了在立面上针对节能和功能需求进行优化之外,立面单元的母题则是来自于古代印度的石雕窗棂工艺“Jali”.如果你参观过一些古代印度的皇宫或者泰姬陵,一定会对这种精美的石雕工艺产生深刻印象。现代依旧有工匠在做Jali卖给各国游客,但工艺已大不如前,所以美感也大打折扣了。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

另一座采用传统Jali工艺的现代建筑,光影非常美妙。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

在Studio Symbiosis的这个设计中,Jali产生的光影效果被复制过来,成为了中央大厅最抓人眼球的小景。

自然,在传承传统性的问题上,仅仅套用一个立面母题是太浅显了。这也是这个设计在建筑学上存在缺憾的地方。但它对于现代建筑的工艺、节能要求和产生手法的使用倒是很新潮的。如果大家对于印度普遍的城市情况有所了解,也许会明白,对于印度来说,现代化是个比传统性迫切的多的需求。一国自有一国的国情。

 

 竹子与普浪纸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 Trieu Chien

 

Poonah是越南对于一种传统纸张的称呼。这种纸的成品有些类似宣纸,但原料和工艺皆有不同。

越南A21事务所和西贡大学建筑系的学生们共同完成了这个由纸和竹子做成的茧状展厅。说到竹子,就不得不提武重义。随着这几年武重义的作品越来越多,全世界对这位越南建筑师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但如我此前所说,武重义对竹子的使用有很大的局限性,基本上就是在不停重复同一种手法,而他寻求突破的尝试结果都不尽如人意。相比之下A21则是一个很务实的事务所,这些年尝试了许多不同手法,不同风格的设计,为越南现代建筑设计在世界上赢得了相当高的声誉。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

竹胎的蒲浪纸面具是一种越南民间传统工艺,如今在河内还能找到许多埋这种纸面具的小作坊。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 Trieu Chien

除了用传统工艺唤起对手工艺的关注之外,A21也希望能通过这个协作项目,帮助学生在建造过程中提升对建筑的认识。其实在许多大学的建筑学院里都能见到这样的协作项目。帮助年轻人对传统进行传承的义务,这大概是当代建筑师与手工匠人的一个共同点。

 

投手土墩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S&Aa

 S&Aa(似乎是一家来自西班牙的事务所)日前在Archdaily上发布了他们参与台湾国际棒球中心设计竞赛的方案。这个方案探讨的主题是“用自然场地代替建筑”。所以他们并没有做任何建筑实体,而是用一个一个圆形土堆作为功能区域——在棒球场地中都有一个圆形土堆,叫做“投手墩”。所以这个形象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比较点题的。

从上图可以看出,所有土墩都采用了不同的来自中华文化传统绘画艺术的图样,且每个土墩都被赋予了不同的功能。有的是练习场,有的是停车场,等等。甚至了连主场馆都是一个巨大的土墩然后挖进去一个深坑。这实在是个很新颖也很大胆的做法。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S&Aa

 如此,整个场地的剖面就成了一座一座连绵的小山丘。至于主场馆的顶棚,S&Aa也有别出心裁的做法。他们舍弃了大型的实体,而是用小块的、自然形态的薄片来完成功能。这让顶棚成了一片流云,或者森林的样子。

当然,理性地看,他们的模型虽然很漂亮,但却没有指出每个山丘的彩绘应该采用什么样的实际工艺才能完成这么鲜艳的效果——甚至如果真的有成品,这些彩绘的效果是非常可疑的,而且在地面视角上也许什么都看不见。这也让这个设计更像是个纸面艺术品。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个“投手山丘”的设计在比赛中获得了第四名。题外话是,前三名的作品似乎都找不到资料,而这第四名(某种意义上的落选设计)则通过ARCHDAILY刷遍了世界。建筑师们啊,要会用媒体才行。

 

避难兜帽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Kooo Architects

在日本这个多地震的国家,不论学校还是家庭大多存放有非常齐全的避难装备。有一种装备很有意思:避难兜帽,一种内充软性空泡材料的塑料兜帽。一旦地震发生,可以充当简易头盔,帮助减少伤亡。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Kooo Architects

日本的Kooo事务所日前正在帮一个时尚品牌做移动展厅的设计。他们选择了这种避难兜帽。1000顶兜帽,搭建起一个直径8米的穹顶。除了轻质、好看且材料容易取得之外,他们也希望通过这个设计加强人们对地震灾害的关注(总觉得不太像典型的日本的建筑逻辑)。业主作为一个对社会问题有所关注的品牌,对这个设计很是赞赏。目前已经确定这个兜帽穹顶将在2017年成为现实。

 

OMA的卢卡斯叙事博物馆 【建筑周报2016第26周】The world around us-建筑师之死

随着卢卡斯博物馆方面宣布抛弃MAD的设计,OMA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高速,瞬间拿出了他们的替代方案(是不是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新的卢卡斯博物馆像是把一个巨大的平台提升起来,在下面这个视频中OMA详细解释了他们的设计。另外不得不提的是,我印象里这是第一次看见OMA用增强现实的方法做视频解释设计——以往这一套一般都被视作BIG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