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2016东京HOUSE VISION/把凯旋门改成住宅/更工业化的建筑机器人/“亚洲式造城”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病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via WIKIPEDIA

 这是来自英国的报导:建筑师杂志(AJ)最近对英国本土的450名建筑学学生做了一次深度问卷调查。最后他们在AJ年刊上发布了调查结果,这个结果很快就被卫报转载了,题为《超过25%的建筑学学生患有精神疾病》。

AJ在调查报告中写道,26%的受试学生因为课业而寻求过专业心理治疗,而另有26%则可能需要心理援助。有些本科学生面临压力导致的脱发症,也有一些学生坦诚曾经尝试自杀。一位学生写道:“我感到感情都枯竭了,找不到一丝对自己能力的信心。”另一位学生则更极端地写道:“我们的教育中正在提倡一种‘为你的作品而自虐’的文化。”白金汉大学的副校长Seldon则说:“精神问题正像传染病一样在建筑学学生间流行。”

在接下来的调查中,AJ将问题指向几点:过长的学时,超量的工作,不成比例的回报(薪水预期),上涨的学费,无法偿还的教育贷款以及教育方向与实践的脱节。关于最后一点,超过八成的学生表示赞同。

关于英国建筑学教育的走火入魔,我曾经不止一次提到过,因此也遭到了不少批评和反驳。以下附上几张RIBA(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学生奖的优胜作品,大家自行感受一下。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Via RIBA

有一点务必要强调的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学建筑学——实际上只有非常少的人具备必要的天分。但建筑学这个专业的残酷之处就在于此,很多学生都是学习了多年才意识到自己根本玩不转,甚至还有不少人直到工作了都未必能明白。那么在这个人群中产生严重的焦虑,其实也并不奇怪。

但英国的建筑教育界则有一种奇怪的导向,好像是要把所有学生都培养成艺术家。所以不论是RIBA学生奖,还是AASchool的毕设展,你永远能看到各种不切实际、自以为是的“视觉艺术品”。但这个世界并不需要这么多批量生产的艺术家。即使在英国也是如此,建筑行业更需要的是懂技术会操作的建筑师。如此,花了数年心血,搭上昂贵的学费,结果渐渐发现学了一大堆不现实的东西,毕业之后只能做着自己最不想做的工作,而且可能永远也还不完助学贷款的时候,得上点精神疾病也根本不叫事了。

而英国的问题也不仅仅在英国。实际上全世界的“建筑名校”都或多或少存在着一点类似的倾向。何也?依我之见,这里种种复杂的原因纠葛都有一个大方向:有些人在刻意神话建筑学对整个社会的意义,用造神的手法将其架空,脱离实际。

关于AJ的调查,有人指出450名学生的采样可能缺少说服力。另有人则拿出去年卫报的另一份调查:78%的英国大学生有精神问题,如此看来建筑学并非重灾区。这里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你也遇到过精神问题吗?

 

2016东京HOUSE VISION展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本年度HOUSE VISION展的主题是“分裂与组合”,集中展示了来自日本建筑师的一些新技术和新想法。在上面的海报/地图里,不难发现一些耳熟能详的名字。这大概是日本最会玩的一群人。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HOUSE VISION Tokyo

个人觉得最有趣的还是CCC音像与原研哉事务所合作的“无线屋。”这里其实没有任何实体的设计,参观者需要带上一只无线VR眼镜,跟着导览参观整个存在于虚拟世界的方案。看人玩VR有一种微妙的滑稽感,而看这么多人同时玩VR,是我认为这个设计最好玩的地方。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HOUSE VISION Tokyo

 而与大东建筑信托合作的藤本壮介则继续坚持着他对“建筑原初”的想法,搭建了这个“出租空间大楼”的原型,用积木式的方法构造建筑的功能和空间。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HOUSE VISION Tokyo

 近年新锐的Atelier Bow-Wow事务所与无印良品合作,设计了一个类似日本老式店铺的办公空间。传统的形制,使用干净纯粹的木料重新演绎,倒也耐人寻味。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HOUSE VISION Tokyo

原研哉事务所的另一件作品则是这个巨型的木方。让人很好奇表面的年轮和纹理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HOUSE VISION Tokyo

隈研吾则做了三个匪夷所思的给汽车充电的装置(又好像是利用汽车顶部太阳能供电的居住空间)。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Image Courtesy of HOUSE VISION Tokyo

另外我们的隈工也为整个展览设计了入口——是的,他又在叠木头。

 

把凯旋门改成住宅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Patterlini Benoit

 这个设计在最近两天刷爆了微信朋友圈。毫不意外,你可以读到各种写手对建筑师想象力和胆量的赞叹和溢美,一不留神,还会被反思党灌一口鸡汤。这里不对这个设计本身多加描述,只是——我的周报读者们大概还记得几个月前提到过的悬崖住宅与“打破网络计划”。当时有些读者表示深受启发,也有人对这种现象表示相当的忧虑。而如今这个凯旋门改造设计,只不过是一个毫不意外的效仿者。往后还会有更多的效仿者出现,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这其实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建筑师要获得自由创作的资源和平台,首先需要的是名气。而为了名气,哗众取宠是最迅速有效的办法。尤其是在这个网络时代,哗众取宠带来的营销效果,以及随之而来的大量机会,足以让很多人瞠目结舌。如果有一条捷径摆在你面前,但需要你放弃你的节操,你会怎么选择?

 

更工业化的建筑机器人

不少人都知道KUKA,也见过这种机器手从地上捡起砖头,一块一块砌成墙的视频——但KUKA不管怎么看都像是有点小打小闹,虽然它能做出漂亮的数字化砌筑,但效率未免太低,而且只能做非常小尺度的墙面。现在KUKA的竞争者Hadrian X推出了这么一个更工业化的建筑机器人,自带一套粗加工设备,可以搭载在挖掘机上,理论上说只要挖掘机够大,可以搭建出任何尺寸的成品建筑。目前他们的宣传语是:两天搭一座房子。这样的效率在西方国家已经足够惊人了。

 

“亚洲式造城”

学界有一个词,叫“中国式造城”。这个词自带贬义,泛指城市急速扩张,盲目开发,对原有环境和城市文脉毁灭性的破坏,以及过分密集的高层住宅造城的低质量环境与城市压力,甚至是“鬼城”。摄影师Manuel Alvarez Diestro花了六个月时间,完成了一组摄影作品,以下节选几张: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28周】建筑学容易导致精神疾病-建筑师之死

你会想到哪里?鄂尔多斯还是云南呈贡,又或者是你居住城市的郊区?都不是。这是韩国首尔。

当我们正在努力纠正自己国家的错误时,却看见邻居在我们错误的道路上作死的狂奔,这种感觉,你感受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