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惊艳震撼”的远景之丘|“远景之丘2号”|曼谷大京都大厦开幕灯光秀|库哈斯的大球快做好了|Archdaily迄今为止发布的最愚蠢设计|走进藤本的新概念住宅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惊艳震撼”

【建筑周报2016第33周】“这他妈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吗”-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33周】“这他妈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吗”-建筑师之死via 网易

上周,在矶崎新所设计的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旁边,藤本壮介与上海本土团队合作搭建完成了他的最新作品——一个户外临时装置,“远景之丘。”作为第一届“上海种子”艺术展的开幕场馆,这个巨大的脚手架装置自然而然的获得了媒体界的一片赞誉。“惊艳”,“震撼”等词汇被不加节制地送给了这个有些粗野的作品,亦有人称赞“远景之丘”与喜马拉雅美术馆生物化的外立面是多么的“相得益彰”。同样的,关于这个作品还有一个宏大的注脚:设想100年后城市建筑的可能性。

【建筑周报2016第33周】“这他妈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吗”-建筑师之死Via 网易

当然,从建筑的角度看,“远景之丘”的确表达了某种更深层次的意思。它通透,白色的脚手架充满结构美感,还有那种“日本式的干净”。远远看去,它有着一个模糊的轮廓,加上架空的树木,的确呈现出了一种类似风景画中山丘的形态。以工业的元素重现自然,这或许是一种反思,又或者是一种解构。它反映了城市文化中对自然的渴望和执念,以及建筑师在房子上种树的惺惺作态……如此种种,也许拥有良好审美能力和艺术修养的你,还可以从里面读出更多的东西。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东西和藤本的2013年蛇形画廊实在是太像了(或者说根本就是2013年蛇形画廊取消了LED灯带,种上了几棵树)。这让人不由得怀疑起他的诚意来。自然,建筑师模仿和重复一下自己过往的手法与语言,都是无可厚非,且司空见惯的事情。但放在这样一种充满“Manifesto”性质的设计上,难免就生出一种“话痨”的感觉。不论是Manifesto还是艺术品,第一次出现往往充满惊艳,但一旦被重复,就成了应付事儿。更何况近些年建筑界对藤本壮介这些大同小异的Manifesto们也着实有点审美疲劳了。

【建筑周报2016第33周】“这他妈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吗”-建筑师之死

2013年蛇形画廊,藤本壮介设计。

 

【建筑周报2016第33周】“这他妈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吗”-建筑师之死Via 网易

当然,建筑界之外的人,评价自然更加刻薄。有上海本地公众号干脆问: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刷白油漆吗?这就惊艳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上海人没见过世面?

这是个有意思的话题:公众对于建筑的解读永远是充满解构、充满联想而且极尽刻薄的。仿佛建筑师那些深邃的思考和隐喻他们根本不买账,毕竟公众只想看到事物最表浅的一面,然后起上一个和下三路有关的名字,大裤衩之类。脚手架已然算是客气的了。每当建筑师忽视通俗审美,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中时,人民群众便会为他们提供这样的待遇。当然,建筑师又有骨气,又不愿意迎合那些“肤浅的人”,于是矛盾便会一直存在下去。

另一个问题是:在中国当代的语境下,“脚手架”意味着工地,意味着泥泞肮脏,噪音和破衣烂衫的工人。这是个充满负面暗示的符号。但藤本作为一个日本建筑师自然看不到这一点。这并不是藤本的错。但当文化深层次的差异产生碰撞时,有意思的话语自然就产生了。

 

“远景之丘2号”


【建筑周报2016第33周】“这他妈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吗”-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33周】“这他妈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吗”-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Satellite Architects

这一定是一个巧合:英国的Satellite Architects几乎也同时公布了一组渲染图,揭示他们为英国伦敦一个旧建筑改造项目中做的一个外立面的效果。这个外立面和藤本的远景之丘基本上就是一回事,而且将在两周后完成搭建。这年头就是这样,有人在抄别人的东西,也有人努力要搞点自己的东西,一不留神发现自己这套别人早就玩过了,结果又成了抄袭。当然,“抄袭”这个词本来也是小学生的爱用词汇之一。

 

大京都大厦开幕

【建筑周报2016第33周】“这他妈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吗”-建筑师之死via Archdaily

如果从小学生的角度看,奥雷·舍人事务所最新设计的曼谷最高楼“大京都大厦”则毫无疑问是抄袭了藤本又抄袭了BIG的结果——这都是玩笑话,毕竟建筑不是做雕塑,正如同CS不是抄袭CF。上周,大京都大厦为开幕举行了一场盛大的灯光秀。话不多说,我们看视频:

【建筑周报2016第33周】“这他妈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吗”-建筑师之死

另外再多说一句:奥雷·舍人这种对造型的疯狂劲儿真的很不德国。能把破碎、肢解和重构在大型项目上玩得如此成功的,举世罕见。而且他居然还是个德国人。

 

库哈斯的大球快做好了

【建筑周报2016第33周】“这他妈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吗”-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33周】“这他妈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吗”-建筑师之死

© OMA by Chris Stowers

既然说到了奥雷·舍人,就不得不说他的师傅库哈斯。就在上周,库哈斯在台北士林的大剧院——那个著名的方盒子加个球,终于完成了球型剧场的外立面铺设。这个设计从草图阶段就让很多人感到费解。我曾经问来自台北的Tim君:台北人对于在士林这么一个重要的地方放这么一个难看的玩意真的没有意见吗?Tim君说,还好了,其实也没有那么难看。过了一会他又补充道:其实士林也就是那鸟样。

再来一句小学生式的评论:这个球就像是从武汉光谷搬过去的。两个都一样炫酷,一样丑。

 

 

Archdaily迄今为止发布的最愚蠢设计

【建筑周报2016第33周】“这他妈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吗”-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33周】“这他妈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吗”-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Big Foot Developers

我从Archdaily上扒图片这么些年,终于见到了这个全世界最大的建筑新闻发布平台上发布的迄今为止最蠢的设计,有句话说“活得久了什么事都能见得到”,你真的很难想象这么两张图会出现在Archdaily上。这是纽约Big Foot Developers发布的一个关于旧电站改造的想法。这些天才居然想在砖砌的烟囱中间用悬索吊起一个玻璃餐厅。这已经不是What for和how to的问题,也不是探讨力学合理性和建筑经济性的时候。而是:这年头做点色调浓重的渲染图就能被当做建筑设计讨论了吗?

 

走进藤本的新概念住宅

【建筑周报2016第33周】“这他妈不就是一堆脚手架吗”-建筑师之死

Courtesy of HOUSE VISION Tokyo

上个月,我们提到过东京的House Vision Tokyo居住展。在展会上,藤本壮介的阶梯状模块住宅非常抓人眼球,我不禁幻想居住在这样一个空间里是怎样的体验,比如露天的书桌,藏在树荫下的小茶室,还有如何与邻居分享生活——现在这些憧憬终于有了一些视频片段作为佐证,那的确是一种美妙且充满人情味的氛围,似乎是我们大多数人居住的单元公寓的极端反面。以下请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