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向马岩松学习|后扎哈时代|竹海之门|有苹果树的苹果店|水手纪念碑

【本文为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采用稿件,请勿转载】

向马岩松学习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Lucas Museum of Narrative Art

 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这两天向媒体发布了两张新的效果图。如果不说破,没准大家都以为这是扎哈的新作品——如果今年是2010年的话,那么这流体,这架空,简直又可以刷爆一波朋友圈了。

但并不是。在2016年的下半年,再看见扎哈的得意门生马岩松的事务所MAD做了这么两个造型,大概只会让人凭空生出几分唏嘘——你还记得去年那个白色的大帐篷吗?那个卢卡斯博物馆的最初方案有如往伊利诺伊湖里扔了一颗炸弹,仿佛整个芝加哥都在抵制它。人们从造型、规划、政策等各个方面挑它的不是,结果几乎导致了一场针对MAD事务所的舆论危机。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Lucas Museum of Narrative Art

 犹记得当初MAD在2014年底被宣布赢得设计竞赛时,简直风光到了极点,借着这个势头,马岩松获得了芝加哥一些政府要员的支持,又正值出版《山水城市》之际,于是接连发布了好几个位于芝加哥的试验性方案,大有将此地据为己有之势。关于这个后来被称为“白色大帐篷”的方案,其实一开始并没有太多反对的声音。但不知为何,到了2015年中的时候,当地舆论开始出现逆转,反对的声音渐渐占了上风。其实我们不妨妄自揣测一下:这个山形的博物馆外形,应当是马岩松对他山水城市理论的一次重要的实践。如果这个设计获得成功,那么山水城市的理论(无论有多少内涵)都可以在现实中站得住脚。对此MAD在发布方案的时候说了类似“借山的造型恢复城市出现之前的原有地貌”一类的字眼。但立马就有人反驳说:这里是伊利诺伊湖区大平原,你往前推十亿年都找不出一座山来。在此之后芝加哥各界就开始对这个设计横挑鼻子竖挑眼了。

鉴于各种争论和刁难愈演愈烈,卢卡斯博物馆终于在2016年6月宣布放弃在芝加哥的选址。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OMA New York

然后几天之后,OMA就暗戳戳的发布了他们当初落选的设计。言下之意“你们看吧”。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Courtesy of Lucas Museum of Narrative Art

而其实从今年年初起,关于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的新址应该放到哪里,在馆方内部也有很大的争论。这场争论到现在还没有结果,只是大致确定了分别在旧金山和洛杉矶的两个地块。于是MAD就很果断快速地为两个地块各拿出了一个方案,交由馆方定夺。

别的不说,这个效率和态度就很是值得尊敬。

两个方案都彻底抛弃了之前高耸的山样造型,转而采用非常扎哈的流线型,营造一个相对比较低伸谦虚的形态。上面的是在旧金山湾区的滨水方案,为了抵御海风,底层大部分空间被包进室内,同时大面积的玻璃让人们在室内也能饱览旧金山的天际线。而靠下的图片则是在洛杉矶公园的方案。为了保证公园面积和交通流线,将大部分面积都放到架空的部分上去。从目前的消息看,两个方案都用典型的扎哈式手法回应当地场地的城市文脉,同时面积紧凑,造型也更容易被公众接受。这两个方案都分别获得了当地领导同志们的支持和赞赏。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

© Iwan Baan

这里还得说回MAD在去年完成的哈尔滨大剧院。这座大剧院是如此的动人,以至于我朋友圈里无论马岩松粉还是黑都交口称赞。但他们也都表示:太扎哈了。但我认为这无所谓,继承和发展,才是建筑学创作应有的模式,更何况在哈尔滨大剧院的设计里很多人都能看出有那么一丝和扎哈不一样的、属于马岩松的东西。当然也不可否认,在最新的那两个应付事的卢卡斯博物馆方案里,“这一丝”荡然无存。由记得十年前,有些媒体赞誉马岩松为“最年轻的建筑大师”。其实我想说,在设计这事上,很多东西没准还真的需要几十年去沉淀。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

那“山水城市”以后又该怎么办呢?这很难说。一条路走不通,便能果断换一条路走,这样的聪明才是处世的聪明。这世界上还真不缺撞了南墙都不知道回头的死脑筋。再者说,《山水城市》通篇读下来,也不过是一点浮在水面上的油花罢了。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

后扎哈时代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

© Methanoia. Courtesy of Zaha Hadid Architects

关于“继承与发展”这个问题,不妨再来看看ZHA事务所在沙特阿拉伯赢得设计竞赛的新作品——一座博物馆。我曾在一本2010年的《建筑创作》关于ZHA事务所的访谈中读到一个有趣的细节:他们招新人的选拔标准是:对扎哈风格模仿得有多像。这在扎哈活着的时候可以理解,毕竟有助于保持事务所招牌式的设计风格。但一旦扎哈不在了,这些群龙无首的模仿者,再加上P. Schumacher这样的半瓶水话事,ZHA事务所做出这样一个东西真的毫不意外了。历史上靠一个建筑名家撑起的事务所,在名家过世之后基本都很快会倒掉,这是历史的周期律。

 

竹海之门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

© Jingsong Xie, Martina Muratori, Haobo Wei

依旧是关于“继承与发展”这个话题,上周的文章里我将西线事务所在贵州车田村的文化中心评论为“对王澍一些手法的继承”——这当然是我才疏学浅,认识片面,毕竟我所认为的一些王澍式的建筑语言,其实都有其历史模板。也有很多读者指出这个错误,在此向你们表示感谢。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

© Jingsong Xie, Martina Muratori, Haobo Wei

说到西线事务所,这是个根植于贵州乡土,立足于低成本建筑解决方案的事务所。除了车田村文化中心以外,他们新近完成的这座竹海公园的入口建筑也在国际媒体上获得了相当的关注。它以柔性的竹子作为外立面,仿佛把屋顶直接放在竹林上。同样是玩竹子,越南的武重义就在拼命挖掘竹子的材料特性,而西线事务所的这座小房子则继承了竹林的美学特点,各有千秋。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 Jingsong Xie, Martina Muratori, Haobo Wei

既是竹海,除了无边无际的竹子之外,必然也少不了清晨贴着地面的浓雾。有趣的是这座大门把出入口一直开到了水面以下,如此,只要湿度够大,便能看到浓雾从门下涌出的景象,也是一番气象万千。

 

苹果店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 Nigel Young

在伦敦摄政王大街新近开张了一家苹果旗舰店。这座门店由一座历史建筑的大堂改建而成,并且请到了Foster + Partners来做设计——接下来自然就要探讨现代与历史的对话之类。但我的关注点是:他们居然在室内种了两列真的苹果树。近些年来建筑师对植物的热爱与日俱增,甚至有时候都达到了有点病态的程度。至于这些喜欢阳光的乔木在室内有限的灯光下能不能活下去,似乎也不是设计的一部分。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

© Nigel Young

上面是店内楼梯的扶手。这里也不得不承认大师名所对线条的把握已是炉火纯青。

 

水手纪念碑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

Courtesy of White Arkitekter A/S

在丹麦海勒鲁普附近的陵园中,White Arkitekter A/S设想了一个给死难水手的纪念空间。

在二战末期反攻欧洲大陆的霸王行动(诺曼底登陆为其一部分)中,超过2000名丹麦水手和800名其他人员永远的沉睡于大西洋中。与陵园中其它死者不同的是,这些人不可能有真正的墓碑。于是White Arkitekter A/S在白色墙体的包围中放置了一块水面——水面的高度随着潮汐涨落而变化,每当水面变低,下面那些如同船只残骸般纵横破碎的步道便会露出水面。

【建筑周报2016第41周】向马岩松学习-建筑师之死

Courtesy of White Arkitekter A/S

 每个步道上都有关于死难水手的信息。当潮水退去,人们可以在这些破碎的步道上献上鲜花。当潮水再次涨起,又将吞没一切,让它们静静沉睡在水面以下。

纪念就是这样,不需要大张旗鼓,反倒是静静的沉思,无声胜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