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扎哈,盖里,福斯特,本周都浮出水面。伦敦会出现史上最大违建吗?内华达火人节上居然出现了一座神庙?请戳

52852152e8e44e8e7200015f_heydar-aliyev-center-zaha-hadid-architects_hac_exterior_photo_by_hufton_crow_-1-

扎哈又得奖了。这次是她在阿塞拜疆的项目:盖达尔·阿利耶夫中心。得到的奖项则是:伦敦设计博物馆年度设计奖。作为全设计界的权威奖项之一,伦敦设计博物馆年度设计奖的组委会这样阐述他们对这个设计的评价:“美丽,鼓舞人心,显示个人才华,是一件卓越的作品。”

528521b4e8e44e8e72000160_heydar-aliyev-center-zaha-hadid-architects_hac_photo_by_iwan_baan_-1--1000x667 5285220be8e44e8e72000161_heydar-aliyev-center-zaha-hadid-architects_hac_exterior_photo_by_hufton_crow_-10-

至少从外形上看,这个评价并不过分。不同的角度,盖达尔·阿利耶夫中心都呈现出不同的形态和性格。不滥用参数化的扎哈,还是很可爱的。

53b7035cc07a8005ce0001db_woods-bagot-excels-at-2014-south-australia-architecture-awards_colorbond_woodsbagot_southaustralianhealthandme_peterclarke

本周另一个得奖的人是Woods Bagot. 他设计的南澳洲康复与药理研究学院大楼摘得了澳洲建筑学院2014年南澳大奖。同时这个设计还拿到了关于钢结构、室内设计、公共社区环境和可持续性的其它五个奖项,可谓收获颇丰。当然,这个设计在这些方面的创新性也值得关注,有兴趣者可以自行搜索。

 

53b4290ac07a802132000003_qatar-unveils-designs-for-second-world-cup-stadium_2014_06_21_albaytstadium_alkhorcity_01

也许是出于对扎哈的设计的某种不满,卡塔尔日前公布了他们为2022世界杯准备的第二座球场的设计。这个设计由来自卡塔尔的一群优秀建筑师组成的无名团队完成,并且被他们阐述为一个“完全卡塔尔式的、反应卡塔尔文化与历史的设计”。再想想扎哈设计的那个包含性暗示的体育馆,似乎卡塔尔人的确有理由不满。

 

53b54f40c07a803772000126_revised-design-unveiled-for-toronto-s-mirvish-gehry-towers_view_from_north_-wide- 53b54f36c07a80a343000134_revised-design-unveiled-for-toronto-s-mirvish-gehry-towers_new_images_podium_02_-wide-

而之前关于盖里在多伦多的那个混合功能摩天大楼的设计需要修改的消息,也被证实了——盖里已经拿出了新的设计,原来的82层被加高到92层,另外在外观上也有一些小小的变化。

53ab8eefc07a8037b300016c_yacht-club-de-monaco-foster-partners_1529_fp509618

福斯特事务所在摩纳哥海岸的游艇俱乐部也在最近落成了。乍一眼看过去,似乎很难找到主体建筑在哪里。所以我们不妨拉近点。

53ab8f21c07a8037b300016e_yacht-club-de-monaco-foster-partners_1529_fp509623

应该说这个设计在形态上很好地融入了环境。回头看看福斯特事务所早期的设计,再看看这个游艇俱乐部的思路,恍如隔世。

53a736a9c07a80c1120000a8_the-tent-a21-studio_portada_dsc2001-edit 53a736b9c07a80b48b0000af_the-tent-a21-studio_plan_and_elevation

上周提到过一个越南事务所a21。本周他们又有新的设计变成了现实:“帐篷”,一个迷你温泉SPA会所。依旧是可爱亲切的木结构,依旧是古朴的质感。

53b6d903c07a8005ce0001d4_organic-london-skyscraper-grows-as-residents-recycle_1_2_3

回到伦敦。受到竹子生长方式的启发,Thomas Corbasson 与VS-A两家事务所试图用建筑废料——例如脚手架的钢管,搭建一座自行生长的摩天大楼。也就是说,这座大楼没有固定的高度,而是在生命周期中持续向上生长。可以想见,如果这个项目有幸成为现实,将会是世界上最大的违建。

 

Hayam-temple-by-Josh-Haywood_dezeen_784_0

终于有建筑师盯上了著名的内华达沙漠火人节。来自威斯敏斯特大学的一组建筑学研究生为火人节制造了一座三合板的太阳神庙。当火人节开幕的时候,将会有七万人来到这座沙漠里,形成一座庞大的临时城市。届时这座神庙将会是城市的中心之一。

Hayam-temple-by-Josh-Haywood_dezeen_784_1 Hayam-temple-by-Josh-Haywood-for-the-Burning-Man-Festival-_dezeen_784_1

当然,当我们细看,却赫然发现这座神庙上布满了伊斯兰教的花纹。这应该会对那些沙漠嬉皮士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