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INSIDE世界室内设计节,BIG的大迷宫,改邪归正的扎哈,成神的赖特

53bb1f7fc07a8037720002c7_world-interior-of-the-year-award-announces-best-interiors-of-2014_highres_hong_kong_one_plus_partnership_ua_cinetimes_0008

公共与文化类提名设计:Cine Times. 设计: One Plus Partnership Limited

本周,INSIDE世界室内设计节公布了他们2014年度室内设计的提名。全世界范围内约60个优秀室内设计榜上有名,其中不乏一些最近备受关注的事务所,例如MAKE和上周提到过的越南事务所a21。预计10月在新加坡举办的年展上,将会从这些提名中选出最终年度设计。

 

53bb1f39c07a8037720002c6_world-interior-of-the-year-award-announces-best-interiors-of-2014_01_high_res_prelude_-1-

旧房改造类提名设计:Architects office at Kim Yam Road。设计:Park and Associates PTE LTD

 

53bb1eb7c07a80a343000308_world-interior-of-the-year-award-announces-best-interiors-of-2014_interior_of_downstair_floor_0

酒店类提名设计:“帐篷”,也就是上周提到过的a21的那个新设计。

 

53bb9d5dc07a80a343000335_bekkering-adams-create-hanging-installation-in-venice_2_bekkering_adams_architects_biennale_venezia_fundamentals_form_contrafo

来自荷兰的几家事务所本周为威尼斯双年展设计了一个小装置。他们利用大量小球和反射面构筑了一个仿佛坐标系的空间。很好看,但如果细究动机,似乎也比较晦涩。

 

53902887c07a805cea000321_inside-open-a-bakema-celebration-the-dutch-pavilion-at-the-2014-venice-biennale_bie_ned_17

另外荷兰人也为威尼斯双年展做好了他们的展馆,命名为“OPEN”。另有副标题“A Bakema Celebration”. 巴克马是50年代荷兰一位杰出富有影响力的建筑师,他率先提出建筑应该包容和允许每个人实现其自我的存在。这对当代建筑概念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53902428c07a80569e000346_inside-open-a-bakema-celebration-the-dutch-pavilion-at-the-2014-venice-biennale_bie_ned_6

这种白色与木原色的组合,倒是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一些日本当代建筑。

 

53bc311cc07a8005ce0003c6_big-maze-opens-at-national-building-museum_big_maze_01

在华盛顿的国家建筑博物馆大厅里,BIG展出了一座迷宫。这座迷宫最大的特点是它的总体高度不在一个平面上,而是一个外高内低的碗型。当游客从幽深的入口渐渐走道开阔的中心时,奇妙的空间变化也许会让每个人感受到从未体验过的感受。

53c00b49c07a8034c4000178_studio-gang-architects-reveals-design-of-twisting-san-francisco-skyscraper_sg-folsomtowerstreetlevelsquare400

Studio Gang在10号对外展示了一个位于旧金山海边的高层住宅设计。对于这个设计的外表他们使用了一个词“扭曲”。“我不喜欢那种从底下一直挤出复制到顶的高层建筑。”Jenne Gang解释道。“我认为从美学上说,高层建筑总要利用高度做一些什么。”

当然从实用角度上说,多样化的窗口朝向,也为面朝海滩的室内提供了变化丰富的景观。

 

53bdbba4c07a80ad3700000d_foster-partners-unveils-new-images-of-425-park-avenue_1353087164-2084-fp464074-indesign 53bdbab8c07a80ad3700000b_foster-partners-unveils-new-images-of-425-park-avenue_visualhouse_park_ave_lobby_dusk-8-0

2012年时有一个备受关注的投标项目:纽约公园大道425号。纽约方面希望这个设计能够成为纽约的一个新地标。当时最终中标的就是诺曼·福斯特事务所的这个设计。本周,他们发布了一些新的效果图。

 

53bdbf55c07a80ad37000010_foster-partners-unveils-new-images-of-425-park-avenue_lc001-01-_c07-r01_-_425_park_office_day_park_opt2_-04 53bdbab8c07a8034c4000008_foster-partners-unveils-new-images-of-425-park-avenue_lc001-1-c06-r01-office_day_facade-03

从这些新效果图中可以瞥见纽约中央公园和繁华的曼哈顿,同时也反映了设计的一些室内效果。但仅从效果图本身来说,似乎显得很欠水准,也没什么新意。

53becac8c07a8038120000ae_zaha-hadid-architects-admits-modifications-to-tokyo-national-stadium-designs_zha_japan_national_stadium_b_bird_copy

扎哈公布了关于东京国家体育馆的改进设计。这座体育馆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所准备,可以容纳八万人观看开幕式和比赛。

 

53bdb805c07a80381200000b_zaha-hadid-architects-admits-modifications-to-tokyo-national-stadium-designs_5257086ee8e44eff0200080d_japanese-architects-prot

这是之前的设计。显然扎哈在新设计上收敛了很多。结合扎哈事务所最近的另一些比较收敛和实际的设计,我们似乎能感觉到扎哈终于在设计思路上做了一些调整。孰好孰坏,见仁见智。

53ba8b75c07a80a343000293_peter-zumthor-lacma-unveil-revised-museum-design_zumthor_model__photo__june_2014_labeled

卒姆托设计的洛杉矶艺术博物馆新馆,也在本周公布了调整设计。新的设计依旧延续之前的底层架空和全玻璃通透立面,但在平面上有非常大的变化。

 

51af776ab3fc4b225b000148_a-first-look-at-peter-zumthor-s-design-for-the-lacma_screen_shot_2013-06-05_at_10-34-29_am-1000x472

此前的设计一直备受批评,原因是建筑可能会破坏咫尺之隔的著名景点——拉布雷亚沥青坑,也就是上下两个模型一侧的那一滩黑色的液体。新的设计则会和沥青坑拉开足够的距离,以消除建筑过程对它造成的威胁。


53bb0392c07a8005ce000309_frank-lloyd-wright-buildings-under-consideration-as-unesco-heritage-site_1274160833-addition

最后是一则小新闻:到2016年,赖特的一些设计将会和泰姬陵、吉萨金字塔站在同一个序列中。从Robies house到古根海姆博物馆,都可能将被列入人类文化遗产名录。相关的提案已经被提交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如果此项提案通过,也许将会对当代建筑设计界产生深远的影响。